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阿克苏阿依库勒镇屠杀事件续/伊利夏提
(博讯2013年08月15日发表)


薛赫莱提∙吾守尔报道 伊利夏提译
    

阿依库勒镇医院院长:事件中有10两救护车运送伤员,受伤人员数目不会低于50!
        
    阿克苏阿依库勒镇事件后,接受本台记者调查采访的镇派出所警察及政府工作人员一再声称事件中只有3人死亡20多人受伤。
        
    但今天接受本台记者采访的阿依库勒镇医院院长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乡镇、市、地区共派出10辆救护车参与由阿依库勒镇事发现场运送伤员到阿克苏紧急救护;院长本人亲自派出的2辆救护车分两次、共运送9名伤员到阿克苏,以及因为伤员人数太多,阿克苏地区医院不得以分流伤员到阿克苏市医院等真相。院长还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收到有关事件中死亡、受伤人员准确数字的报告;但是他根据参与救护车数量、车次推断受伤人员数目不应该低于50人。
        
    一下是记者薛赫莱提∙吾守尔采访阿依库勒镇医院院长的报道:
        
    记者:请问您是阿依库勒镇卫生院院长图尔洪∙吐尔逊(Turghun Tursun)吗?
        
    院长:是的,我是。
        
    记者:阿依库勒镇事件发生时您在哪里?
        
    院长:我在现场,在往阿克苏运送伤员。
        
    记者:事件中死亡、受伤人数是多少?
        
    院长:我还没有收到有关此次事件的正式报告。
        
    记者:由阿依库勒镇往阿克苏运送伤员大概持续了多长时间?
        
    院长:10:30(晚上)开始,3:30(凌晨)结束。
        
    记者:您送了多少伤员?
        
    院长:我们送了两趟,第一次4人,第二次5人,总共9名伤员。
        
    记者:当天除了你们医院的救护车外,是否还有其他救护车参与救护?
        
    院长:有;有市、地区的救护车参与救护,共有10辆救护车。
        
    记者:当我们询问警察伤员数目时,他们告诉我们大概是20多人;当我们询问另一个消息来源时,告诉我们伤员数目为56;您认为上述两数目中,哪一个更为可靠?
        
    院长:后一个,即56人;只要算一下参与救护车辆数和车次就知道,伤员数目不可能低于50人。
        
    记者:事件中您运送的伤员都是什么人?
        
    院长:第一次运送四位伤员是警察。
        
    记者:是汉人、还是维吾尔人?
        
    院长:维吾尔、汉人都有。
        
    记者:第二次的呢?
        
    院长:第二次运送有3人是我们的人,2人是反抗我方的父子俩。当我们将这5名伤员送到阿克苏医院时,其中一位汉人警察苏醒过来,指责另一位受伤维吾尔年轻人是打伤他的嫌犯;立即,这位维吾尔年轻人未经任何治疗被送往了拘留所。
        
    记者:事发当天,在你们阿依库勒镇医院治伤的人有多少?
        
    院长:当天,根据通知我们没有接受任何病人。
        
    记者:我们听说,你们医院一位叫阿孜古丽(Arzigul)的医生当天为四名伤者进行了包扎呀?
        
    院长:他们不是直接去我们医院接受治疗的;他们是跑道我们这位医生家门口要求给予治疗的;医生没有办法,只好把他们带到医院为他们进行了包扎,并要求他们去阿克苏继续治疗。
        
    记者:(你们)不接受伤病员的原因是什么?
        
    院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记者:当天就阿依库勒镇事件你收到的命令是什么?
        
    院长:第一,安排人员由阿依库勒镇运送伤员到阿克苏;此外,立即向警察报告任何前往乡、村级卫生院、所治疗伤病人员。
        
    记者:在您管辖范围内有多少卫生院所、医护人员?
        
    院长:一所镇医院,21一个乡村卫生所;90多名医护人员。
        
    记者:你们已经向警察报告了多少名伤病人员?
        
    院长:其他的我不知道。16村村医阿孜古丽因为(当天)替4名伤员疗伤现在正在接受警察调查。
        

阿克苏阿依库勒镇屠杀事件续二
        
    为阿依库勒镇受伤人员疗伤的阿孜古丽艾买提(Arzigul Emet)正被调查、威胁/薛赫莱提吾守尔报道
        
    调查发现,在阿依库勒镇,中共军警与维吾尔民众发生冲突时,事发地村卫生所医生阿孜古丽为避免遭遇不幸,及早地关闭了村卫生所;为了及时关门,阿孜古丽甚至提早结束了正在进行的输液。
        
    当冲突进入高潮时,群众将受伤4岁维吾尔女孩苏碧努尔带到她家门口,请求她进行紧急救护;无奈,阿孜古丽将苏碧努尔带到卫生所进行救治;同时,她也为闯进医院的其他三位受伤维吾尔人进行了包扎,阿孜古丽要求他们一定要到阿克苏继续治疗。正在此时,中共军警边开枪、边闯入卫生所,阿孜古丽吓得躲进了床底下;在军警威胁、命令下,阿孜古丽爬出床底,再一次关闭卫生所电源,锁上了村卫生所大门。
        
    一下是记者薛赫莱提吾守尔的采访报道:
        
    记者:您是在(阿依库勒镇)事件中为苏碧努尔包扎伤口的医生吗?
        
    医生:是的,我是;我是16村卫生所医生。
        
    记者:苏碧努尔的现在状况如何?
        
    医生:我不知道(苏碧努尔)的近况;我只是最初为她进行包扎的医生,包扎后(苏碧努尔)被送到了阿克苏。
        
    记者:苏碧努尔送到你那儿时的情况如何?
        
    医生:处于昏迷;左大腿受伤,腰以下全是血;为防止失血过多,我对伤口仅进行了包扎,要求紧急送阿克苏。
        
    记者:你工作卫生所和事发现场有多远?
        
    医生:不到30米;我在卫生所门口观察者事态的发展,越看越不对劲,事态正在恶化;我感到害怕,我拔掉了正在为病员输得液,关闭卫生所大门,跑回了家;我家里的也很近,到家不到10-15分钟,就有人开始急促敲门;一开始,我没有开门,过了一会儿,我从窗户观察,看到4岁苏碧努尔的父亲正在抱着孩子哭求;没有办法,我开门走出家,来到村卫生所,打开了卫生所大门(为伤员进行包扎)。
        
    记者:除了苏碧努尔外,还有伤员来卫生所求治吗?
        
    医生:还有3位伤员来到村卫生所;我为他们进行了包扎(要求他们去阿克苏治疗),这是武警开着枪闯进了卫生所;害怕打中我,我躲到了床底下;我不知道在床底下躲了多长时间,过了一段时间,一位持枪武警来到我所在室窗下,大声喝令我关灯锁门;我爬出来关了灯,第二次锁了卫生所的大门;那时,我才发现,床下还有和我一样躲避的其他儿童妇女。
        
    记者:她们是谁?
        
    医生:她们是因为害怕而躲跑到医院来的妇女儿童。
        
    记者:刚才您讲到;因为看到事态正在恶化,而感到害怕,所以关闭了卫生所大门回了家;您怕什么?是因为害怕中枪、被石块儿砸伤;还是因为害怕为求治伤员救助而引火上身、惹上麻烦?
        
    医生:都有;我有一个弟弟,过去是协警;那天,他也遭到辱骂、推搡;我怕,我也会同样被(辱骂、推搡)。
        
    记者:您那位过去当过协警的弟弟,也算是为中共出过力的,而且当天还被(维吾尔群众)辱骂、推搡;但听说第二天他也被警察抓走了,是吗?
        
    医生:是的,(他)还在警察拘留中;我认为这很正常,现在是非常时期吗。
        
    记者:听说您自己也被审讯,是吗?
        
    医生:当天,抱着受伤4岁苏碧努尔父亲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人,也有到我家、卫生所的其他人;(警察)是来询问他们的情况、以及调查在外面参与(冲突)事件(维吾尔人)身份;我告诉了(警察)我认识(参与冲突维吾尔)人的名字。
        
    记者:您告诉了他们(警察)多少人的名字?
        
    医生:20多人;当天我包扎伤员中有一位年轻人,警察还没有认出来(抓住);昨天,警察叫我去认人;我去了,不是的;我告诉他们不是,就回来了。
        
    记者:警察正在寻找的那位伤者是谁?
        
    医生:16村一位大约19-29岁的年轻人,见过,但名字记不起来。
        
    记者:怎么受伤的?
        
    医生:手关节血管破裂,正大量出血,我包扎了一下让他走了。
        
    记者:以您的观察,那位年轻人如果因为害怕,且因为躲避警察抓捕而不进行及时治疗的话,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医生:我不好说。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编译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8/2013081508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