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Metoo还在陆女权组织发布性骚扰访谈
(博讯2019年03月08日发表)

    

    上海一家女权组织在妇女节发布有关性骚扰的调查访谈「我们的故事」,收录21个个案。(Joy提供)
    
    (中央社记者张淑伶上海8日电)中国的#MeToo运动经过一年后,在当局的压制下仍以不同形式延续。上海一家女权组织今天发布性骚扰的调查访谈,显示出性骚的多样化,并打破被骚扰者必须是「完美」的刻板观念。
    
    这份访谈历时约半年完成,总共收录了21个个案,集中在江苏、浙江和上海一带,其中2个案例是性骚扰者,也有女主管被男下属指出性骚扰、同性恋者的性骚扰等。
    
    由于反性骚扰的#MeToo在中国不能大张旗鼓,去年被揭露的大学教师性骚扰、甚至性侵女学生案例也多低调处理,因此这份报告的访谈者Joy也谨慎不曝光。
    
    Joy接受中央社记者采访时,提出比较特别的两个观念,一是不要将被性骚扰者称为「受害者」。她认为这个词本身就含有一种刻板的弱者形象;二是不要将性骚扰「污名化」,应当正视性骚扰有程度之分,且容许社会的讨论和沟通。
    
    这并不是说性骚扰是对的。她表示,不「污名化」的原因是这个社会太过于将性骚扰看作一个禁忌,公众一提性骚扰就怕,于是官方一打压这类话题就见效,让任何思辨讨论消失于无形,遑论改变的可能。
    
    比如,有些言语或动作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对方觉得不舒服,被告知后,可以改过,但在「谈性色变」的环境里,这样的交流恐怕很难发生。
    
    此外,Joy发现,媒体报导性骚扰往往塑造出「完美的受害者」,要求当事人就该是个完全无辜、在性道德上无可指责的形象,但现实生活不是这样,譬如喜欢到酒吧跳舞的女性,不代表想被陌生舞伴乱摸;也不是每个人一受到性骚扰,就知道自己被骚扰了或是该如何回应。
    
    在她的笔下,性骚扰发生的场景可能是健身中心、酒吧、小学到大学校园、购物网站上买家与卖家的联系或是请水电工到家中维修等;方式则从开玩笑的言语到威胁性的举措都有,甚至有硕博士生经常性被老师邀约到饭局上陪喝酒。
    
    相较于一般媒体的报导,这份访谈呈现出人性复杂的面貌,对被骚扰者的心理和想法更多著墨,像是一开始若无其事但后来陷入忧郁、认为自己有错、感到沮丧等,也有人积极反击。
    
    她说,发行这本册子「我们的故事」,目的有几个:1.让大家知道性骚扰是什么。2.多数人被性骚扰后因为找不到支持,把记忆埋在心中,如今看了别人的例子,就会知道「不是我的错」。3.让从事法律工作者作为推动立法的参考。4.促成改变,让这些事不再发生。
    
    中国目前还没有独立的性骚扰防治法,虽然「妇女权益保障法」有拢统的相关规定,但男性也可能是受害者。Joy期盼中国未来能在这方面完善立法,让被骚扰者有法可依。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9/03/201903081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