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封住彭丽媛的歌声 第一夫人难逃体制宿命
(博讯2013年04月03日发表)

    来源:苹果日报
    
      习近平以「累并快乐」结束了他的新君首次出访,这个「快乐」当然包含对夫人彭丽媛的随访并取得了中国「第一夫人」外交效应的「不亦乐乎」。官媒及一些大外宣平台因为此次对「第一夫人」的报道尺度适度放宽,以近似狂欢的状态争先恐后推出大量舆论泡沫,其中不乏「特色」的「妙论」。
    
      彭丽媛随访的前夕,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所属的「中国网─观点中国」发表〈对「第一夫人」走向舞台中心的新期待〉,文章对「即将到来的第一次出国访问」,做了一个令人瞠目的判断:「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女士的随访。」该文的结束语是「一个多才多艺、人美心善的『第一夫人』,一定可以为人民爱戴,为国家加分。从此,可以说,美国有米歇尔,而我们有彭丽媛。」
    
      此文经新华网、人民网、央视网等成百上千家网站同时转载,中国媒体展开了彭丽媛与世界「第一夫人」的选美比赛。众多传媒网站,设立了彭丽媛「中国第一夫人」的专栏,请时尚专家评论她从俄罗斯到刚果令人眼花缭乱的行头,从大衣、提包、围巾一直评论到露趾凉鞋,并且与现代最时尚的几个「第一夫人」作比拼。
    
    
封住彭丽媛的歌声 第一夫人难逃体制宿命

    
      中国媒体有意迴避了西方的「第一夫人」都是民选出的,她们没有一个人不参与丈夫多轮的竞选,没有一个不走上街头为丈夫拉票,她们不可能对丈夫的施政纲领一知半解,不可能不去聆听人民的批评和指摘。每一位总统赢得竞选,都有夫人的汗马功劳,人民每选择一位总统,同时也是选择了「第一夫人」。从来没有听说一个总统的当选是因为夫人的脸蛋。
    
      彭丽媛八十年代中期就成为中国音乐主旋律最具实力的代表人物。民众从CCTV年年最大规模的晚会上熟悉她、认识她。粉丝团的狂热、民众的喜爱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正像流传两千多年的汉乐府《陌上桑》「行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着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
    
      十七大习近平入常之后,彭丽媛从总政歌舞团团长改任该团的艺术指导,说明她为了丈夫的仕途,不得不退出演唱生涯。彭丽媛最后一次公开演唱是建政60周年燄火晚会,一改歌星的奢华装束,一袭浅色长裙大有「国后」派头,那实在是国家庆典对她的歌声的需要,否则无人压场。十八大习近平接任总书记,彭丽媛2012年5月就调出了总政歌舞团,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担任院长。
    
      此次彭丽媛访俄,俄新社早有她将与亚历山德罗夫红旗歌舞团共唱《红莓花儿开》的预告,但是中国观众始终看到的是哑巴画面。封住彭丽媛的歌声,中国媒体着意打造一个「丽媛style」,当做「中国的新名片」,以此代表中国的软实力,这算甚么呢!
    
      与彭丽媛可比的只能是中共的「第一夫人」们,从江青成为「文化大革命的旗手」到沦为「反革命集团」的首犯;从王光美随刘少奇出访东南亚,到文革被揪到清华大学挨批斗、关秦城。就是在刘少奇平反之后,王光美担任社科院外事局局长,也竟然规定她不能会见外宾。以上都是体制的安排。
    
      彭丽媛确实与近三十年所有寂寂无闻的「第一夫人」们都不一样,因为她是着名的表演艺术家。但是她作为「第一夫人」究竟能有多大作为?能否挣脱体制的宿命?如果这位杰出的中国歌唱家,今后只能以外貌和仪态为国家「争光」,萨尔科齐下台,布鲁妮重操模特儿生涯,彭丽媛有看头吗?如果她十分满足这种「国后」安排,那,也就无言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4/2013040310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