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老民运史振泰:曾因民主墙运动被关精神病两个多月
(博讯2015年02月10日发表)

    来源:民生观察
    
     看到艺术派头十足已入古稀之年悠闲过退休生活的他,谁能想到在35年前的那个黑暗年代,他是一个极具公民意识、极具理想抱负的好青年。1978年,中国各地出现张贴大字报发表另类观点的氛围(被称为中国民主墙时期),其中不乏一些批评共产党的文章。79年初,史振泰也撰写了文章、并在此活跃时期张贴《与祸国殃民的四人帮相比蒋经国无疑是爱国者》等文章, 来阐述自己对新观念、新世界的看法。
    
    史振泰, 笔名:广砖,又名史中太,此名因为爆发朝鲜战争,所以用“中太”来祈盼中国太平,上海人,家住黄浦区小南门王家嘴角街26弄14号,曾是一名港务局电工,年轻时意气风发,跟志同道合的朋友积极倡导中国变革,实施民主化转变,并和上海诸多老民主运动人士积极联系,参与相关活动,79年冬被上海市警方送入宛平南路的上海市精神病总院关押两月有余。
    
    1979年年初,正值全国大字报张贴如火如茶之际,家住上海的史振泰也来到上海人民广场民主墙上公开贴出政论性大字报《与祸国殃民的四人帮相比蒋经国无疑是爱国者》;由于中共高层当时对张贴事件处理态度不统一,全国各地张贴氛围较好,史振泰也未过多受到当局的骚扰,同年8月他又贴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文章,当天即被上海黄埔区公安分局拘留。此后的风向标开始急转直下,而沉寂在启蒙写作当中的全国各地民主人士并未意识到当局即将开始的大规模打压行动。
    
    10月10日,史振泰于上海人民广场“民主论坛公开演讲《以唯物主义的态度实事求是的评价”双十节“的历史意义》;三天后就被抓至宛平南路的上海市精神病总院关押,10月16日,著名的《探索》刊物负责人魏京生被抓后判处有期徒刑15年。11月,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作出决议:取缔“西单墙”即民主墙运动。随后在全国大肆抓捕自由知识分子。所有地下刊物被一网打尽。
    
    史振泰被抓后,警方派遣上海港公安局秦书文到他家去骗家人签字,遭到史振泰父母严词拒绝,并说:“谁将我们的儿子当作精神病,他自己才是精神病患者”!
    
    没有得到家属的签字,警方还是把他送到精神病总院关押,当时,医生们不肯收治,也不肯做病历,就这样拖着,后在迫于无奈下才收治了史振泰。他在被绑架进精神病院当天,为了防止他逃离门诊观察室,医院给他注射了大剂量氯丙嗪,随后的关押时间内也给他注射这种药物,致使原来吊环运动爱好者的他丧失了活动能力!
    
    维基百科介绍:氯丙嗪也叫冬眠灵,是第一个抗精神病药,开创了药物治疗精神疾病的历史。从1950年代初氯丙嗪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和躁狂症。该类药物一般都伴有锥体外系副作用。针剂的体位性低血压副作用较明显。长期服用后戒断会出现肌肉抽搐
    
    除了肌肉的活动能力减少,在被当局关押精神病院里遭受迫害后,也留下了反映迟钝的后遗症。
    
    以步入古稀之年的他,本来享受着退休后难得的狭义生活,老史家所在的董家渡,位于上海老城厢与黄浦江南外滩之间,是上海开埠以来最早形成的城区之一,被誉为上海的发源地。因为这点,许多热衷于老城厢文化的摄影爱好者和国外游客纷至沓来。然而寸土寸金的上海城区发展触及到了他居住的地方,上海政府决定开发此地,征地公文已经下发,强拆的大戏就像全国很多地方上演的一样,这里也没有能逃脱。
    
    2014年11月13日凌晨5点,一群未标明身份的人冲进史振泰家,把他暴打一顿后并绑架关押数小时。史振泰几代人居住的家业遭到强拆。老祖宗留下的黄金、银元、古董、名表等等贵重财产被抢劫一空,没有任何单位或人给予一个说法和任何补偿。
    
    同为上海民主运动的民运人士胡可师、汪建华、高晓亮、杨勤恒、沈继忠、周琦冰、陆峰、张惠康、张化顺、张汝儁等联名向当局抗议这种打压民主人士的土匪行径。
    
    在上海的董家渡,有一位艺术家派头十足的老人,胸前挎着一把手风琴,一把山羊胡须,一身保安服,一只吹萨克斯的小布偶老虎,还有一只名叫“宁宁”的流浪狗,走街串巷,将或激昂或忧伤或欢快的风琴曲带给老城厢的居民和游客——这是中新社2014年对他采访时的一段描述。
    
    然而现在,描述的董家渡以不复存在,派头十足的老人也只能拿着陪伴他一生的手风琴,来到被拆房屋的废墟上,回忆着亲人和童年······
    
    老民运史振泰:曾因民主墙运动被关精神病两个多月


    老民运史振泰:曾因民主墙运动被关精神病两个多月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2/2015021016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