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彭德怀忆朝战:险与金日成一起被俘
(博讯2016年12月20日发表)

    来源:快乐老人报 
    
    
彭德怀忆朝战:险与金日成一起被俘

    
    1968年9月25日,彭德怀在被监禁受审中,回忆当年的情景:“我与金日成会谈时,问了当前敌情,金答:‘还在德川附近,离此约二百里。’其实敌军异常骄横,如入无人之境。当时敌先头部队由德川经熙川窜到我与金会谈的大洞东北方向的桧木洞,已绕到我们住的大洞后边去了。我志愿军刚过江不久,即与该敌遭遇,我与金(日成)幸免被俘。”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6年12月19日,作者:佚名,原题:朝鲜战场彭德怀金日成险被俘
    
    1950年的抗美援朝战场,彭德怀既是统帅,也是率先踏上朝鲜前线的志愿军成员。为抢在渡江部队之前入朝和朝鲜领袖金日成面商,1950年10月,彭德怀带着警卫率先入朝,在同金日成面谈时,两人置身敌军包围圈内,差点被俘。
    

电台车掉队失去联系
    
    10月19日(一说18日)傍晚,彭德怀在鸭绿江畔与前来送行的东北军区司令员高岗等人告别,乘吉普车过江赴朝。10月21日上午9时,他与金日成在位于朝鲜东仓和北镇之间山沟内的小村庄大洞开始了历史性的首轮会面。
    
    就在金日成、彭德怀会谈的前一天,前线战况发生了重大的变化。10月20日,美军空降兵第一八七团1000多人在平壤以北的肃川、顺川地区实施空降。麦克阿瑟称此举的目的是要包围从平壤向北撤退的朝鲜士兵和官员。当时,麦克阿瑟并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他曾作出这样的判断:“中国出兵的可能性极为微小。”他还命令联合国军的空军部队掩护地面机械化部队,分别从东、西两路以最快的速度北进。随后,西线韩军的3个师抢先前进到顺川、成川、破邑之线;东线韩军的首都师攻占了志愿军原定进行防御的五老里、洪原等地。
    
    当时美军实施空降和大举北进的消息未能及时传到大洞。原因是金日成和彭德怀会谈时,金日成未带电台,彭德怀带的电台车也掉了队尚未能赶到。他们只看见大批敌机掠空而过,听到隆隆的炮声由远渐近,并不知道前线的战况变化。
    

“我真成光杆司令了”
    
    10月21日下午,电台车终于赶到了大洞。彭德怀立刻跑到电台旁,看着发出他入朝后第一次给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邓华并毛泽东、高岗的急电,报告他已与金日成见面,并向党中央说明“前面情况很混乱,由平壤撤退之部队已三天未联络”。
    
    一连几日为彭德怀担忧的毛泽东收到电报后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在此时,还有一个情况毛泽东并不知晓:志愿军出国前曾明确规定,为了隐蔽作战,各部队在战斗打响前所有电台一律不准开机,也就是说眼看着敌人到了鼻子底下,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却联系不到任何一支部队。
    
    志愿军第一批主力25万人过了江,所有人都在急切地等待着下一步的命令,他们甚至不知道前线到底在哪里。据说彭德怀多次爬到屋后的小山头上去张望,看是否有部队看到,希望能发现志愿军的先头部队。但他看见的都是身背各式包裹,沿着山路向北逃难的人群。一次次失望后,他自嘲道:“我现在真成一个光杆司令了。”
    彭德怀所言其实毫不夸张,当时,在志愿军总部,总共只有5个人:一个司令,一个参谋,一个司机和两个警卫员。
    

和金成日置身敌军包围圈
    
    正是这人少、目标小,也给他们带来了幸运。
    
    1968
    年9月25日,彭德怀在被监禁受审中,回忆当年的情景:“我与金日成会谈时,问了当前敌情,金答:‘还在德川附近,离此约二百里。’其实敌军异常骄横,如入无人之境。当时敌先头部队由德川经熙川窜到我与金会谈的大洞东北方向的桧木洞,已绕到我们住的大洞后边去了。我志愿军刚过江不久,即与该敌遭遇,我与金(日成)幸免被俘。”从这段回忆中可以看出,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危急。从军事角度来看朝鲜已经没有了前线,彭德怀和金日成都已经处在包围圈里,万分幸运的是他们都没有被发现。
    
    1950年10月22日,脱离部队已4天的彭德怀终于见到了自己的战士。根据最新情况,彭德怀向毛泽东建议:“目前应迅速控制妙香山、杏川洞线及以南构筑工事,保证熙川枢纽,隔离东西敌人联络,异常重要。”“请邓(华)、洪(学智)、韩(先楚)三同志带必要人员速来我处商筹全局部署。”
    
    彭德怀的这一意见和10月21日晨3时毛泽东给彭德怀的电报指示精神正相符合。因电台未到,彭德怀未能接到这个指示。毛泽东令邓、洪、韩迅速与彭会合:“在彭领导下决定战役计划并指挥作战。”毛泽东还电示:“彭、邓要住在一起,不要分散。”(摘编自《彭德怀传》《党史纵横》)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6/12/2016122009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