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色诱老同学 林彪夫人叶群要进政治局
(博讯2015年05月18日发表)

    来源:人民网
    
    
色诱老同学 林彪夫人叶群要进政治局

    林彪与叶群
    
    在林彪、叶群覆灭之后,石存不得不写下“忏悔录”:“1935-36年,我和叶群在北平师大附中是同学。我介绍她入了‘民先’(民族解放先锋队),后写信向她求过爱。1936年春,我担任附中共青团书记时,曾想介绍她入团。后听人说叶的一个亲戚有‘托派问题’,就没有介绍她入团。1967年4月,吴法宪把我叫去说,听叶群说,你是她的入党介绍人。我听了后一愣,心想,不对!我没有介绍。但又一转念,叶群那样的‘贵妇人’的靠山,不找,还找谁呢?我(竟)说有这回事。吴法宪说,这太好啦!那你给她写个证明吧!我就提笔写了一个证明。大意说:听吴法宪讲×××夫妇说叶群是假党员,闻后不胜气愤。1936年,是我介绍她入团,并转为党员。吴法宪看后,认为行了。几天后,吴法宪告我,叶群已看过,说先放在她那里,必要时,再上送。以后,叶群又采取色情引诱、物质拉拢等手段,把我牢牢地控制在她手里。”本文选自人民网《解放军生活》的博客,原题为《为进政治局,叶群竟色诱老同学》。
    
    1967年初的一天,叶群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会,在走廊里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侧影:身着空军制服,身材适中,头发自然弯曲,眼睛细长。虽然时隔30多年,她不会忘记这位男士正是她中学时代的追求者。
    
    真是“无赐良机”!
    
    叶群马上一个电话,把吴法宪召来。
    
    吴刚踏进毛家湾林彪的客厅,叶群就开口了:“胖子!你们空军有没有一个叫石存的人?”吴不知是吉是凶,于是平平淡淡地答道:“我去了解一下,再向叶主任报告。”
    
    叶群亲切地把吴法宪推在沙发上,说:“石存,是我30年代在北平上中学时的同学,一起参加学生运动,一起参加‘民先’,我入党就是他介绍的。过去是地下,单线联系,后来各奔东西,失去联络,因此一直找不到证明我入党的介绍人,这成了一个悬案,也成了别人抓我辫子的一个目标;从延安闹到文化大革命。今天在人民大会堂,碰巧看见了他。他可没看见我。”
    
    吴法宪马上说:“那好办!我明天就可以找他谈话。”
    
    叶群面授机宜:“不要用专案组找人谈话的口气,那会把他吓呆的。”
    
    吴法宪:“我一个人同他谈。”
    
    叶群:“首先代表我向他问好。说我这两天忙,过几天请他来吃饭。”
    
    吴法宪掏出了记事本。叶群正色道:“不要记录,要记在心里。”又笑道:“你可以对他说,叶主任很感谢你当年介绍她入党,一直没忘记这老友。······”
    
    人们没有想到,石存虽然是空军一个技术部门的领导干部,平日里循规蹈矩,但是,他窥伺机会企求高攀的私心和邪念未除。因此,当吴法宪一向他传达叶群的“信息”,他就把自己尚未泯灭的一点点良心一口吞了下去。
    
    他回到家,关上房门,拉上窗帘,铺上稿纸,写了一封“证明信”:
    
    “叶群同志的入团转党情况是再清楚也没有了!我就是她入团的介绍人嘛。幸亏我还活着,不然疯狗咬人,入骨三分。反革命分子的陷害说不定会对叶群同志一家造成一定的伤害哩!但,我已是年过50的人了,为了防止年久后把这个问题变成无头案,为坏人所乘,我想还是现在主动为叶群同志证明一下好:
    
    “叶群同志原名叶宜敬,是北平师大附中初中部的学生,在1935年冬,即一二·九、一二·一六学生抗日救亡运动时,在学生寒假下乡宣传回来后,成立民族解放先锋队时入队。不久(1936年春),附中成立共产主义青年团,即由我介绍她入团,我是当时该校第一任团支部书记。后来,团取消,团员均转为党员,这时叶群即转为党员(时间大约是1936年夏)。
    
    “在这段时间里,宜敬同志的表现很好,工作热情积极,斗争很坚决!
    
    “以上证明请组织转有关部门存档备查。
    
    石存
    
    1967年4月12日”
    
    没有过夜,这封证明信就转到叶群的手上。
    
    一日,叶群设家宴,请石存赴宴。石存便服到毛家湾。叶群亲迎于门庭,悄声说:“到我的卧室吃便饭,叙叙旧,会一会,随便点。”又说:“为了你今天来,我一夜难眠,凑了几句,写成一幅,你看看。”说毕,把一款宣纸递与石存。他念道:“三十余年同一梦,桃花时节惜芳辰。长有深心埋幽怨,每思近况亦凄然,难与共人言······”
    
    是日,薄暮降临,当石存半惊半喜踏上归途之时,他可能没有料到,这一步,并没有带领他步入权力之“殿堂”,而是驱使他跌进了无法回头的罪恶深渊。
    
    “人证”到手了,但是还有另一些“人证”还散落在人间,须缄其口。
    
    于是,林彪命吴法宪解决。吴派出亲信鲁珍等人奔赴长沙、北京、内蒙、兰州、南昌等地,办理此事。
    
    三个月之后,鲁珍返回,报告说,叶群历史没有问题,真可以说是白璧无瑕。吴法宪接口道:“白璧无瑕!这个结论下得好。否则,怎么能做林彪同志的夫人呢?!好!你用我的名义给林副主席起草一个报告,不要忘记用‘白璧无瑕’四个字。”
    
    1968年2月7日,吴法宪给林彪写了一封信,内称:“为了彻底粉碎这帮坏蛋企图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阴谋,我派了四个同志,除了把长沙的几个现行反革命分子抓获之外,也顺便了解了叶群同志的这段历史情况。大量的材料和事实证明,叶群同志的这段历史,是清清楚楚的,是白璧无瑕的。她在北平、天津上学时,就是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她在政治上接受党的教育较早,16岁就入了党······”
    
    “白璧无瑕”的叶群,后来真的进入了中央政治局,其权其势咄咄逼人,以致伙同其夫其子,阴谋策划反革命武装政变,1971年9月13日,暴尸于野漠荒沙。
    
    读者可能要问,叶群到底是不是中共党员?谜底该揭晓了。果然,那位石存在林彪、叶群覆灭之后,不得不用颤抖的手写了如下的“忏悔录”:
    
    “1935—36年,我和叶群在北平师大附中是同学。我介绍她入了‘民先’(民族解放先锋队),后写信向她求过爱。1936年春,我担任附中共青团书记时,曾想介绍她入团。后听人说叶的一个亲戚有‘托派问题’,就没有介绍她入团。
    
    “1967年4月,吴法宪把我叫去说,听叶群说,你是她的入党介绍人。我听了后一愣,心想,不对!我没有介绍。但又一转念,叶群那样的‘贵妇人’的靠山,不找,还找谁呢?我(竟)说有这回事。吴法宪说,这太好啦!那你给她写个证明吧!我就提笔写了一个证明。大意说:听吴法宪讲×××夫妇说叶群是假党员,闻后不胜气愤。1936年,是我介绍她入团,并转为党员。吴法宪看后,认为行了。几天后,吴法宪告我,叶群已看过,说先放在她那里,必要时,再上送。以后,叶群又采取色情引诱、物质拉拢等手段,把我牢牢地控制在她手里。”
    
    还需要说什么呢?“机关算尽太聪明”,丑类自食其恶果矣······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1816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