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许志永为承德村民到最高院被法警打四个耳光
(博讯2012年02月14日发表)

    许志永微博信息:今天为承德四村民历经17年的冤案第41次到最高院申诉,在接待大厅用手机拍照,被三个法警拉到里面,010100号法警在夺去我的手机后又把我按在椅子上打四个耳光,你们怎能如此对待一个普通上访者,怎能如此冷血跋扈!就承德案致王胜俊院长的第四封
    许志永为承德村民到最高院被法警打四个耳光


法警为何如此跋扈——就承德案致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的第四封信

    来最高法院申诉大厅有8年的历史了,是为一个冤案。河北承德陈国清、朱彦强等四位村民被指控1994年抢劫,过去17年的时间里他们被五次判处死刑和死缓至今仍在狱中,而他们确实是无辜的。今天,我和朱彦强的母亲来到最高法院第41次申诉。
     七年前,在北京南站北边的最高法院申诉立案院子里东侧的那个门,我曾经亲眼看到有不止一个访民被法警拖进去野蛮殴打,2004年8月16日甘肃65岁的王云顺被法警野蛮殴打后第二天凌晨死在申诉大厅旁边的胡同里,那天引发了愤怒的访民与警方冲突。七年后的今天,最高法院申诉立案大厅搬到了红寺村这个更为偏僻的角落,大厅更气派了,四周挂着“为人民司法为大局服务”之类的红色条幅,法警表面上看态度也更温和了,但是,最高法院骨子里的傲慢与嚣张没有改变,一个普通公民仅仅因为在接待大厅里拍照被三个法警拉进去,夺去手机之后,还被010100号法警按在椅子上打了四个耳光,这就是我本人今天下午的遭遇,不,其实这和我本人没有关系,我不在乎自己的得失,你们当时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在乎的是,你们怎能如此狂妄野蛮地对待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
    
    法庭内部不准拍照录像的规定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这不是法庭,这是接待大厅,我录的不是审理案件过程,而是法警恶劣的态度,你们禁止拍照的理由是“最高法院的规定,国家机关周围150米内不准停车和拍照”。我跟法警说,最高法院不等于法律,你们的土规定没有任何法律根据。010051法警对另一个法警说,“查查他是不是律师,如果是律师吊销他的执照!”你们是谁?你们把律师当什么了?
    
     我的当事人,朱彦强的母亲60多岁了,奔波上访17年落下一身病,她为了这次申诉,昨天输一天液,今天清晨到这里,在大厅里还在吃药。我们从上午八点半等到十一点你们下班,然后从下午一点半等到四点你们又要下班了,怕身体受不了,她买好了明天中午回程的火车票。她如此执着,因为1994年8月16日案发生那个夜晚,她的儿子21岁的朱彦强正躺在家里输液,她亲自从医生那里找到了输液处方,这无罪的铁证,后来被河北高院隐匿了。四个家庭,十几年奔波之后大都认命了,如今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坚持,去年10月最高法院的法官还说等记录申诉了十次就能立案了(不知道你们怎么记录的),今天就是你们记录的第十次,她满怀希望。她等了整整一天,前去询问无数次,法警冷冷地回答,等着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厅里数百位上访者他们绝大部分都来自外地,在这里耗上一天然后走了,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你们还居然张贴一个规定,如果被叫到了没有答应,六个月不再接谈,我们去年就曾被你们这个规定惩罚过。你们就不能跟他们约定一个时间吗?你们就不能给他们一点点尊重吗?
    
     “河北的杨淑霞,快点!”这么多年在最高法院申诉大厅我听了太多这类充满不耐烦、轻蔑甚至仇视的叫呼声,无论外表装饰多么光鲜,这声音传达的骨子里对人民的冷血、傲慢与跋扈令人齿寒。但是我们不会放弃。明天,我们会继续到最高院申诉。
     许志永 2012年2月13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2/02/2012021400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