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北京设东海识别区 外媒称帮了日本大忙
(博讯2013年12月04日发表)

    来源:法广网  
    
    
    2013年11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引起了日本、美国、韩国、澳大利亚等国不同程度的反弹,尤其是日本的反应尤其强烈,但日本在谴责中国的时候心里一定会暗自欢喜,因为中国的行动为日本解决几个重大的外交难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和助推力。
    
    首先是美国对日中钓鱼岛冲突的立场。其实日本对于美国是否会与日本共同协防钓鱼岛,一直拿不准,一直在试探美国的态度。
    
    对于钓鱼岛问题,美政府曾持不介入的态度,维持中立立场。从1993年到1996年担任美国驻日大使的蒙德尔(Walter Frederick Mondale)在日期间曾表示∶当围绕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发生伴随着实力的国际纠纷时,将不发动日美安保条约。但在克林顿政权时代(1996年),国防部副助理部长(当时)卡特•坎贝尔(Kurt M. Campbell)作为美政府高官首次表示,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对像包括钓鱼岛,有事之时美国有防卫义务,但因为美国前后表态不一致,因此仍留下很大的模煳空间。
    
    2004年2月2日,访日的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招待会时说:在日美安保条约中,如果他国对日本施政下的某一领域进攻,美国就会将其看作对美国的进攻。阿米蒂奇接着说:这是对过去的美国政府在这一问题的暧昧立场的修正。
    
北京设东海识别区 外媒称帮了日本大忙
" width="400
    
    2004年2月5日,在外务省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外务报导官高岛肇久在回答笔者提问时说:尖阁诸岛是日本的领土,这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国际公约上来,都是被承认的。日本政府现在实际管辖着尖阁诸岛。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美国有义务保卫日本领土。
    
    阿米蒂奇和高岛肇久的发言,可以说是美日对钓鱼岛表态的一个转折点,但是真的发生武力冲突,美国真的会不顾与中国在政治和经济上千丝万缕的联系翻脸和中国动武吗?还仍然是个疑问。在野田政权掀起购岛风波的时候,日本政府急于知道如果日中围绕钓鱼岛发生冲突,美国将如何行动?当时野田首相的助理长岛昭久与来日的旧知、当时的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卡特•坎贝尔举行了非正式会谈,而坎贝尔向他明确透露了美国的真实意向,那就是美国不想卷入日中间麻烦的纷争。(参见长岛昭久《活用美国的流派》)
    
    但是此次中国划设的东海防空识别区包括了日本向美军提供的训练空域,这个空域从冲绳本岛一直延伸到东海西北,叫做“冲绳北部训练区域”,而其西端在中国新划设的东海防空识别区之内,同时,识别区内的钓鱼岛中的黄尾礁和赤尾礁,是美国用来进行舰炮射击与军机空对地射击的靶场。中国划设识别区,等于要求美国在训练之前要向中国通报,改变现在训练的形态,使美国面子大伤,立刻派两架轰炸机穿越识别区,可以说,美国对钓鱼岛问的态度,以此为分界点,已从“不想卷入”转换为“不惜卷入”。
    
    第二,中国划设东海防空识别区也为日本解决冲绳基地问题提供了助推力。目前,日本已经和美国达成协议,将冲绳普天间美军基地搬迁到冲绳名护市边野古,但是冲绳县和名护市的主流民意不同意美军基地的县内搬迁,这个问题已成日美关系中的一个死结。但最近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日本自民党冲绳县连11月27日召开了议员总会,修改了到目前为止要求县外搬迁的公约,同意搬迁至边野古。这与官房长官菅义伟长期以“中国威胁论”游说有关,而中国划设识别区更使“中国威胁论”骤然凸显,成了促进自民党冲绳县连改变方针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识别区涵盖的日本施政区属于冲绳县,相信如果日中紧张形势进一步激化,冲绳县知事仲井真弘多也将难以守住“县外搬迁”的红线。
    
    第三,由于中国政府宣布的防空识别区在济州岛上空与韩国军方的防空识别区重叠,引起了韩国的警戒和不满,韩国军机也无视中国的识别区,频繁出动军机穿越,为日韩改善关系提供了一个契机,使最近形成的“中韩反日合唱”“跑调”。
    
    第四,安倍上任不到一年,已经遍访东盟十国,并将于12月13至15日,在东京召集日本与东盟特别首脑会议,准备以中国的海洋活动为背景,形成中国包围网,让东盟各国同意日本的海洋安全保障主张,但是对东盟国家的接受度没有多大把握,但由于中国宣布也将适时设立其他防空识别区,南海周边的国家会觉得中国类似行动在南海也呼之欲出,因此增加了与日本同病相怜,同气相求的可能性,使日本对日本与东盟特别首脑会议的成功信心倍增。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12/2013120405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