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被指策划恐袭8名维吾尔人被围剿 6人死2人被抓
(博讯2015年05月02日发表)

    
    新疆再次发生警察枪杀维族人事件。和田市于田县8名维族人,怀疑策划恐怖袭击,上周日(19日)遭大批警察围捕,维族人拒捕与警方爆发冲突。期间,6名疑犯死亡,在逃的2人亦被抓获。(文宇晴报道)
    
    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周五对本台表示,由新疆和田地区回馈的消息证实,上周日(19日),于田县苏克村兰干乡曾发生枪撃事件。消息指,当时警察采取围捕行动,对拒绝合作的维族人进行武力镇压。
    
    迪里夏提又指出,由于事发后当局封锁消息,对于案发时的具体细节和经过,暂时也无法了解。由于当地维族人与政府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加上当局目前采取这种形式打压维族人,情况令人担忧。
    
    迪里夏提说︰的确,我们从当地获得相关的信息,中国的武装人员打死了维族人,而且当局采取强制性的围困清查,闯入私宅,未办理任何司法程序的,而且任何人如果拒绝与暴力清查的武装人员进行合作,当局就直接开枪。类似的这种状况,的确令人担忧。

    记者问︰据你了解,这个事情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迪里夏提回答︰我只能证明当地的确发生这样的事,而且打枪打死了人。具体相关进一步的信息和死伤的具体数据,我们继续和当地进行这种争取获得更透、更广的实际信息。
    
    于田县警察派出所一名警员对本台维语组证实事件,但不愿透露具体情况。
    
    本台曾致电在事发现场附近居住、一名译音为翟建军的汉族人,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本台维语组记者较早前与翟建军取得联系。对方称,在案发当晚,接到一名官员的电话,指有2名的恐怖份子外逃,要求提高警惕,紧闭门窗等。翌日,当局更派出人员来看翟建军家里的情况,又称2名逃犯已被抓获。翟建军说,对方没有透露更多情况,只说这些恐怖份子正计划袭击汉族移民。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前村长对维语组表示,就在周日和周一期间,通往事发地点周边的乡镇的各个路口,设路障封路,2日后,村民才可以自由出入其他村庄。后来,在县城的一个会议上,官方指是短暂安排,又称在包围捣破恐怖袭击团夥后,疑犯身上绑有炸药,在爆炸中死亡。不过,没有透露是引爆炸弹自杀,还是警方投放的炸药。
    
    但当继续向该名前村长追问时,对方则拒绝进一步透露,并说没有必要再问,更要求不要向外界透露。
    
    来源:自由亚洲

    以下为自由亚洲粤语部的相关报道:

    新疆和田地区于田县兰干乡4月19日发生血腥事件。据本台维语部报道,和田警方向已经包围的一民居射击,打死六名犯罪嫌疑人,抓捕两人。和田警方周四接受记者查询时没有否认此事,称“这些事不清楚”。海外维吾尔组织谴责当局射杀维吾尔人。另外,在五一劳动节之前,南疆和田、喀什、阿克苏,及北疆乌鲁木齐,均展开反恐清查。

    据本台维语部报道,4月19日,和田地区于田县兰干乡发生血腥事件。和田警方当天封锁了该乡苏克村及周边的道路,并包围该村一间民房。于田县政府及公安局的官员对本台证实,六名在屋内策划恐怖袭击的嫌疑人被射杀,包括一名妇女,另有两人逃脱。但第二天在邻乡被抓捕。当局称,屋内人持有炸弹,还称恐怖分子正计划袭击乡政府。

    据当地人称,死者年龄分别是17至25岁,他们的尸体已被装入黑色塑料袋,死者家属曾要求当地官员交还尸体,以传统方式埋葬,但官员叫这些家属到县公安局要尸体。家属们担心惹上更多的麻烦,惟有息事宁人。目前,当局全面封锁消息。

    记者星期五就此致电于田县公安局查询发生在4月19日的血腥事件,对方没有否认。

    记者:请问是于田县公安局吗?

    公安:请讲。

    记者:问一下,是不是4月19日击毙了六个人?

    公安:你是哪个单位?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想了解一下。

    公安:我们这里不接受记者的电话查询,你有事亲自过来问。

    记者致电和田地区公安局查询,对方同样没有否认。

    记者:和田地区公安局吗?

    公安:你是哪里?

    记者:我是记者问一下,4月19日是不是破获一个试图制造爆炸恐怖袭击的团伙?

    公安:你是哪里啊?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问一下。

    公安:我不太清楚,这些事情我不清楚。

    记者:报纸没有报道,所以我们想了解是不是破获了这么一个案。

    公安:我不清楚这个事。

    今年初以来,中国官方不再报道涉及维吾尔人的冲突事件,令记者求证的难度增大。本台致电于田县多家居民家,但对方得知记者身份后,均挂断电话或者说不知道。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星期五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们也获悉相关消息:“据当地反馈的信息中,的确有中国的武装人员围困住宅,而且开枪,导致人死伤。但是当局至今未公开相关事件。目前就有关事件要获取信息,非常的困难。由于中国防止相关的信息外泄,另一方面,加大当地对维吾尔人的管控,导致人们产生恐惧心理,反馈信息,担心因此失去自由”。

    当地一位汉族居民告诉记者,武警遇到涉及少数民族的武装冲突,一般不留活口:“通常类似事件都是‘击毙’,没有听说抓一个活口。包括在乌鲁木齐,有人在公共场所持刀伤人,都是当场击毙”。

    记者:也是维族的?

    回答:嗯,也是恐怖(袭击),没有报道,都是当场击毙。我们也有疑问,你把他打伤了,然后再送医。都不留(活口),都是这样打死。可能你一旦留他活口之后,就不能判他死刑,我想可能是这个原因。

    迪里夏提称,五一劳动节前夕,南疆和田及北疆乌鲁木齐等地展开大清查:“我们获得另外一个信息,乌鲁木齐市在高度防控。昨天,当局针对维吾尔人居住比较密集的片区,进行突击性的挑衅性清查,进出乌鲁木齐的关口明显增加了警力和武装人员,重点针对维吾尔人的行李包歧视性清查。从南部的和田、喀什,包括阿克苏地区获得的相关信息,也是在五一以前,针对维吾尔人加大了清查”。

    乌鲁木齐居民说,以往居民携带液体上车前,须接受安全员检查,现在连液体都不准上车:“上公交车要安检,液体不能上车,比如你买一壶油,买一瓶酱油或一瓶矿泉水,这些都不能带上公交车。如果你买了一瓶酱油也要坐出租车”。

    去年7月,乌鲁木齐当局下令禁止公交车乘客携带液体、打火机和不明粉状物上车。当地居民说这给他们日常生活带来不便。

(Modified on 2015/5/0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5/2015050201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