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州押钞员罢工续:收入低不敢结婚 人均住宿1㎡
(博讯2014年02月12日发表)

     台海网(微博)2月12日讯 据第一财经(微博)日报消息,2月11日上午,广州市民田心(化名)走进招商银行营业厅,她需要提取一万元现金,却空手而回。
    
     “因为一些突发状况,柜台暂时不能办理现金取款业务。”柜台的银行职员还补充了一句:“今天广州的大部分银行估计都不可以。”
    
    同一座城市的同一时刻,广州市穗保安全押运公司(下称“穗保押运”)门前及附近路段聚集着该公司的员工。根据广州市公安局发布的消息,这些员工提出了提高工资待遇、改善公司管理制度等诉求。当天下午,经过广州市领导和警方的协调处置,现场秩序和押运业务陆续恢复正常。
    
    该公司指挥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昨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广州金融机构90%的押运业务由穗保押运承担。
    
    一场由于运钞车“间歇性抛锚”引发的“资金面紧张”,将金融物流业和押运员这个群体抛进了公众视野,他们每天和数不清的钞票打交道,却抱怨着收入微薄。
    
    广州运钞“专业户”
    
    广州银行业人士透露,按照惯例,每天早晨六七时开始,穗保押运的运钞车由总部出发,为广州市区的多个银行网点送去现钞,晚上再把钞票运回来。除了早晚两次的固定动作,其间还有自动柜员机的加钞取钞,大型超市、商场的送钞取钞。然而,昨天上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来到穗保押运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总部发现,与“安全、准时、规范、文明”的工作守则标语形成对比的是,多部现钞押运车散乱停在公司门口,并没有正常开展工作。
    
    在征得工作人员同意后,本报记者进入公司进行采访。
    
    近日,穗保押运一名员工因枪支走火身亡。昨天,这家公司的一些员工就待遇和公司管理等问题表达诉求。接报警后,广州警方协同公司和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工作人员,对员工进行劝导。广州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谢晓丹也来到现场,听取公司员工的诉求。广州官方称,事件发生后,穗保押运和银行方面启动应急处置预案,确保了全市金融系统的正常运行和资金的安全。
    
    截至发稿时,据一家上市银行广州分行的内部人士李林(化名)透露,“穗保明天正常上班”。
    
    目前,广州绝大部分金融押运业务均由穗保押运包揽。根据穗保押运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目前为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等分行级16家专业银行、支行253家、银行服务网点1660多个提供服务,市场覆盖率高达90%,并且为广州地区及周边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加油站和数十家企事业单位提供押运服务。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致电部分银行并去网点尝试取款,但发现一些网点的柜台都停止现金取款业务,而在自动柜员机尚可取到一些现金。李林告诉本报记者,幸运的是,年后大部分客户都是办理现金存款业务,取款业务的办理需求较小。
    
    相关新闻:
    
    广州上百押钞员罢工 多家银行无钱可取(图)
    
    2月11日7时许,在白云区穗保安全押运公司门前,上百名押运员罢工封路,称要反映薪酬和公司枪支管理问题。2月8日,穗保安全押运公司曾发生一起押运员枪支走火导致死亡事件。
    
    探秘押运员半军事化生活:月薪三千工作超12小时
    
    2月8日,据媒体报道,广州一押运员在捡手机电池时枪支走火,致头部中弹,不治身亡。金融押运员的职业再次引起关注,除下制服装备,他们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平常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这个职业群体的生存状况又如何?记者带你走进金融押运员的生活。
    
    广州一安全押运员误碰枪支走火 被击中头部身亡
    
    广州警方8日晚通报,8日上午广州某安全押运公司员工在执行任务时,不慎因枪支走火被击中身亡,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广东500余押钞员因待遇低罢工 部分银行业务暂停
    
    2013年12月3日,上午,中山市保安服务总公司押运分公司500余名押钞员因福利待遇问题而“拒出车”,导致市内多个银行网点取现业务暂停。该公司负责人称,已从分公司紧急调派人手,以保证明天车队正常运营。
    
    
    运钞业务收益几何
    
    李林(化名)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银行与穗保押运签订的合同是以车辆来算钱,一辆车约为5万元/月。“并非每个网点需要一台专车,小一点的网点四五个地方共用一台车。”李林说,其所在的商业银行在广州有20多个网点,共需要七八辆运钞车。
    
    除了金融机构,在大型超市和卖场也经常可以看到运钞车的身影。李林说,银行与这些企业客户可以商量,运钞车的钱有些由银行出,有些由企业出,有时候双方共同负担。
    
    穗保押运的官网信息显示,其保安武装押运大队目前拥有1000多名队员、200多辆运钞车。而有公司员工告诉本报记者,现有的规模已经超过这一数字。
    
    如果按照每辆运钞车5万元/月的押运费用计算,以200辆运钞车满负荷运营来估算,每年将为该公司带来1.2亿元收入。
    
    大揽广州金融押运业务的穗保押运有何背景?该公司官网显示,穗保押运是广州市国资委下属的专业化武装押运机构。该公司指挥中心上述工作人员回答本报记者关于该公司属性的问题时称,该公司是“全民所有制”。
    
    现场调解的一名广州市公安局负责人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押运公司由于有大量枪支,需要接受公安局的详细指导,但具体合作合同由押运公司和银行签订,公安局无法干预,也无法要求银行提高对押运公司支付的费用。
    
    在协调现场,穗保押运一名车长向本报记者证实,银行以5万元~6万元/月的费用包一辆车,每辆车有2~4名押运员。但他称,利润其实很有限,因此能分给员工的的确不多,公司与银行的合约签了很多年也并未变动。在这名车长看来,“赚钱很多”的银行应该给押运公司更多让利,这样才能让员工分享更多的收入增长。
    
    押运员称人均住宿1平方米
    
    收入低正是押运员吐槽的重点。“一个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这么多年收入也没有涨过,公司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在昨天的协调现场,一名押运员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没有女孩子愿意跟押运员谈恋爱。工作太忙收入太低,大家都不敢结婚。”另一名押运员说,他们住宿条件同样寒酸,20人住大约20平方米的宿舍,10张上下铺;小宿舍5张床住10个人,仅10平方米左右,他们早上6点就要起床工作,到晚上8点才能下班,中间只能休息很少的时间,没有周末,只有每个月可以调休。
    
    昨天上午,本报记者在穗保押运公司大会议室看到,“2014年春运动员大会2013年度行车总结大会”的横幅依然挂着,押运员代表、公司负责人和广州市公安局负责人正在协商各方面条件。午间,穗保押运总经理李舒高举着一张白色牌子,上写“2月21日加基本工资500元,改善公司制度。如有其它诉求回公司协商”。
    
    李舒向本报记者表示,除了基本工资加500元以外,在其他福利待遇以及制度建设方面,都会考虑重新有所调整。
    
    在现场的广州市领导则表示,将督导公司进一步完善日常管理制度,保障公司员工的合理诉求,妥善解决相关事宜。但希望员工能够做到依法、理性表达诉求。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4/02/2014021209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