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成杰死后局却扑朔迷离-兰和
(博讯2013年07月16日发表)


曾成杰,死了。

2013年7月12日上午,企业家曾成杰被绑缚刑场执行枪决。此时,他的小女儿曾珊依旧在最高院门口绝食,为拯救父亲的生命做最后一丝单薄的挣扎。之于这位20出头女孩而言,父亲死得悄无声息,她没有得到半个字的通知。

曾成杰的死在社会上激起轩然大波,愤怒中带有一丝恐怖气氛,很多人想到了久违的四个字----“秘密处决”。

长沙中院对死刑犯临终告别权的剥夺,将司法伦理的底线直接洞穿,激怒了整个中国。自古以来,我们就有“循天理,顺人情”司法伦理指导下对罪犯临终告别权的保障性设置。2007年3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颁布《关于进一步严格依法办案确保办理死刑案件质量的意见》明文规定对死刑犯要求安排会见,近亲属提出会见的申请,司法机关“应当”准许,并及时安排会见。

但长沙中院开始以法无明文规定回击,继而欺负宇宙真理死无对质地以曾成杰未提出申请回应,终而干脆删除全部微博,玩起了鸵鸟对策。

在司法伦理和基本人权面前,司法部门的任何欲盖弥彰的回应都显得苍白和冷血。中国司法的公信力在此次事件中,丢盔弃甲,沦丧得一败涂地。

但这一作法的唯一正面效应是,曾成杰非法集资案重新回到社会舆论中心,真相一步步逼近。

与曾案异曲同工的是吴英案。2012年社会各界在经历狂日持久的论战后,吴英案终以“斩监侯”的判决结果落幕。虽不尽如人意,却也将商业奇才弱女子吴英从刑场上救了回来。吴英案给曾成杰案带来了正负两个效应:一则开创了对恶法抵制刀下留人的先河,为民间金融的坚冰打开了一块缺口,同时也为曾成杰带来一线生机;二则公众已“审美疲劳”,曾案无论如何也未能激发起公众如吴英案般的关注。

所以,女孩曾姗以羸弱之躯多次进京救父。去年7月,我提醒过小曾,不要迷信“吴英不死,曾成杰几无死的可能”的传言,要防止灭口。

不幸言中。从目前披露的信息而言,曾案背后的巨额资产早已被贱卖,悄无声息地瓜分殆尽,刑事案件背后的官商权力角力和利益迷局,正逐步摆放到大众视野中。

曾成杰之死,已成定局,其死后局却扑朔迷离。不着急,一切才刚刚开始。

(Modified on 2013/7/16)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7/20130716172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