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七)
(博讯2015年04月08日发表)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五)

    
(2004年5月16日)

    
    ******
    
    七、裁定书第五页倒数第一行称:“1997年9月,王炳章通过互联网与朱利锋建立联系,并将其发展为恐怖组织成员。”请注意,支持此一结论的唯一证据,是裁定书第七页第二款第一项——只是朱利锋一人的说词。上面已说明,1997年9月我还没有电脑,也不用电脑。再者,那时因受到台湾李登辉当局的打压及民运中台湾渗透势力的排挤,我已和其它的民运团体保持着一定距离,我只是一名独立的民运人士。我记得很清楚,大约是在1999年底,我在美国确曾收到朱利锋发来的电子邮件,他提出要参加中国民主党,我们并没有接纳他。他被拒后,自己成立了一个“中国共和党”,并建立了一个网站。我从来没有发展他成为任何组织的成员,更不用说什么“恐怖组织”的成员了。
    
    八、裁定书第六页第一段中称“1998年1月,王炳章从广东珠海市非法入境,先后化名‘齐心’、‘搂开文’在广州,上海,蚌埠等地与范一平、冯冠群、韩业平、倪锦彬、王庭金等人会面,向他们宣传恐怖主张,并试图发展韩业平、倪锦彬加入组织。”这段指称,不合事实。当时,我并没有什么组织,我进入中国是酝酿筹组民主政党的。后来,在我的努力和推动下,海内外民运人士先后组成了中国民主正义党和中国民主党(筹委会),我在其中担当了一定职务。这两个组织,光明正大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中国政府也没有将之打成恐怖组织。
    
    九、裁定书第六页第一段中还指称:“在与倪锦彬见面时,王炳章要求其设法搞到枪支,并唆使其进行绑架活动。”这一指控,纯属捏造。我与倪在上海见面时,还有另外两个人在座,大家是坐在一起谈的,我主要谈的是组织民主政党。其他在坐的两人都没有听到什么“枪支、绑架”之类的言词。倪锦彬本人后来也出面公开否认我“让他搞枪支,行绑架。”(证据十五)
    
    (证据十五,倪锦彬的证言)
    
    十、裁定书第六页第一段还说什么“1998年,王炳章任命张林为‘行动组’组长,并秘密派遣张林回国,伺机采取行动。”
    
    值得说明的是,退一步讲,就算这一指控成立,也与所谓恐怖组织丝毫扯不上关系。“采取行动”,并不是“采取恐怖行动。”裁定书援引此事做为“证据”,反而证明了恐怖罪名不能成立。
    
    实际情况是,1998年,张林、魏泉宝两人在纽约找我和傅申奇,主动请樱回国,在国内开展民运活动。在与他们交谈时,我和傅申奇(时任民主正义党秘书长)与张、魏二入约法三章:一是按原计划行事,不得私自改变计划;二是不回原籍、不与熟人联系;三是在国内不做任何作奸犯科之举。这约法三章,有几个人同时参与,可以作证。因此,别说搞什么恐怖活动,就是连一点点犯法的事,我都嘱托他们不要去作。至于原定计划,乃指到某地发动群众,组建民主政党组织。(证据十六、十七)
    
    (证据十六:魏泉宝、傅申奇、张林的证言,证明我讲的是事实)
    
    (证据十七:张林、魏泉宝劳教判决书,看其‘罪名’是什么,是不是‘恐怖’罪)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4/2015040805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