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陕西访民到省监察委上访记
(博讯2018年07月21日发表)

    
    我们是陕西的41位访民。2018年7月19日上午9点多钟,我们40多位访民到了陕西省监察委信访室,向信访接待人员说:我们在6月26日和7月2日两次到省监察委上访过,6月26日一位姓翟的副主任接收了我们的集体上访材料,留下了两位上访代表的姓名和电话,说如有什么问题与上访代表电话联系,并承诺在半个月内给我们答复;7月2日,信访接待人员叫我们两位代表到信访接待窗口,进行了简单的交谈,叫我们回家等消息。现在距离我们6月26日到省监察委上访已经23天了,没有见省监察委任何人与我们有电话联系,也没有得到省监察委对我们反映问题的任何答复。我们今天来,就是要询问省监察委对我们反映问题的答复。
    
    接访人员说:“我们这里只接待个人来访,不接待集体来访。”我们说我们6月26日我们就是集体来访的,翟副主任接收了我们的上访材料,怎么今天又不接待集体上访呢?我们访民与信访接待人员争执起来,争了几句,信访接待人员就说:“我去请示领导。”就进到里面的房间去了。半个多小时后出来说:“今天接待不了。”我们七嘴八舌地说:“接待不了设置这个信访接待室干什么?”“你们接待不了,找个能管事的能接待的出来接待。”······接待人员又进到里屋半天不出来,像这样反复进去半天不出来重复了有五六次。其中有一次叫我们填写了《群众来访登记表》,后边发生的事情才使我们明白,叫我们填写《群众来访登记表》,并不是要接待我们,而是要通知我们所在的单位或街道办截访。
    
    大约到了11点多,一个穿便衣的人带着6个警察进了省监察委信访室,对我们摄像,向我们的上访代表询问,并说马上下班了,叫我们离开。我们没人理会警察的命令,没人离开信访室,警察待了半个多小时撤离了。信访接待人员说:“快下班了,你们去吃饭吧,刚才请示领导了,下午3点接待你们。”我们没有全部离开,担心如果离开,接待室的门就被锁了。我们分批出去吃了午饭。
    
    下午直到3点半,信访接待人员才到了信访接待室,我们要求信访接待人员按上午下班时所说的叫领导接待我们。信访办接待人员突然说:“你们说6月26日有个翟副主任接了你们的上访材料,我们这里就没有翟副主任这个人。”我们七嘴八舌地质问:“那那天在信访接待室接待我们的是什么人?”“难道那天是个冒牌的‘翟副主任’在你们省监察委信访室接待的我们吗?”“那是不是你们雇了个社会上的混混冒充国家公职人员来欺骗我们?”信访接待人员无言以对,进到里屋一个多小时不出来。
    
    这时,十几个单位或政府机构的截访人员先后到了信访室,叫所管辖的上访人员回去。个别的上访人员回去了,大多数上访人员坚持不走。这时信访接待人员又出来了,叫我们排队登记身份证,说要接待我们。结果是信访接待人员在电脑里录入了我们的家庭地址等信息,叫来了更多的截访人员。
    
    我们坚持要求监察委信访办对我们提出的问题予以答复,到下午快六点的时候,信访接待人员说对我们上访提出的问题予以答复,不允许我们拍照、录音、录像。信访接待人员照着一张打印好的稿子,念着答复我们说: 6月26日,翟副主任接收了我们的集体上访材料,给我们的上访代表打了借条。我们的上访材料翟副主任看了,也给领导汇报了。领导认为,我们上访所反映的问题,多半都是涉法涉诉的,不属于监察委受理的范围。现在,监察委信访办要把上访材料归还给我们,我们要把借条退还给信访办。
    
    我们上访者纷纷质问:监察法明文规定监察受理范围全覆盖,怎么能说我们反映的问题不在受理范围内呢?况且我们反映的许多问题并不涉法涉诉,怎么就不在监察委的受理范围内呢?信访接待人员又进到里屋去了,再不出来了。
    
    这一天西安的气温达到摄氏40度。监察委信访室里的一桶饮用水很快就被我们喝光了,我们要求了几次,信访室没有再给我们续水。
    
    直到下班的时候,我们无奈地离开了陕西省监察委信访办。40多人冒着酷暑一天的上访,换来的是“不受理”的答复。
    
    陕西省41位访民
    2018年7月19日
    
    来源:维权网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8/07/2018072121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