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杜阳明:中共以枪杀访民徐纯合向全中国人民示威
(博讯2015年05月22日发表)

    
    
     中国人民每一个人其实都拿到了一张决定书,要么反对中共及其走狗枪杀徐纯合的罪行,要么同意共匪的杀人合法性,如果同意的话,就是同意中共对自己的死刑判决书。
    杀人偿命是中国五千年恪守的准则,无论是奴隶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都必须遵守这一条原则,都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即使共产党专制国家也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是这个规定不能针对共产党,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特色,将既得利益者排除在外,甚至将他们豢养的走狗排除在外。不仅杀人不偿命更是升官发财,最多避人耳目异地使用。
    共匪走狗杀人罪行证据确凿,在火车站活活打死维权访民段惠民的恶警严建国等人,行凶的所有情景全部被知情者拍成视频,呈送有关部门,并且在网上曝光。但是在中共独裁政权庇护下逍遥法外、安然无恙,段惠民依旧冤沉大海,并且祸及家族四人葬身动拆迁运动。
    而中共走狗李乐斌枪杀访民事件,中共及其喉舌企图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并没有从事件的起因说起。徐纯合带着母亲、儿女走亲。铁路工作人员根本不认识徐纯合,凭什么不让他进站。只能是从身份证上的特殊标记进行辨别,据说中共在给每个公民拍身份证时都做了手脚,据我所知访民中的市级模子身份证拉卡时内部显现的是红色,表明是重点管控对象。区级模子拉卡时显现的是黄色,为了便于对司机的管控,公安系统将一般访民与司机拉卡时显现的是绿色。至于公民中的身份证是否被做过手脚不得而知。
    2005年中共上海市委召开山寨(党代会)会议,9月29日那天,我与母亲(时年88岁)从住处(同心路765弄)探望生病的姐姐,走出小区,芷江西警察已经在小区门口恭候,一辆出租车随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与母亲上了轿车,警察强行上车。指挥轿车司机掉头往上海商城开,我提出抗议,蛮横的警察一副流氓腔说“你不是要告状吗,今天你那里都不能去,只能到党代会去告状”事实上我是被强行绑架到了上海商城,司机居然没有讨要车费,很明显在司机出现前国保已经付清,或者以后补付车费,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
    我被羁押在上体馆操场,芷江西街道政法委书记贺德山随即出现,将我“截访”到街道办公室软禁,不顾年老的母亲反复抗议,在一应手续完成、国保背着我做完伪证以后,立即将我送闸北区看守所。这一段经历其实就是和给徐纯合一样设置的陷阱。只不过是将我送监狱,将徐纯合送地狱。没有共匪领导的首肯,李乐斌不敢造次、胆大妄为到行凶杀人。其实对每一个不肯放弃上访维权的访民、冤民,中共都会制定一整套陷阱,等着访民、冤民往里跳。徐纯合的上访维权触犯了黑龙江省的既得利益者,已经到了不杀不足以平官愤的地步,李乐斌只不过是忠心耿耿地在执行县委乃至省委领导的指示而已。所以死保李乐斌成为必然,其实保李乐斌就是保县委、保省委、保共党匪类、保中共政权、保独裁制度、保共匪杀人的特权。
    没有一个国家的执政党像共匪一样故意违法犯罪,故意打砸抢烧杀,肆无忌惮地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中共匪类已经冷血到随意杀人不认为是罪行的地步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2200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