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伟星涉黑案被告人称遭刑讯:曾被电击生殖器
(博讯2014年03月19日发表)

    来源: 南方都市报(深圳) 
    
     惠州美籍商人胡伟星(曾用名胡炜昇)被控涉黑案于广州中院审理。从2014年2月10日至今仍处法庭调查阶段,包括胡伟星在内的21名涉黑被告人当庭翻供,并指控惠州警方刑讯逼供。公诉方未能提供完整审讯录像,原因包括移动硬盘“中毒”。
    
    从2012年6月22日开始,惠州市公安局以“打黑”为由,分别在惠州、广州等地先后抓捕惠州富星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胡伟星、王×本、胡×容、胡×波等50余人。
    

被告人称审讯时被电击生殖器
    
    惠州中院原定于2012年12月25日开审本案。12月24日晚,法院告知取消庭审。2014年2月10日,已获取指定管辖的广州市检察院再次对34名被告人提起公诉。11日下午,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中,21名被告人指控遭到惠州警方的刑讯逼供,被迫在讯问笔录上签字。
    
    2月13日,原为保安的胡×照哭诉,上班不到半年就被抓。审讯前后背垫上一叠报纸,“他们用铁锤猛击我后背,五脏俱焚的感觉。”
    
    2月16日,第19被告人戴×展示左腕部疤痕时称,“专案组先将我反铐在后面,用钩子钩住手铐,拉手动葫芦铁链把我吊离地面约30公分。”
    
    2月20日,第9被告人胡×文称,被抓当天即被专案组吊起来“烤全羊”。即用白蜡杆从反铐的手脚部穿过,再将他抬起架在两张桌子间。
    
    2月27日,第2被告人胡×容称,除了多次被打被吊外,他还被审讯人员电击生殖器、肛门、头部。
    

胡伟星称被亲哥哥陷害
    
    3月3日,第一被告人胡伟星出庭。胡伟星称自己遭受6次刑讯,第一次印象最为深刻。他被戴上安全帽吊起来后,两名讯问人员抓住双腿,让他反复撞墙。
    
    “昏倒后从鼻孔和嘴里灌药水。第二次没戴安全帽,脸贴着地面撞墙,牙齿磕坏了一块。有一次,为了让他们停住别打,我说录像还开着,他们说没事。”
    
    胡伟星称,自己是被亲哥哥胡×明陷害,兄弟俩都开发房地产,因为经济利益纠纷,“他勾结惠州官员把我送进监狱。”胡当庭举报了一名惠州官员。
    
    胡氏兄弟三人。幼弟胡×泰表示,二哥胡伟星入狱,确系他与大哥因为一块土地发生经济纠纷所致。
    
    辩护人李庄也表示,接受胡伟星的委托代理后,“胡×明专程前往北京,希望我不要代理。”
    

惠州警方称被告人刮痧留伤痕
    
    被告人胡×容称遭遇刑讯逼供,进入看守所后的体检资料显示其有外伤。3月11日,公诉人出具惠州看守所证明:身体上的“瘀斑”是感冒时刮痧所致。辩护人问:“他被捕后能享受刮痧待遇?请问谁人所刮,在哪里刮?用什么刮?”
    
    3月12日,惠州一名办案警官视频(面部马赛克)出庭作证,称:“同仓人员相互刮痧。”
    
    
    辩护人问为什么没有提交全部视频资料时,办案警官称办案时的刑诉法无硬性规定,审讯时必须同步录音录像(按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黑社会”案件的座谈纪要规定,涉黑案件的调查过程要全程录音录像)。他没有解释为什么审讯本案一号嫌疑人时没有录音录像,却有其他嫌疑人的录音录像资料。
    
    再被问及为什么其他几个重要被告人录音录像资料不齐全时,办案警官称,“移动硬盘感染病毒。”
    

交锋
    
    ●被告人胡x容称遭遇刑讯逼供,进入看守所后的体检资料显示其有外伤。
    
    3月11日,公诉人出具惠州看守所证明:身体上的“瘀斑”是感冒时刮痧所致。
    
    ●辩护人问:“他被捕后能享受刮痧待遇?请问谁人所刮,在哪里刮?用什么刮?”
    
    3月12日,惠州一名办案警官视频(面部马赛克)出庭作证,称:“同仓人员相互刮痧。”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3/2014031908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