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程晓农: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是统治集团的梦
(博讯2013年06月12日发表)

    
    中国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刚刚送走了24周年纪念。24年以来,虽然中国领导人已经更换了多次,而每一次政权更迭又都曾给人们带来希望,期盼新一代领导人能够开启中国的政治改革,天安门的冤魂也能够得到昭雪。然而,人们的期望屡屡受挫。24年后的今天,天安门的话题仍在禁忌之列,政改的前景依然渺茫。习近平在上台伊始,提出了“中国梦”的主张。如何解读“中国梦”?“中国梦”包涵了怎样的内容?政改是否还要再等十年?天安门事件何时才能得到平反?对此,我们采访了旅美学者程晓农先生。
    
    法广:六四事件在24年后仍未得到平反,至今所有的纪念活动均须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举行,您认为,这种局面还要持续多久?平反六四最大的障碍又是什么?
    程晓农:我想平反六四最大的障碍就是中国现在的政府。只要现在的政府的政策没有改变,我想六四在中国国内是很难平反的。所以这个话题可能还不得不延续下去。今年,中国以外的地方,包括香港,纪念六四的活动显现了一些新的特色,那就是很多年轻一代的人开始积极地加入了这个活动。表现出他们对六四这一惨案的关心。同时也是通过这一方式表达他们对中国政府现在选择的路线的不满。
    
    法广:中国国内的年轻人是否也有相同的意识?
    程晓农:中国国内的年轻人大部分人并不了解六四,因为中国政府不仅在教育系统,而且在宣传方面,严密地封锁有关的信息,所有人如果谈过六四的话语,都会受到很大的政治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少数对政治问题比较感兴趣,又通过翻墙到海外去搜集信息的话,那么中国国内的人对六四的真相其实是基本上不了解的。那么八0后这些人呢,他们基本上是在九十年代中共完全封锁六四的情况下成长的。六四对他们来讲,可能只是一小部分人听所过这个词,知道一点点。但是,他们不能够完全把握这个事件。这就加重了将来在中国平反六四的难度。它阻碍了中国的政治进步。
    
    法广:习近平在未来的执政期内,面对的最大压力来自何方?他又将如何回应民间的期待?
    程晓农:我觉得他不会回应民间的期待。习近平上任以后,我们看到,其实他现在拥有比胡锦涛,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江泽民的权利还要大的状态。他刚上任,他的地位就已经相当巩固了。党务,军队的事物,还有政府的事物,各方面全部操纵在他的手中。和胡锦涛时代相比,现在政治局常委的多数常委已经不活跃了。并且每个人的分工也不是很明确。换句话讲,就是大权握在习近平一个人的手中。如果假设习近平大权在握,就可能推动改革,这个想法可能有些过于乐观或者过于富有想象力。
    
    实际上,真正的问题在于习近平根本没有打算推动改革,相反,他开始否定中国共产党在1978年以后对毛泽东时代历史的一系列结论。例如:习近平不许谈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各种问题,也就是各种错误。不许讨论毛泽东错在什么地方。尽管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及后来的一些中共中央的文件,多次谈过要否定毛泽东的很多政策,但是现在习近平实际上从这点上往回倒。如果不能正面面对毛泽东时代,那么他的看法和立场实际上比邓小平,陈云还要倒退。换句话讲,其实我们通过他的一些列主张和他所发表的一系列讲话,不难看出他在政治上是相当保守的。这个保守的背后有着一系列的原因: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习近平面临的中国目前的局面,在政治上,经济上以及社会层面,都前所未有的艰难。政治上,习近平是在经历了一场党内的激烈的权利斗争以后才上台的;党内也面临着来自各种角度的挑战。当然这些挑战并不都是要求政治改革,相反还有要求倒退的,还有拥护毛泽东的。经济上,中国经济上的繁荣已经告一段落,现在面临的是经济泡沫什么时候破灭,以及破灭以后将有多大的困难;在社会层面,现在中国政府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官民对立。在这样一个严峻的局势下,习近平现在其实已经不愿考虑任何往前走的步伐,他考虑的是如何守住现有的阵地,保护现有的政权。
    
    法广: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梦?他要通过这个梦来实现怎样的目标?中国是否可以通过这个梦的实现,变得更加强大?
    程晓农:习近平的中国梦其实准确地讲,不是老百姓的梦,而是中国统治集团的梦。他们的梦是如何保住政权,保住红二代们父辈打下的江山不会在他们这代人手里流失。习近平实际上是在为中国的红二代们掌管政权。所以他提的口号和方针,相当程度上是符合红二代们的利益,符合官员们的利益,但是并不符合中国老百姓的利益。
    
    法广:中国梦的主张在一般百姓中引发了怎样的反响?
    程晓农:我想今年中国梦的提法受到在中国老百姓前所未有的冷落。习近平上台至今已经半年多了,中国社会一直没有出现当年朱镕基上台,邓小平上台,还有胡锦涛上台的时候,民间对新领导人的期待。当年有“胡爷爷、胡哥、宝宝”这样亲密的称呼,十年前民间希望说新领导人能够给他们带来他们所看到的变化。现在看来,老百姓已经失望了;所以尽管习近平上台已经半年多了,我们看到互联网上的批评声音远远多于赞扬的声音。最高的赞扬就是赞扬彭丽媛的姿态、风度,这并不是对习近平政治方针的赞扬或是对习近平的支持。换个角度讲,习近平从上台到现在,中国老百姓对他已经看得有点透了,并没有对他寄托多少希望。所以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在老百姓当中并没有得到真正的呼应。这也是他现在面临的一个很大的困难即:他缺乏政治动员力。
    
    法广:您如何勾画中国未来十年的发展前景?
    程晓农:中国未来十年可能是从1979年到现在来看,将是最严峻的十年。因为所有在过去三十年中掩盖的问题都将在今后十年内集中爆发、包括房地产破灭、银行的金融危机、严重的环境污染、还有整个经济结构现在畸形化、私营企业缺乏活力、国有企业垄断着整个经济、就业越来越困难,几乎我们可以看到现在中国的经济状况,很多是现任的李克强、习近平都无法解决的。我们从今年的人代会之后到现在李克强提出的新的方针如:发展城镇化,就可以看出:这个口号其实是过去盲目发展房地产和城市基础建设的老路的延续。而这条老路正是导致今天经济困难的原因。因此我不认为今后的十年,中国可以有一个更高地、更成功的发展。相反中国政府将在今后十年内,面临一系列头痛的难题。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中国政府本身其实至现在为止,心里根本没有底。
    
    法广:来自民间社会的各种不满以及社会不平等现象将如何得到解决?
    程晓农:这些问题基本上不会得到解决。因为习近平现在保红色政权的方针?保官员和红二代的利益,这个基本的战略,就是会继续地巩固现在社会不公正的格局;所以我不认为他有可能解决社会的不公正。
    
    法广:社会不满的积聚将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效应?
    程晓农:习近平已经在采取一系列措施,他明显的对策是加强控制和镇压。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可以讲,政府掌握了一切专政工具后,民间的不满会通过一定的管道表达出来,但却不会对政权构成直接的威胁。我想这也是习近平做的判断。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6/2013061216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