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徐琳:声援《南方周末》的原因和诉求
(博讯2013年01月10日发表)

    本人已经连续三天在广州的南方周末报社门口进行声援活动,期间不断有记者和市民问我为什么要参加这个声援活动,在此我做一个书面的回答。
    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篡改、编辑们的工作微博被迫上缴后,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对此感到非常失望,我觉得中国政府对新闻、言论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如果人们不站出来声援《南方周末》,不要求政府解除对新闻、言论的控制,那么公民的一切权利就都不可能再有什么保障。即使是一头猪,在被鞭打、屠杀的时候,也会发出叫声,而我们作为人,在受到侵害的时候,如果不能将真相公开,不能公开表达自己的诉求以获得援助、争取公平的对待,那是一种怎样可怕的情形?为此,我在微博和网上积极地参与讨论这件事,并且还写了一首诗:
    
    《南方周末》之殇
    
    一直以来
    你是一扇南国的窗
    播洒正义之光
    传送清新的空气
    带着普世价值的花香
    你揭露腐败
    抨击丑恶
    弘扬公平善良
    你崇尚自由民主
    编织宪政的梦想
    让水深火热中的国民
    看到民族复兴的希望
    
    而如今
    一只黑手
    拉上厚黑的窗帘
    把光明和清新空气阻挡
    从此南方没有了周末
    炎黄也没有了春秋
    真话不能再讲
    黄灯也不能再闯
    到处是雷池禁地
    人人是待宰的羔羊
    这曾经的希望之窗
    将被他们变成
    弥漫着恶臭的垃圾场
    《南方周末》之殇
    预示着民族的衰亡
    
    在微博上和网上,我发现有很多人都和我有共同的看法,尤其是元月6日晚上,声援《南方周末》的微博达到几千万人次,网上的声援帖子、发言也是铺天盖地,我觉得仅仅停留在微博、网上的声援是不够的,因为还有很多国民不怎么上网,何况当局一直对微博、网络采取压制手段,我们必须走上街头,向政府直接表达我们的诉求,并向那些不怎么上网的国民进行宣传和呼吁,只有让更多的国民参与到声援的活动中来,才能使政府对这件事情做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决。
    于是,6月7日上午,我来到了南方周末报社门口,发现已经有人在那里举起了牌子,有人在演讲,表达他们的声援和诉求,于是我也大胆地站出来参与到了声援的行列,举起了牌子,拉起了横幅,喊起了口号,演讲、朗诵诗、唱歌,用各种形式表达自己的心声。期间,不断有市民到来表示支持,也有很多网友通过QQ和微博表示支持,还有很多朋友打电话、发手机短信来表示支持,并有市民给我们送来了水、面包,还有人送来了纸和笔让大家现场写下他们的意愿,还有很多人在声援横幅上签名表示支持,给我和同仁们极大的鼓舞。由于我们行为和表达的理性,维持秩序的警察没有对我们采取粗暴的干预,只有一个音喊的口号过激被警察带走。到了吃饭时间,我和新认识的同仁们一起去吃饭,实行AA制。
    后来,来了一些人,举着毛泽东头像和国旗,喊着反对《南方周末》、拥护共产党的口号,并与我们辩论,甚至故意制造冲突,我们都理性对待,避免与他们冲突,对于一些被他们挑衅而与之对抗的人,我们也进行劝阻。我们认为,他们也有他们表达的权利和自由。社会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根据大多数人的意愿来做出决定。事实上,他们的人比我们少得多,围观他们的人也很少,这也正是他们经常过来挑衅我们的原因,因为他们觉得太孤单、没有意思。不过,警察似乎有偏袒他们的迹象,总是劝我们离开,却不管他们,对于他们的挑衅行为也不及时制止。而更令人气愤的是,后面的两天时间,有一些之前来参与了声援活动的人没能来到现场,据了解,他们被国保抓了,限制了自由,或者被遣送回原籍地,甚至有人被殴打。我本人也接到住地派出所的电话,问我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说要找我谈话,并劝我不要参加声援活动。
    我声明,只要我还有人身自由,我就会坚持参加声援活动,直到有关方面妥善解决《南方周末》事件,我的诉求就是:1、要求《南方周末》事件的主要责任人庹震下台,不再担任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职务;2、要求将《南方周末》之前写的新年献词原版照发;3、要求将《南方周末》编辑们的工作微博帐号归还给编辑们,并将因此所封掉其他人的微博、QQ、博客解封。
    此外,我要求国保和有关机构立即停止对公民人身权利的侵害,不得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并对打人者追究责任。
    以上只是我就《南方周末》事件向有关方面表达的最低限度的诉求,我认为这是当前完全可以做到的。当然,我希望中国以后能进一步实现废除新闻审查制度、充分开放言论自由,给人民选举权,实行多党制,最终实现宪政民主。
    据悉,广州国保支队的支队长已于9日非正常死亡,不管他是因什么原因死亡,希望国保们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在一个不合理的制度下,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没有保障的。只有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大家才都会有足够的保障。
    
     徐琳 电话:13751710325 QQ:95478404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3/01/2013011018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