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去留两难 维吾尔族人在昆明的生存现状
(博讯2014年03月15日发表)

    来源:文汇报
    
     在3月1日火车站暴恐事件发生后,昆明市最大的维吾尔族人聚集地之一——大树营被当地特警进驻。上海《东方早报》当晚发消息称,该区域也出现维吾尔族人闹事事件,最后警方辟谣称此为假消息。
    
    据凤凰週刊报道,记者采访得知,住在该区域内维吾尔族人在3月2日凌晨1点至2点被叫醒,前往该区域的派出所登记备案。部分维吾尔族人则被要求最近几日不要摆摊,也不要到处闲逛。
    
    大树营属于昆明市少有的还未拆迁的城中村,分为上中下三营,维吾尔族人主要聚居在中营。3月4日晚上19时,上营的入口处已停放了3辆黑色的特警车辆,在上中下三营的各个路口,都停有警车,并有警察执勤。
    
    据长年在该地跑出租车的一名司机介绍,多数维吾尔族人主要在中营800米长的街道上摆烧烤摊、贩卖水果、卖土特产。有少数维吾尔族人则租房子开餐馆。每到夜晚,由于摆摊的维吾尔族人很多,800米长的街道上出租车都难以进入,当地治安环境也不怎么好,但事发后第二日,该区域摆摊的维吾尔族人几乎销声匿迹。
    
    住在该区长达20年的何先生介绍,事发第二日早上,大树营就来了不下10辆警车,防暴警察、特警等有100多名。
    
    何先生介绍,大树营从10年前开始就有维吾尔族人做生意、开餐馆,该区域治安也较为混乱,「常常看到打群架,本地人之间,维吾尔族人之间都打」。
    
    当晚,记者探访中营时发现,800米长的街面上,多数维吾尔族人的烧烤摊都空著,只有1个烧烤摊还在维持营业。此前繁荣的街面难以寻觅到前来吃饭买东西的市民。部分维吾尔族餐厅仍然保持著营业,前来吃饭的人也多以维吾尔族人为主。
    
    「(3月2日)凌晨1点钟我们被警察敲门,然后要我们出示身份证和暂住证。」来自新疆和田的维吾尔族人艾尼瓦·阿不都(音)说,当晚他和他的朋友被带到了大树营派出所做笔录,当地警方主要问了他们案发时在哪里、做什么。
    
    艾尼瓦·阿不都说,在中营的维吾尔族人有200多名,3月2日上午,他们得到警方的通知,称要求最近几日不要摆摊,也不要到处闲逛。看新闻过后,他才知道昆明火车站发生了暴力恐怖事件。
    
    「新疆人有好有坏,汉族人也有好有坏,他们(暴恐分子)不能代表新疆人」,住在中营已经3年的艾尼瓦·阿不都和当地人都已经成为了朋友,他不认为暴恐分子能代表新疆。
    
    「此前每天卖哈密瓜能收入1000多元,现在每天入不敷出。」艾尼瓦·阿不都称,虽然他是新疆人,但也是受害者。
    
    「3·1暴恐事件」发生后,艾尼瓦·阿不都在新疆和田的妻子打电话要他回家,但是他没答应,「回去之后没工作,当地派出所又要来找我们调查,很麻烦」。阿不都说,目前只能在昆明呆著。
    
    艾尼瓦·吾普尔(音)的餐馆位于中营街道中部,餐馆名为「西域快餐厅」,用维汉两种语言书写。3月4日晚上19点半,前来就餐的除了维吾尔族人,很难见到本地市民。
    
    2013年底,艾尼瓦·吾普尔和他的朋友努尔买买提在中营投资100多万元租了两间房子开餐馆,他们聘请了13人做厨师、服务员,其中12人都是维吾尔族人。
    
    
    暴恐事件发生后,他的餐馆营业额减少了40%,餐馆以前一天能卖出的600个囊,现在一天卖200个也不到。
    
    
    「我们做生意和当地人都成了熟人,我们的菜、油都是找当地人买的。」艾尼瓦·吾普尔不担心当地人会「报复」自己,他很担心餐馆的生意受此影响。
    
    他家里两个老人年岁已高,父亲患病,需要手术费用,而自己投入的钱还没有回本,不可能就这样回去。
    
    由于生意减少,他曾和维吾尔族合作伙伴提出先关门一阵,避避风头,但是被合作伙伴拒绝了。「他告诉我,他去了派出所,派出所说会保护我们的安全」。
    
    部分中营的维吾尔族人向记者介绍,暴恐事件发生后,自己暂时不敢摆摊营业,生意也受到影响,但对于回家,他们也仅仅是想想。
    
    「回去了赚不了钱,路上还要被警察一路盘问,回去干吗?」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3/2014031508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