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全璋转刑拘禁见律师 余文生传唤时遭折磨
(博讯2015年08月12日发表)

    王全璋转刑拘禁见律师 余文生传唤时遭折磨


    
    王全璋夫妇和年幼的孩子在一起。(知情人士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王全璋转刑拘禁见律师 余文生传唤时遭折磨


    余文生律师。(余文生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大陆抓捕打压维权律师依然严峻。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称王全璋已经被刑拘,目前依然不能见律师。而多次为王宇案发声的余文生律师也表示,他在日前被北京警方强制传唤24小时,遭遇酷刑。 (卡帕/维灵 报道)
    
    王全璋系本月4日即遭天津公安局河西分局变更强制措施,从监视居住转为刑事拘留。而王全璋的妻子于周日(9日)随律师四处打探才偶然获悉。
    
    王全璋的律师李仲伟称,自7月10日王全璋被带走后,迄今为止,他们依然无法会见王全璋,而家属也没有收到相关的法律文书。
    
    他说:见不到见不到,我们就是听办案单位讲的,他就是8月4号被刑事拘留。他现在家属还没有收到通知书嘛,刑拘通知书还没有收到。
    
    此外,李仲伟律师还记下了9日寻找王全璋的过程。据该记录显示,他分别到了天津市河西公安分局和河西看守所,但都没有王全璋的音讯。第三次去河西看守所的时候,王全璋的妻子抱著两岁的儿子前来寻夫,但也没有音讯。他们再次去河西公安分局预审支队时,才见到了分管的赵姓支队长,被告知王全璋被以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个罪名,于8月4日被刑事拘留,并表示律师不能会见。
    
    同时,已被抓律师李和平,其妻子和律师,也前来打听丈夫的消息,据悉,他们也没能见到李和平。至于李和平妻子起诉官媒以媒体的方式进行未审先判污蔑,也遭海定去法院驳回,称法院不予立案。
    
    据悉,当局除了直接抓捕人权律师,还对代理该案的律师施加压力,甚至对申诉的律师施以酷刑。
    
    据被当局秘密抓捕的人权律师王宇的代理人余文生称,他于6日被北京警方破门而入强制传唤,在派出所审讯室的铁椅上背铐10个小时,总共大概24小时一直被戴坐在铁椅子上。期间共被审讯约6次,追问他因为抓捕律师之事向国务院、全国人大和最高检控告公安部一事。
    
    他说:主要是因为控告信,控告函。因为我当时向国务院、全国人大、还有最高检察院,监察、发了控告公安的控告函。他们抓捕我,刑事拘传,实际上他们也想把我进行刑事拘留。 8月6号23点多钟,撬锁破门闯进家里头,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家里进行搜查,扣押电脑等物。我被带到八角派出所,24小时我是戴著手铐,固定在铁椅上,其中,头十个小时我是背拷。还有就是限制我小便。这种行为实际上我认为是虐待和变相酷刑。
    
    为此,余文生还表示,他曾经被当局关押,因此知道被关押的人权律师更需要别的人站出来为他们辩护。他认为,尽管自己处境危险,但已经不在乎了,打压,也会让他们继续抗争。他还将继续投诉警方在传唤期间对他的残酷虐待。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北京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该所员警拒绝回应此事。
    
    继李和平妻子王峭岭、王全璋妻子的在网络发表思念亲人的文章,引起大批网民关注,王宇16岁的儿子包蒙蒙日前也接受海外传媒采访,谈自己对父母的印象。
    
    他觉得父母都是很有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的人,虽然父母做的事令人尊重,但终究还是令他们家陷入了困境;这点他很难过,但这显然并不是他们的责任。
    
    他称自己不惧怕什么,可能年纪小,顾虑也少,觉得自己心安理得,这就足够了。
    
    本台记者致电天津河西公安分局了解王宇、王全璋等人权律师案的近况,该局两个员警都称,他们不知道,要采访直接去天津河西分局。
    
    他说:什么律师?这我哪儿知道?稍等一下。 (另一名员警接电话)喂,我哪儿知道啊,你说的嘛事,不清楚。你哪个部门的给我报个部门来,你是哪儿的记者上分局,直接找分局就是了嘛。
    
    据悉,美国的人权组织“人道中国”负责人周锋锁在推特表示,他们将于本周四(8月13日)下午5点、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将举行示威活动,以抗议中国政府大规模逮捕和打压维权律师。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1205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