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破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
(博讯2015年08月05日发表)

    陈破空更多文章请看陈破空专栏
    
    
    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时政评论家陈破空先生认为:中共通过指控令计划来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而美国在掌握了令完成之后,实际上对中共方面也构成了牵制,让中共很不好下手,因为中共并不明确令完成是否把机密交给了美国。美国不会承认,令完成也不会承认。如果他重判令计划的话,可能会刺激令完成进一步向美国交机密。如果他们从轻发落令计划的话,可能取得他们内部的妥协。但令完成手中的核心机密一定已经为美国政府所掌握。
    
    法广:美国现在肯定保护令完成了,但对令计划呢,美国可能就管不了了?
    
    陈破空:不,恰恰管得了,就像他们两个的名字一样,“计划”是由哥哥令计划作出的,但这个计划的完成需要弟弟令完成来完成。这是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因为令计划从被传出事到被监禁,到被移交司法,经历了很长的过程,他完全有从容的时间完成收集和转移机密材料给他弟弟,而他弟弟也有从容的时间逃到美国。
    
    实际上从这次中共对令计划移交司法的通告可以看出,他们是留了一手:比如他们有六条罪名指责令计划,其中二,四,六这三条内容都是重复的,说的都是一件事:什么给自己谋取好处,给家人谋取好处,给他人谋取好处,实际上说的就是贪腐和受贿,这是一条罪,他写成了三条。另外三条中,第一和第五条都拿不上审判的台面,第一条是他违反政治规矩,暗示他参与某种政变图谋,但这在法庭上拿不出来,第五条是通奸,这也是道德作风问题,拿不到法庭上。
    
    只有第三条有一点价值,就是说他“违纪违法获取国家机密”,但这条指控是相当的轻微,因为中共的机密有三种:秘密,机密,绝密。这里说的是机密,比指控周永康的泄密的秘密高一点,但不是绝密。第二,他说的是“获取机密”,并没有说“窃取机密”,更没有说他“泄露机密”,所以中共这个指控实际上是在向海外的令完成喊话,意思是:我们还没有说你哥哥是“窃取机密”,也没有指控他“泄露机密”,希望你不要泄露,只要你不泄露,你哥哥的罪就能减一等,有可能会重新发落。如果你在美国泄露,你的罪就变成“泄露国家机密”,罪加一等。这是一种喊话。
    
    还有一种可能是:对令计划的指控可能是王岐山的人马和令完成之间达成的某种妥协:如果令完成不泄露机密,他的哥哥会受到从轻的发落。事实上,令计划虽然是被指控了,但现在看上去,不见的有多么沉重的惩罚。也就是说:美国在掌握了令完成之后,实际上对中共方面也构成了牵制,让中共很不好下手,因为中共并不明确令完成是否把机密交给了美国。美国不会承认,令完成也不会承认。如果他重判令计划的话,可能会刺激令完成进一步向美国交机密。如果他们从轻发落令计划的话,可能取得他们内部的妥协。但我重新重复刚才的话:令完成手中的核心机密一定已经为美国政府所掌握。
    
    法广:中国政府也一定会想到这一点吧?
    
    陈破空:中国政府是可以想到,但他不能确信,所以他们对令计划的指控还是很轻微的。他们给令计划的整个罪名实际上都不着边际:“受贿罪”的数额,多大多小都有弹性。“获取机密罪”:令计划作为中办主任,本身就是情报交汇点,就是国家秘密机密的交汇点,他本身就掌握了大量国家核心机密。如果他被指控“非法获取机密”,恐怕站不住脚。他是否泄露?这才是重要问题。因为作为中办主任,他有义务有责任保护秘密,他内部有纪律和法律条款不能泄密。但到目前为止中共对他的指控不是泄密,而是获取机密,这个指控如果在令完成那里得不到证实,不能证实令完成将机密交给美国的话,对令计划的“获取机密罪”就站不住脚,最后只得以“受贿罪”发落令计划。
    
    法广:照您的分析,令完成已经把所有机密给了美国了,假如中国政府确知这个事情的话,对令计划的审判是否会不一样了?
    
    陈破空:不会,中共无法确知这点。而对令计划审判时,他们会考虑这些因素,因为他们在无法确知的情况下,不可能靠猜测和想象来对令计划作出指控。
    
    无论如何,令计划案和别的案子不一样,有很大的特殊性。不仅他出身的派别是胡锦涛派别,而且他是临时加入和周永康的“政变”图谋,还加上他手中掌握的大量机密和弟弟出逃美国的现实。这让中共感到这是一只烫手山芋,非常难以处理。在令计划问题上,我想中南海会谨慎从事。
    
    来源:法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8/20150805080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