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吊诡的吴英案
(博讯2012年04月01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真相调查团”成员黄宝松
    
     (参与2012年4月1日讯)2006年12月20日至28日杨志昂、杨卫陵、楼林盛等人纠集一伙,为了鲸吞吴英本色集团的财产,以收帐为借口、对吴英实施绑架,时间长达8天之久。除将她随身携带的现金、手表、金银珠宝洗劫一空外,还逼迫她交出公章、营业执照、房产证,并强制其在拟好的授权委托书和几十张空白纸上签字盖章,完成了这些可制造假合同、假证据、能假法律之手,将吴英置于荆门等两处房产顺利裁决到这伙歹徒名下之后,吴英才在‘不许报案’、‘否则将你沉河’的威胁下被释放。 (博讯 boxun.com)

    
    吴英没有屈服于这伙犯罪分子的压力,第二天(29日)就在朋友林卫平等人的陪伴下,到东阳公安局报案。接着她又将收到装有两颗子弹头的恐吓信一事再次报案。按理、东阳么安局对这种重大刑事案件,应即刻立案侦察,将杨志昂等一伙绑匪缉拿归案,并绳之以法。就算吴英借了他们的钱,给他们的行為也披不上合法外衣。难道放款的人就可以将借款人控制起来为所欲为吗?非法剥夺他人人身由,明目张胆抢夺他人财物,是对宪法和法律的公然挑战。
    
    ‘人民公安为人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吴英报案时还是本色集团的法人代表,属予真资格响当当的人民中的一员,她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就不应受到你们东阳公安的保护吗?那为什么你们对她的两次举报却不予立案呢?真可谓怪事处处有、只有东阳多了。这不能不叫人怀疑其中有鬼。莫不是因为杨志昂是本土律师,与你们常打交道,熟稔当地公检法的‘潜规则’,少不了彼此狼狈为奸,干过些拿钱捞人、捞钱放人的勾当。如今面对自已知法犯法铤而走险的严重罪责,不惜花大价钱来搞“勾兑”摆平此事,就理所固然了。
    
    更令人不敢遐想的是,东阳公安中的腐败份子与杨志昂一伙组成“警匪一家”,共谋瓜分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财产,才由杨志昂一伙出面进行绑架的。如果不是背靠强有力的后台、有恃无恐,身为律师,掂量得出自己所作所为分量的杨志昂,显然不会去犯这种很快会毕露无遗的大案、重案的。同样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的杨志昂,吸存共6600多万,有3300多万尚未还清,可关押数月之后,却取保候审,其余一干人等则分别判刑,年纪轻轻的女孩吴英领受的更是极刑。这种显而易见一碗水未端平的不公正,恰好成了上述揣测的有力注释。“小荷才露尖尖角”,吊诡吴英案的一角已经撩开了。
    
    东阳市政府在查封本色集团资产的公告中称:刑拘吴英是因人举报她非法吸存。这纯属替东阳警方张目的一派谎言。事实真相正好与此相反,把钱借给吴英办企业的十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向公安局举报,说自己上了吴英的當、受了吴英的骗,都坚信吴英会还钱给他们。用带点黑色幽默的话说,吴英到东阳公安局报案,陈述了她遭绑架的详细经过,势必洩露其举债做生意的商业机密,这无异于自投罗网、自己检举自己。凭着国家机器、压迫工具赋于的职业敏感、东阳警方从吴英的举报中,获得了大量方便制作大案、要案的信息,未经“十月怀胎”,吊诡的吴英案就“分娩了。其吊诡处除以上说到的外,还能列举很多很多:第一,混淆罪与非罪的界线,把向11位亲朋好友的民间借贷行为,深文周纳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陷人于罪再从而刑之;第二不顾程序正义,在无受害人报案、又无北京警方到场的情况下,东阳公安直扑首都机场强行将吴英押走,且未向当事人出示任何法定手续,其横行霸道与绑票何异;第三到首都机场去拘捕吴英的警员,偏偏是她前往东阳公安局报案,称自己被杨志昂一伙绑架时,现场作笔录的卢玉芬,蒋玉翔等人。如此巧合,暴露出巧合背后必有蹊跷。第四,案子尚在审理期间,当局未经所有者许可,就迫不及待地拍卖吴英和本色集团的资产,拍卖广告上登着经侦大队干警张武的大名、及供联系的手机号码。张武还对吴英讲,为了便于拍卖,他们私刻了本色集团的一枚公章。够了,凡此种种难道尚不能证实吴英案很吊诡吗?
    
    因此、为了查清吊诡吴英案的种种谲异,查清事实真相,查清地方权贵、黑恶势力相互勾结、草菅人命的各种罪行,还吴英以清白,切盼最高法院驳回一、二审法院人神共愤的滥权判决,异地重审或自行提审吴英,给作恶者以惩处,还吴英以清白。如此则创业的民营企业家们幸甚!建立健全公平公正的法治社会幸甚!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4/2012040122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