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博讯2012年10月31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2年10月31日讯) 今天是蒋介石冥诞125周年。微博上很多人纪念他。北京和其他地方,有朋友开生日纪念会,为之庆生。
     有朋友聊天说蒋介石日记里写着,要民众不要崇拜他。以教主崇拜的方式,还是平等兄弟方式纪念?想起了圣经中耶稣把自己当做教徒使徒的伙伴。《仙剑奇侠传》中拜月教主把状元老七当做兄弟,因为他揭示拜月教主不信教义。《孔子是丧家狗》讨论的时候,我也把孔子当兄弟。
     基督教对律法和圣经也有偶像崇拜,但在上帝的无上光辉之中,这种毒素归于消失融化。领袖和元首处在维护共同体必要,而被迫让自己成为民众崇拜的教主和希望民众成为自己的伙伴与兄弟之间痛苦徘徊,如何利用前者且驱赶前者,且臻于后者。于此,我想就是回归到阿伦特在《马克思与西方政治思想》中说的最古老的王制,就是王者和他的伙伴的共同行动事业。
     传道人凌风雷和我说起来他的看法:美国总统奥巴马与民众时伙伴关系。美国落实耶稣的方案,应该就是政教分离。美国总统是一个最稀薄的国家宗教的祭司,稀薄到了几乎没有的位置,其承担的礼仪功能,与英国女王与日本天皇差不多。只是一种自然地情感因素。宪法认同反对精神法权进入政治,精神法权如教会牧师,不可获得政治强力,二十世纪对宪政的偏离,除了组织军事力的不断更强大反过来吞噬了人的生存外,就是不断地法外精神权力进入政治写入宪法,就如国共都把自己的领导权写入宪法,一个比一个狠。北洋时期最好,因为两方面都干得微弱。
     总理遗教或者元首崇拜,在民主国家中,也许是必要的恶,用来凝聚人心的必要手段,但是这个必须是时机成熟就要拆除的脚手架,而不是永恒的圣殿。它是一种反方向的堰塞湖,虽然很容易把凝聚举起来,但是合众为一的人,是有病毒的毒人。如毛粉,蒋粪。不能为了当下的有效率的凝聚,就不择手段,引进被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驱除的魔鬼。从纪念蒋介石诞辰的方式来看,儒家在民主转型中的作用,是导向专制肯定是没错的。老蒋的口头禅是兄弟我。孙中山拒绝一个老人的跪拜礼。
       共党指控蒋介石法西斯主义,并非毫无依据。曾发动新生活运动的老蒋,当时与意大利德国法西斯心心相惜,差点加入德意日轴心国结盟。要不是日本与中国毗邻,要土地没法不攻中国,也许中国就像德日那样完蛋了。付诸于传统或道德,从来与灾难一体,要么文革那内部血腥,要么对外血腥。道德是大规模屠杀。
     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国父地位的成立,是在依赖于蒋介石的掌权。孙中山在辛亥革命前后的抗争过程中,其作风距离宪政共和甚远,幸亏一生都是做了三天皇帝的程咬金,没有长久地坐在权力巅峰,否则一定被权力腐蚀灵魂,如何是一个长久的精神领袖圣人。权力有着魔鬼的性质,掌握权力就意味着往往要通过作恶来达到目的,久在权力巅峰者,如蒋介石被当做圣人崇拜,当做道德楷模来仿效,一定有着极大的反座力和破坏力。政治领袖不能崇拜为宗教领袖,必须政教分离。
     且将来的设置,并不服从当年塑造为国父的历史必然性,必须面对当下的现实以及复杂的历史积累问题:经过1949年之后,以及各种复杂的政治因素,如很多人支持伪毛国父,以及孙中山与后来国共专制的瓜葛,“唯独孙国父”将引起巨大冲突。
      崇拜依赖于宪法和宪政制度,而拒绝国共两党的“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把国家或者政治精神仅仅在扣在一个人头上,这极端危险。美国有着诸国父这个群体来承载,即使其中一个败坏,还能保持奠基者的权威,若其中一人做得更好,更加光辉之。民国诸国父的提法胜过孙中山崇拜。总之诸国父的提法胜于一个国父。且宪政民主强调崇拜国父,却是一种危险的自杀倾向。一种民主进程的堰塞湖,一不小心南辕北辙。
     几乎所有伟大国家,立国之初都是幸运和偶然让其过关。如马基雅维利的所论罗马共和国,但之所以可以获得幸运,是因为坚守宪法,拒绝把其中的强有力者当作拯救的神灵。如果民国诸政治力量皆如是,没有孙中山二次革命的裂国和北伐的武力统一,后面的独裁专制格局也不会形成。不管内忧外患,不可金牛犊崇拜。为了战胜魔鬼,把自己变为魔鬼,结果还是魔鬼的统治。美国和罗马的历史证明,并不是为了战胜敌人,采取敌人的路径,而是坚守正确的东西,才是战胜敌人的方法。
     一个民族国家的政治精神,依赖于世界历史进城,依赖于整体氛围。老孙和老蒋说什么所作所为,只能作为证据,用来辅证,并不能决定一个国家的政治精神。国家高于任何个体,包括国父。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10/20121031114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