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20年前,我在踩踏事故中幸存
(博讯2015年01月05日发表)

    
    外滩拥挤踩踏事故的细节这两天逐步被公布,看这些新闻报道的时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踩踏事件都是相似的。这起事故和我高中时一场经历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规模大小有所不同。
    
    二十年前的元宵节,我还在读高中。家乡(河北某市)的公园举办灯会,当晚有近两万人进园游玩,我和一个同学去凑热闹。灯会在公园的最深处,由于当时园内到处都在施工,因此从园门进去必须要经过一座不到3米宽的石拱桥。
    
    外滩拥挤踩踏事故的细节这两天逐步被公布,看这些新闻报道的时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踩踏事件都是相似的。
    
    晚上9点多,我和同学准备回家,随着人流走走停停到了石拱桥附近,在我还差1-2米就要上桥的时候,人流停下了。在此之前,桥面交通很均衡,进园和出园的人流都自觉靠右行走,速度虽然慢但还走得动;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园的人流突然中断了一下,出园的人迅速占满了桥面,与进园的人撞在一起,形成了顶牛。结果桥头附近谁也动弹不得。
    
    开始,谁也没觉得这是个事,依然说说笑笑。但是半个小时发现还是不能动,才有人意识到出了问题。人群开始慌乱,可无能为力,只有各种叫喊声和哭声越来越大,有人向后面不知情况的人群喊话,让他们退回去,但嘈杂声淹没了理智的声音。大约一个小时后,随着依靠桥栏的一个女孩倒下去,人群突然失衡,更多的人倒下,被另一批人践踏。随着“出事了!”的叫喊声,拥挤到桥头的人群终于散开,留下一地的鞋帽和十几个躺倒的人。整个事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内圈人群的提前自救,有不少孩子被人们从头顶接力传了出去,避免了可能更惨烈的伤亡。
    
    整个过程我都清楚的看在眼里,因为我也在事故的中心。踩踏发生时我也倒下去了,万幸的是我倒在最上层。我知道如果不能及时爬起来,就可能永远起不来了。我拼命的撑了一下地面,借力站起来,然后把一起倒下的同学拉起来。看看周围,轻伤者基本自行离开去找医生,而面对地上十几个一动不动的人,现场几乎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幸而两个当地卫生学校的学生为几名还有心跳的重伤者做了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顺便说一句,受此事影响,我读大学后唯一参加的社团组织就是红十字会)。
    
    接警后匆匆赶到现场的警察只有2、3个,显然他们的力量也不够。不过警察总算是能够出面组织一下。随后,我和同学还有很多游客把受伤的人抬去就医——公园的对门正好是家医院。我抬过去的是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姑娘,当时已经口吐白沫,脸上出现了不少紫色的斑点。医生做了简单的诊断后告诉我,她已经不需要抢救了,有限的人手应该留给还有生还希望的人。
    
    二十年后回想起整个事件,我仍然记得那个冰冷的夜。我蹲在医院的走廊上,感觉着身边的人脉搏一点点消失。最后我把自己的棉外套给她盖在头上。然后每当有东寻西找的人走进医院,我就掀开外套问对方是否认识。临近午夜,一个满脸泪花的女孩进来,我近乎麻木的例行询问,她认出自己的同学后,惨叫一声瘫坐在地上。事后我才听说,在此之前这个女孩刚刚知道自己的妹妹也在事故中丧生。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特意上网搜了一下,使用了各种关键词的组合,却找不到这起事故的任何痕迹。二十年是个不短的时间了,除了亲历者恐怕现实中也几乎没人记得这场事故
    
    但是,类似的事故却并没有消失,时不时就会以触目惊心的伤亡数字占据新闻头条。这些年来我反复回忆当年的亲历,总结出两个特点:一是危险会突然而来,二是面对危险你无能为力。
    
    踩踏事故通常都是危险逐渐累积最终至爆发,但为什么我说是突然而来?
    
    很多人都在节假日去过步行街或者旅游景点,也都感受过随着人群停停走走的经历。经验告诉我们,人流停住的通常都是由于前面的人避让不及时造成的。只要大家都侧侧身,很容易就过去了。后面的人只要稍微等一下就可以继续前行,没有退后的必要。
    
    这个经验一般来说是对的,所以在人流停止的时候,人们会习惯性的原地等待,以为很快又会继续向前,而不会意识到潜在危险正在累积。当停滞时间过长,人们发现情况不妙时,身后跟进的人流也已经停下来等待,堵住了任何退后的可能性。而此时最后面的人还在一边缓慢前进,一边等着前面的人侧身。只有前面发生了明显可见的是事故,后方观察到人群大片倒地,人群才会迅速后撤——以我当时的经验,出现踩踏后不到3分钟,人群就会迅速散开。(这个“散开”对外围人群来说是另一次威胁)对于事故涉及的个体而言,认识到危险的同时,踩踏“波”已经用每秒十几米的速度在人群中扩散了。除非有过类似经历或者受过专门的安全培训,否则很难在危险累积到阀值之前做出预判并逃避。
    
    一旦踩踏已经发生,能否保命只取决于你所处的位置,强健的体格和事先想好的应对措施意义不大。我一个同学的父亲就不幸在那场事故中遇难,他是一名电视台的摄影记者,能扛起二十年前的摄影机的人,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归为壮汉,但是他却没有幸免。而这也是让我对事故最心有余悸的地方。
    
    遇到此类事故如何才能保护自己呢?事后我曾经向班主任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她的回复是“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就记住一件事,以后无论怎样,人多的地方少去!”
    
    来源:观察者网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1/2015010504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