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维权律师大抓捕:被强迫失踪者亲人要求知情权
(博讯2015年08月31日发表)

    维权律师大抓捕:被强迫失踪者亲人要求知情权


    
    维权人士为李和平制作的图片。(维权人士提供,图片的拍摄时间不详)
    
    维权律师大抓捕:被强迫失踪者亲人要求知情权


    致公安部部长公开信的联署人游明磊(左)、其妻赵威。(维权人士提供,图片的拍摄时间不详)
    
    8月30日是国际被强迫失踪受害者纪念日,11名被强迫失踪的人权律师的家人,周日(30日)联署了一封致公安部部长郭声琨的公开信,要求警察依法办案,给予他们最基本的知情权。(卡帕 / 林静 报道)
    
    这份题为《11名被强迫失踪人士家属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先生的公开信》,本月29日出现在网络,并引起了广泛关注,但被转发在国内网络的贴文,很快被删除。
    
    公开信称,自从今年7月9日开始,他们的亲人被强迫失踪了。其中包括17名律师、律师助理及律师事务所人员,还有6名维权人士。所有人的失踪几乎是照著一个版本进行的:从北京和天津带走人的号称“天津警方”,涉嫌的罪名清一色的“寻衅滋事”或仅仅就是“涉嫌刑事犯罪”,连个具体罪名都没给。
    
    公开信又称,接下来聘请律师的过程极其艰难,有的律师只要表示愿意代理,就有国保找上门禁止代理。当好不容易聘请到律师,去到有会见的步骤时,竟然发现,天津市警方根本不承认,曾经带走过他们的亲人。
    
    信中还提到,当局的强迫失踪,对这些律师们的孩子造成的伤害。
    
    在天津河西看守所预审支队门口,王全璋律师2岁的儿子问妈妈:“爸爸呢?”王宇律师的儿子包蒙蒙短讯问这些暂时没被强迫失踪的律师叔叔们:“我甚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爸妈呢?”还有李和平律师的5岁女儿天真地问:“爸爸怎么还不回家?”
    
    据悉,该公开信的作者是,被秘密拘捕的人权律师的妻子王峭岭。近50日来,她多次奔走在天津的相关部门寻夫,都一直没有结果。这封信公开后,立即引起了被捕人权律师亲人们的共鸣,至今已经有包括王宇的亲属、王全璋的妻子、李富春的妻子等11人签名联署。
    
    就在该公开信广为流传时,王峭岭再次踏上前往天津寻夫的火车,她告诉本台记者,这次是跟律师去提会见要求。自上个月10日李和平被当局带走后,至今官方没有告诉他们任何消息。
    
    据该信的联署人之一,被强制失踪的律师助理赵威的丈夫游明磊称,他个人很痛苦,但他认为,当局听不进去任何批评的意见,并拒绝任何的改变,注定会导致灭亡。他现在已经对批评中共没有兴趣,而是批评对中共采取绥靖政策的国际社会。
    
    他说:就我个人来讲的话,可能是比较难过、伤心和痛苦,但是,他们这样做只能加速他们的灭亡,我乐于见到这一幕的出现。中国共产党绝对没有可能改变,他们只会被暴力推翻。我现在已经不批判共产党了,因为你批评一个人,他得听,他得接受,他得跟你对话,那你才有批评的意义,对于他们已经没有批判的意义了。所以,我个人更多的是批评欧美、联合国的这一块,他们的这种绥靖主义的态度。
    
    人权律师余文生亦表示,这封给公安部部长的公开信应该能被部长本人看到,但是,他们不会回应,因为他们在这个事情上本身就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
    
    他说:作为家属应该知道人去了哪里,不管他设计甚么样的罪名,但是甚么通知也没有,随便安一个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就可以监视居住,在哪儿监视居住也不知道,而且这种监视居住实际上也就是变相羁押,这个完全违反刑事诉讼法。如果这种公开信的话发到一些网络上,他们有舆情观察,他们有网络警察,公安部长应该能看见。我认为他不会回答,他们对这种事情一般都是不回答的。因为他们本身是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他们就不回答,不面对社会、不面对世人对他们的质疑。
    
    公安部有甚么回应?本台记者致电公安部讯息公开办公室和公安部警务督察局,但电话都无人接听。
    
    上月9日,当局开始了一场针对人权律师的秘密拘捕行动,至今已有17名律师和助理、6名与这件事有关的维权人士被秘密关押。此前,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连续写了9篇关于李和平及其同样被捕的弟弟李富春的文章,亦引起了海内外广泛的关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3105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