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官方媒体、机关公然在网络抹黑女律师王宇
(博讯2015年06月12日发表)

    中国官方媒体、机关公然在网络抹黑女律师王宇
    代理律师王宇、李方平赶赴福州市永泰县看守所会见屠夫吴淦(2015年6月2日,博讯资料图)
    中国官方媒体、机关公然在网络抹黑女律师王宇
    山东高院微博截图
    
    6月12日报道 今天上午,续中国法院网、腾讯网、新华网、人民网、贵州公安等多家媒体及机关公然发布抹黑女律师王宇的文字后,“山东高法”官方认证微博步其后尘,违背客观事实,在其微博称:【“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 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北京“女律师”王宇曾因打人致聋被判刑2年半,她有案底在身却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依然拿着律师证到处活跃在包括庆安事件在内的热点事件现场,到处打着律师的旗号宣扬所谓的公平正义。是谁给了她这样的权力?
    
    很明显,王宇律师此次被如此抹黑与她长期代理“敏感”案件,以及最近代理屠夫吴淦案的有关。对此,众多律师在网络也作出回应:
    
    徐昕律师:“山东高法” 转发未署名文章,加入对王宇律师电抹黑,不妥。
    
    刘金滨律师:我实名批评“山东高法” 谨慎对待此消息。新华网人民网的消息没有署名,违背客观事实抹黑律师,法院作为审判机构对此不加斟别就评论转发,应该严肃检讨。
    
    王甫律师:批评对讲廉耻的国家机关才会有用,当法院和警方联手做这个龌龊的事情,已充分暴露出司法受权力操纵的本质,而权力已明显流氓化。几年前,王宇律师疑遭陷害之初,律师界便高度关注,有人想用翻旧账的方式抹黑王宇律师。
    
    关于女律师王宇故意伤害案是这样的:
    
    2008年5月4日,王宇律师在天津西站检票口与4名铁路工作人员发生争执,遭殴打,王宇报警,要求天津西站铁路派出所处罚凶手,并要求就医治伤,但接警警察袒护铁路员工,对王宇的要求不予理会。王宇律师对接警警察的渎职行为不满,遂向天津铁路公安处铁路警务督察部门投诉西站派出所违法不作为。因王宇律师的正常维权投诉,天津西站铁路派出所违法警察却对她进行了疯狂的打击报复。
    
    2008年12月9 日,即王宇律师投诉警察渎职事件7个月后,王宇律师被渎职派出所的四名警察从家中带至天津,说是“解决投诉问题”,却在第二天宣布对王宇律师刑事拘留,理由是王宇涉嫌“故意伤害罪”。渎职派出所警察称王宇律师打倒铁路工作人员3人(现场4名员工,壮男2名),并致1名男子重伤(重度感音神经性聋),1人轻微伤。此案件在天津铁路法院一审判处王宇三年有期徒刑。
    
    2010年6月22日,北京女律师王宇所谓故意伤害案(上诉)在天津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引起各界广泛关注。
    
    2010年8月6日几十名律师和自由职业者对该案存在的问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发出呼吁信。
    
    呼吁信中写道:我们注意到,该案从刑事侦查到开庭审判的过程中,存在重大问题。
    
    一、拒不向法院提交王宇律师的无罪的直接证据。
    
    王宇律师多次确定案件中被打致“耳聋”的被害男子张格非不在事发现场,被害者是调包而来专门用于栽“伤”陷害的“罪膏药”。王宇律师要求调取当时西客站的录像,被告知西客站没有录像;王宇律师出示西客站有摄像头的照片后,又被告知摄像头坏了。而当时正值奥运会前夕,天津西客站作为重要的交通枢纽部位,怎么可能没有监控摄像呢?事发现场的录相是王宇根本没有犯罪的直接证据,而办案人却拒绝提供,相关人员有销毁、隐匿证据的重大犯罪嫌疑,这样办案我们质疑它的公正性。且王宇夫妇在派出所做的最初的、最原始客观的笔录也没有了。且案件的全部侦办工作,均由这家被王宇投诉的派出所相关警察完成,这不能不让我们怀疑他的目的。
    
    二、拒不采信王宇律师无罪的鉴定结论。
    
    本案中,由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的鉴定结论非常明确——无法明确被鉴定人张格非右耳感音神经性聋外伤形成机制——神经性聋,与外伤无关,当然无法明确外伤形成机制,这是明确的王宇律师无罪的证据,但原审法院却视而不见!
    
    三、伪造证据。
    
    王宇律师涉罪的主要证据——所谓被害人的伤情鉴定报告,鉴定单位是天津铁路公安处司法鉴定所,而该所根本没有重伤害的鉴定资质。伤情鉴定的委托人,不是案件的立案侦查单位,而正是王宇所投诉的铁路派出所警察韩建春。
    
    四、案件事实认定违背常识。
    
    王宇始终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是被检票员殴打,而不是打人者,自己多次投诉要求追究打人者的责任。起诉卷表明:王宇殴打的三人中有二个男子,其中所谓的被害人张格非20多岁,一米八多,被打倒在地并构成重伤,一个是中年妇女,被打成轻微伤;该指控明显违背常识,一个文弱的女律师,连与人争吵都少有,怎么竟然在起诉书中变成了武林高手?
    五、该案程序非正义。
    
    我们注意到,本案是律师王宇与铁路员工发生冲突,王宇认为自己是受害者,那么北京铁路局有可能是责任承担者,然而本案的侦查、起诉、审判、鉴定、看押,全部由北京铁路局的员工完成(当时铁路公安还没有改革)。自己做自己案件的法官,哪有公正可言?
    鉴于以上情况,我们认为王宇律师案极有可能存在重大冤情,特提请全国人大、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紧急关注本案,以期推动依法治国,保障人权,发挥贵机构应有的积极作用。
    
    呼吁人:
    
    黎雄兵(律师)、李和平(律师)、唐吉田(律师)、范亚峰(法律学者)、刘巍(律师)、江天勇(律师)、李方平(律师)、童朝平(律师)、郭旭举(学者)、董前勇(律师)、彭剑(律师)、吴江涛(律师)、张辉(学者)、丁锡奎(律师)、李春富(律师)、刘洋(律师)、杨学林(律师)、刘强本(学者)、郑建伟(律师)、王光琦(律师)、李静林(律师)、李仁兵(律师)、温海波(律师)、韩庆芳(律师)、何扬(独立制片人)、白东平(维权人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5/6/1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6/2015061222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