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博讯2012年11月26日发表)

    
    
    
    
     腾讯微博“奉天将军”说,本届为延揽民心,有刮骨疗毒之准备。但同时,对党禁将更加严厉,尤其增加对众望所归的民国宪政派的打击。
    
     十八大召开之时,我去厦门被旅游,同时腾讯和新浪微博被关闭。回到北京之后,发现两个地方在也无法用“陈永苗”注册,新浪微博用相关的注册,一经发现立即注销。这次的微博言论管控,与十八大关系不大,而与我参与鼓吹的“民国当归”思潮。在新浪的民宪派微博,如高氏兄弟,书海飘香,湛蓝空气,马天仁等被注销。
    
    在《大陆民间兴起民国热》中,我说,我从百年民国历史,以及对太子党的有限接触出来看,我直觉觉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将是对未来几年在台上的太子党执政,形成最大冲击的思潮。尤其是民国当归,我打了一个比喻,就像一个人谋财害命篡夺了别人的财产,总是担心害怕原东家找他要。一提原东家,精神高度紧张。
    
    在《80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中,我说,民国当归将中共重新抛回与外敌勾结叛乱的共匪历史原貌,就像一个少东家归来,向霸占的强盗索取祖宅,对他们,有着心理上最大的威胁,以及话语权上的最大爆炸力。有一次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和李伟东主办思想论坛,我去参加,李伟东一开始就介绍了当今六大政治思潮,说道最后一派,就是我们的“改革已死民国当归”。太子党张木生在会,听到之后,立即发作,说还有这种诉求,说我是妖怪愤青,有本事去当谭嗣同。
    
    太子党习近平担任总书记与海内外新闻记者见面时致辞说的,与过去的官话套话不同,围绕民族复兴与反腐败。这不再是,或者已经摆脱左右之争的高度,回归到共产党诞生之时的民族主义高度。反腐败同样是嵌入这个高度,作为妨碍民族崛起的敌对因素而存在。民族是太阳,共党就是月亮,在漫漫黑夜中渴望光明,共党就成了光明之源,如此日月不可分,有太阳必须承认要月亮,只要求强调民族主义,就必须承认共党的领导。
    
    就政治矛盾而言,改革是一个进一步产生自然状态的进程,越改革矛盾越大社会政治冲突越激烈。权贵官僚集团去政治化,也会产生自然状态。目前来自底层的思潮把这个本来面目呈现出来。1949年之内的左右之争,都在毛主义之下,毛左毛右之争,其争论的结果,是这么一个需要决断的悬崖:新民主主义还是终结训政立即实现宪政。
    
    这是一个不断回归1949年政治秩序原教旨的过程。太子党习近平上台,意味着如此原教旨道德的再次开始,网上传闻整风运动明年再次开始。回归到起点处,就是终点,首尾相连一循环。 放到民国以降的格局之内,当下红二代掌权是1949年陆独的最后一站,就是陆独的最后回光返照,就最后一站了。
    
     继共产主流意识形态破产之后,统治者大力支持文化民族主义作为替代的统治意识形态,迷魂剂和催眠曲。文化民族主义的兴起,不至于直接碰触政治,还是处在去政治化的大潮中,作为权贵官僚机器的口红和润滑剂出现,不会伤害抵触抵抗权贵官僚机器的掠夺和压迫。也就是服务于统治,为统治者政治压迫的工具。
    
     左右之争都在宪政与专政冲突的下面。维权与维稳的对立,已经取代左右之争,成为后改革时代的政治主轴,因此,会有新的一对政治矛盾,来统合整合对自己有力的因素,形成新的精神搏斗对决。这就是上升到伪国家与国家的民族主义高度的,共国与民国之争。
    
     不再是左右之争,也不是社资之争,这一些被民国与共国的敌对这对范畴所攫取,原有的思潮重新站队。共国就是专制,专制就是共国,民国就是宪政,宪政就是民国。右派自由派在即将来临的革命前面,分化为革命派和保党派,自己将不存在。
    
    如此是根据手段之残忍与结果的恶毒,而不再是根据宣传口号与乌托邦目标之美好,来判定共国。一起美好的目标归于民国,而一切卑劣恶毒的手段,归于共国。共国由于就是权贵官僚体制,散失了任何自我更新自我改造的能力和空间,也就是改革之死。社会主义理想和美好目标不再内在于共国,而是游离脱离出来,看清楚就是光秃秃的暴力机器和权贵官僚掠夺机器。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1/2012112609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