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光明日报对话吴敬琏:重启改革 正当其时
(博讯2013年01月22日发表)

     他说:“我个人的生命是同中国改革事业联系在一起的。”多年来,他一直站在改革最前沿,他的经济学思想和理论对中国经济的改革与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坚持自己一贯的法治化、市场化的思路,国人对他 “吴市场”、“吴法治”的称呼耳熟能详。这个人就是吴敬琏。
    
       短短一个月里,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与财经杂志社主笔马国川合作完成的新作前后以两个版本出版。首版2012年12月出版,书名《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二版2013年1月出版,书名《重启改革议程》,“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成为副题,还加了新版序言。变化集中于书名。
    
      这一细节,折射出时代的变化:“重启改革议程”正在迅速成为当下经济学界热议的话题。
    
      “十八大作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符合大众对‘重启改革议程’的期望。关键的第一步已经迈出,目前朝野上下当务之急,就是进行重点改革项目的方案设计和改革的总体规划。”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该书首发“重启改革议程座谈会”上说。
    
      “这本书,可以看作是我们参加全民大讨论的发言”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二十讲》从2010年5月开始写作,到2012年10月完稿。书的写作,伴随着“中国向何处去”的激烈争论。一种观点坚持强化政府,强化国有经济对整个国民经济的控制;另一种观点坚持市场化、民主化、法治化改革,走向法治的市场经济。“这本书一定要直面当前的社会经济问题,不发空议论,从历史的高度来客观地梳理中国改革历程,有理有据地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源,理性地探究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方法。”吴敬琏给自己与合作者做了这样的规定。
    
      在书中,吴敬琏直面当下中国的社会经济问题,回顾了中国经济改革的艰难历程,剖析了当前中国问题的深刻原因,回答了“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全面反映了他对中国改革的最新思考。在吴敬琏看来,为了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必须当机立断,痛下决心,真实地而非只是口头上推进市场化、法治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他说,“这本书,可以看作是我们参加全民大讨论的发言。”
    
      “十八大选择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光是口头上讲改革不行,一定要实实在在地推进市场化、法制化的改革,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实现从威权发展模式到民主法治发展模式的转型和过渡。”吴敬琏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经济结构不合理、资产泡沫化、政府对经济干预过多、权力寻租现象普遍滋生、贫富差距加大、腐败问题严重等等问题。在当前,只有重启改革议程,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吴敬琏分析,这些年中国面对着两个大问题。一个是旧的、原有的增长模式也就是通常说的旧的、粗放的经济增长方式或者叫做经济发展方式,已经不能继续了。从最简单的资源的衰竭、环境的破坏,一直到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失衡,劳动群众不能享受高速增长所带来的利益,出现了收入差别拉大等一系列的问题。另外一个碰到的严重问题就是腐败,腐败蔓延深入到整个社会机体的每一个部分,而腐败的严重程度又造成了贫富差别的进一步拉大。这样不但造成了经济问题,而且会产生严重的社会问题。
    
      “我们在写作过程中针对这些问题和它们的由来做了探索。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在上个世纪末期建立起来的体制,本身就存在一些缺陷,经济改革到了本世纪初,碰到了旧体制的一些核心部分,比如国有企业,改革到母公司一级就停滞不前了,因为它触及到某些既得利益的核心部分。改革停顿以后,刚才讲到的这两个问题就愈演愈烈,以及它们带来的各种经济和社会矛盾也愈演愈烈。
    
      在这个矛盾激化的背景下,就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即顶层设计。中国的改革应该走什么方向呢?令人高兴的是,十八大在两种不同的方向、两种不同的顶层设计之中,选择了一个正确的方向。”
    
      当务之急:进行重点改革项目的方案设计和改革的总体规划
    
      吴敬琏认为,十八大对中国的走向给出了明确的回答。经济改革的中心是“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更大程度更广范围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政治改革则是要“加快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制度化”,“实现国家各项工作法治化”。这意味着,全面深化改革已经提到执政党的议事日程。
    
      他认为,实现全面改革必须完成三项工作:确定改革的目标(“顶层设计”);制定重点改革的方案,根据各项改革之间的配套关系,制定出改革的总体规划;克服阻力,把各项改革落到实处。吴敬琏说,为什么改革需要进行方案设计和总体规划?这是因为,现代市场经济是一个既复杂又精致的巨大系统”,“要构筑这样的系统,不能采用‘边设计、边施工’的办法,也不能由各个部门各自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施工和设计,然后将它们拼凑成一个体系,因为这样的体系是无法协调运作的。”
    
      吴敬琏说:“中国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他认为,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在已经进行和正在进行的基层创新的支持之下,由具有高度权威性的改革领导机构牵头,进行重点改革项目方案设计和改革总体规划,深入研究全面深化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明确提出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1/2013012223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