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红袖:派出所扣押纪实(一):柴宝文篇
(博讯2013年04月18日发表)

孙林妻子高晓君
    
我于4月16日在派出所刚传唤时在一楼最里面的一间。听到外面的声音很熟悉,有男有女的,听着有张皖荷,因为她的声音比较粗,男声刚开始听到杨崇和天理的声音,后来几个小时后就只一个熟悉的声音长时间很持续地几乎是在咆哮着,内容听不清楚。上学,权利,等等的话语不断地从小房里传出来!从上午十点到夜里两点总计大概有十五六个小时不间断。
    
我开始因为紧张没有判断出是谁,但我确定是个熟悉的人。门开一下,他的声音就响起来。他的声音让我慢慢冷静和镇定下来,不再和警察口舌纠缠,想说就说一句,不想说就眯眼看着他们的脸,那个女国宝相貌美丽,可她的声音很挣扎(用安妮语,应该是狰狞)。脑子想着我没有挨打和挨饿都是安妮替我争取来的,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耻感,我需要想着安妮才能给我带来勇气……而隔壁的咆哮声则给我灌输了力量:让我感到一切过激的行动都不过激,因为我们太温和太理性,所以我们连十岁的孩子的上学权利都保证不了,而警察们还在拼命地污蔑孩子撒谎和诋毁孩子爸爸的一切。
    
我争执的累了,意识到中计!就不再开口,选择闭目养神!到傍晚我上厕所时他们门开着(就在我隔壁一间)。他面朝里,我看到侧面确认是柴宝文,夜里的时候,我睡在栅栏里的长椅上,听到他们外面买来东西给柴宝文吃了。
    
17日早上我听到他起来上厕所走过。我迅速坐起来等着,我睡觉的地方是等候的铁栅栏里,他回来时,我们正面看到了,我打个v手势给他,他迟疑地看着我,问:你冷吗?我身上裹了一个桌布,我穿了件低领的T恤衫,要他们去帮我拿皮夹克,他们不肯,最后给我一个桌布。
    
三四米之间,隔着栅栏,面对面我不敢出声,担心一出声会有哭腔。但是我露出拼命忍住的那副极不争气的哭像,令柴宝文顿时咆哮了起来:一个女人!根本不关她什么事!你们也搞她24小时,你们干的都是反人类的事情,迟早都是要遭报应的!……他的声音巨大,在整个楼里回荡。
    
我拼命控制住眼泪盯着他走进房间的背影,门马上被关起来,刚起来的三四个警察低头不说话,传唤我的那个女国宝低声跟我说:看,我是想叫你睡得舒服点的。然后就把我也带进了传唤室。
    
听到柴宝文有严重的心脏病,仓促写下来,我用人格保证:句句属实!面对面看到柴宝文和我同在一个派出所,他的确是这次非法抓捕的网友!现在48小时已过,柴宝文的家属还没有看到警方的通知,到底他身处何方,有没有生命危险,敬请网友关注
    
事发地:三里庵派出所 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绩溪路248号 。86+05513636594
    
附:听闻网友叙述被毒打和酷刑惨状,心神俱碎,丈夫孙林(孑木)58岁高龄,体弱无力的我堵门没堵住,被破门拖走时因怕他分神,不敢喊叫,只是奋力反抗堵住通道,他天性性格爆裂,常说如遇警察,必将拼命!上一次牢狱之灾撞墙明志,头上的伤疤还历历在目,这一次,只愿天不绝人,丈夫雄姿还在!……
    
    红袖: 派出所扣押纪实(一):柴宝文篇
    红袖: 派出所扣押纪实(一):柴宝文篇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4/18)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1815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