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伊利夏提:什么原因使夫妻母子走向死亡
(博讯2013年11月01日发表)

    中国警方昨天公布了天安门‘恐怖袭击’案死亡者的详细信息。死者夫妻加母亲三人;乌斯曼∙艾山(Osman Hesen)(应该至少是31-32岁);母亲:库完汗∙热依木(Quwanhan Reyim),70岁;妻子:古丽克孜∙艾尼(Gulqiz Gheni)30岁。
    
     尽管此恐怖袭击案疑问诸多,但中国政府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蛮横霸道、强词夺理、胡搅蛮缠;最终结果就是:这就是中国政府军警的调查结果,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信!?然后就是连篇累牍的《环球时报》等中共宣传喉舌的跟进胡编乱造,最终把水搅浑。
    
    但疑问还是存在,还在继续产生。昨天我写完《对中国式恐怖袭击案的疑问》之后,又有了新的疑问。
    
    疑问一;在被抓捕5名维吾尔人中、有一位维吾尔人的名字打印是玉江山∙吾许尔(Hosenjan Hoshur),37岁,伊犁人。
    
    维吾尔人人名中根本没有叫玉江山的,只有叫玉山江的;为什么这么大案件的抓捕中会将人名打错,人名打错可能导致抓错;这位玉江山是否是抓错了的维吾尔人?当然,如果是抓错了,那整个恐怖袭击案件就站不住脚了!?
    
    疑问二;很多报道提到有人看到快速行驶车内有人摇动黑色旗子,还有人看到了旗子上的字像是少数民族文字。
    
    一个吉普车里坐了三个人。开车的肯定是乌斯曼∙艾山;后座,要么是母亲但独坐着、要么是母亲和妻子一起坐着。这样,问题又来了:如何在一个快速行驶、狭小的吉普车里既要摇动旗帜、还要让外面的人看见上面的文字!?这旗帜到底有多大、字有多大;如果很大(正常旗帜那么大),是无法在车内摇动,只能伸出车窗外,那应该有很多人看到;但事实是,只有一两个人看到;如果旗帜很小,那上面的字更小;那外面的人在慌乱中是如何看到字的呢?而且如何确定是少数民族文字呢?
    
    疑问越问越多,中共尽管自称已经崛起,但还是没有信心全部完整地公布全部案件内容及其证据、证词?
    
    我今天这篇文章的主题不是要继续我的疑问。而是在假定中共的恐怖袭击指控是真的情况下;想和大家探讨一下什么是原因、能够使一个70岁的老奶奶走向死亡?是什么原因使一位三十多岁的儿子愿意带着自己70岁的母亲走向死亡?是什么原因使一位丈夫愿意带着年轻妻子走向死亡?
    
    我不知道乌斯曼夫妻俩是否有孩子,我猜应该是有孩子的;如果有孩子,又是什么原因使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义无反顾地抛下自己无依无靠的孩子、亲人们,带着唯一能够照顾孩子的70岁高堂老母和妻子奔向死亡?
    
    如果只是乌斯曼决定了要发动自杀式袭击,已经选择了死亡,为何,一个男人可以自己单独做得事情,他却要带着两个对自己来说最为至亲的人去实施袭击呢?
    
    维吾尔人也和世界上其他民族一样有父母亲情、也一样儿女情长、也一样有七情六欲。
    
    任何一个对生活抱有一点点希望的人的人是不会带着70岁的老母亲和妻子一起去实施恐怖袭击的!除非,有什么事件使全家三人都非常、极端地绝望、失去了全部生活的希望,全家三人都对这个世界、对人类、对生活不抱任何希望!全家三人都一致的要去选择死亡!
    
    如我昨天的文章所写的;全家三人一起决定发动自杀式袭击,而且选择不远万里自维吾尔自治区开车几天到北京实施自杀袭击;这精神、这意志、这信念,太强大了!太坚决了!不仅令我敬佩;我相信,查案的中共军警心中也都会暗自敬佩!
    
    这使我想起了中国古贤孟子的一段话:“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 … 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 … …”
    
    如果肯定乌斯曼是和母亲、妻子一起决定实施这次的自杀式恐怖袭击的话,那一定是因为‘所恶有甚于死者’!否则这乌斯曼一家人就成了人类怪物?
    
    联想到西藏藏人连续不断的、悲壮的自焚事件,对于是什么原因迫使维吾尔人感到‘所恶有甚于死者’,稍微有头脑、有理智、有思考能力的人应该是可以感觉到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11/2013110123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