[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两会”代表委员避谈中国法治及电视认罪
(博讯2019年03月17日发表)

    
    
     “两会”代表委员谈中国法治及电视认罪
    
    每年一度的中国人大3月15日表决通过了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工作报告。在中共坚持拒绝司法独立的背景下,今年“两高报告”依然将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两高报告分别获得了156票和71票反对票,成为本届两会表决中反对票前两名。
    
    政协委员朱征夫曾于2016年提议要让犯罪嫌疑人上电视认罪要慎重,并且建议人大适时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今年中国“两会”期间,朱征夫的提议再次引发网民和律师界的热议。
    
    知名媒体人崔永元爆料最高法院案卷丢失丑闻,相关案件主审法官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当局调查结果公布后,王林清上电视认罪,承认自己偷窃案卷,引发强烈反响,不少人提出质疑。
    
    最高法院在报告中没有提及这一民众关注的案件。
    
    中国人大是否应该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电视认罪是否合理合法?参加两会的代表委员大多避而不答,而来自法院和检察院的代表则表示“没关注”、“没思考”。
    
    记者:要建立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建超(人大代表):我觉得从我们中国的政治体制来讲,那么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那么这样一个本质特征要充分的显现,充分发挥其应有的这样一种优势,我想,建立一个,形成一个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非常重要。对坚持党的领导,改善党的领导,纯洁党的领导,那么我觉得这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些举措。谢谢。
    
    记者:现在《联合国公民政治权利公约》已经签订了······
    
    刘建超:我想这需要全国人大共同来讨论了。谢谢。
    
    记者:现在是不是时候应该考虑这个问题呢?
    
    刘建超:我想这是到我们共同去研究这个问题。需要一定的程序。谢谢。
    
    记者:还有官员财产的阳光法案你觉得是不是应该······.
    
    刘建超:对不起,对不起,到此为止吧。
    
    记者:《联合国公民政治权利公约》,您觉得人大有没有必要去批准这个公约呢?
    
    杨临萍(人大代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这个你还是找一个人大的同志了解情况。叫他们去那个什么······
    
    记者:那么您就是人大代表。
    
    杨临萍:啊,具体的再了解一下,因为我关注的是关于一系列的破产审判,没有关注这个。
    
    屈恩(政协委员):我觉得这是应该广泛讨论的一个课题。那么我认为在该批准的时候,全国人大一定会全面考虑的。它不会因为单方面的认可,他应该是全方面的考虑,这个问题是。
    
    记者:您觉得这个公约对于中国公民,保护他们的政治权利是不是很重要呢?
    
    屈恩:看怎么说了。我觉得还是应该全方位考虑这个问题,不是单一的来回答这个问题。
    
    冯丹藜(政协委员):人大的工作有人大的安排吧。政府应该有它的全盘安排,这个不是······ 这个怎么说啊,不是我们参与的事情吧。
    
    记者:公民的政治权利是不是很重要呢?对中国公民来说?
    
    冯丹藜:当然重要啊,现在大家越来越有保护自己的权利啊,行使自己的权利,越来越有这种意识。而且现在环境是越来越好。
    
    记者:您觉得《联合国公民政治权利公约》对于中国公民是不是重要呢?
    
    张嘉极(政协委员):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概念,不好意思。
    
    记者:外交部,中国国家政府方面很早就签约了,但是这个一直没有得到人大的批准,您觉得这个问题在什么地方呢?
    
    张嘉极:不熟悉,不熟悉,没研究,不好意思啊。
    
    记者:还有一点,您有没有看到有一些犯罪嫌疑人在电视上认罪?
    
    张嘉极:有些时候好像有看到······
    
    记者:您觉得这是个好方法吗?对于审理案件来说。
    
    张嘉极:那个应该不是审理案件的方法,那个不是审理案件的方法。那个只是有些时候,可能是要去回应一些媒体的问题吧。
    
    记者:但是您觉得这个跟文化大革命戴高帽子游街有什么区别吗?
    
    张嘉极:(未答,离开)
    
    记者:电视上认罪的人不一定是有罪,最后可能证明可能是无罪。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邓纯东(政协委员):这个我没有研究,这个东西。这个是啥意思啊。我觉得一个人有没有罪啊,按照我们国家来讲,只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至于朱委员提出的一些内容,我也不了解,我也不好随便答。
    
    陈林(人大代表):法律是公正的,庭审制度的改革就是以证据来说话。
    
    记者:那么您觉得单独口供能不能当做证据呢?
    
    陈林:以证据来说话,法律对证据是有规定的。
    
    王学坤(政协委员):最需要的是进一步推进司法制度公开,是司法制度改革,让所有司法案件的审理都在阳光下进行,好吧,谢谢大家。
    
    记者:昨天没有谈到崔永元爆料的事件,关于最高法院案卷丢失的事情也没有提,这是为什么?
    
    王学坤:因为这没有进入法律阶段,没有进入法律阶段所以当然写不到报告里面去。
    
    记者:王林清法官电视认罪了,您怎么看?
    
    王学坤:我相信我们法院会做出正确公正的处理,好吧,谢谢大家。
    
    贾宇(人大代表、浙江省检察院检察长):这事儿真是没有认真思考过。
    
    记者:作为检察系统的人是不是应该去思考?
    
    贾宇:检察机关会依法履行它的职责,你说的这个问题牵扯到媒体应该怎么报道案件的问题,我对这个问题没有研究。
    
    记者:最高法院案现在卷丢失的这个情况,您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朱是西(人大代表):我觉得这个是不应该发生的嘛。哈哈哈。
    
    记者:那你觉得王林清是不是监守自盗呢?
    
    朱是西:这个我就搞不清楚啦。抱歉,抱歉。
    
    记者:那你觉得这个是法院管理制度出现了问题呢,还是个别人的问题呢?
    
    朱是西:应该是个别人的问题吧。
    
    张青彬(人大代表):案件丢失这个情况,我相信我们的国家没有这个情况。
    
    (根据采访视频整理 受访者不代表美国之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9/03/201903171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