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乌坎经验” 能否成为普遍模式?
(博讯2011年12月30日发表)

    来源:“巴黎动态”转载于 法广中文网站 rfi.fr
    
    
“乌坎经验” 能否成为普遍模式?

    
    资料图片;乌坎村维权运动。“巴黎动态”综合网络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张文中

历时三个月、海内外瞩目的乌坎维权事件,终于在广东当局让步下,获得和平解决,一场一触即发的官民武力冲突得以暂时化解。今天的中国观察,要向大家继续介绍有关乌坎维权风波的分析评论。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李平的评论称:“的确,广东省委强力介入乌坎徵地问题,缓和了官民对立情绪,避免了流血冲突的扩大及军警镇压,应记一功。但是,当局採用的手法是人治而非法治,其承诺随时因官员的调迁或态度转变而失效,境外记者撤离后,官员是否履行承诺不无疑问,而且,乌坎问题只是暂时被压制,并未解决” 。“要从根本上缓和官民矛盾,要从根本上保障村民的利益,只能诉诸民主、法治的机制,不能寄望于高官良心发现当一回包青天。村民委员会作为村民自治组织,其法律、政治地位必须得到尊重、保障,地方官员必须放弃对村委会选举的操纵;而要让官员尊重民意,尊重村民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更有待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机制的形成” 。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乌坎事件有其独特之处,以目前内地仍以防堵打压对付维权民众,相信‘乌坎经验’不会成为普遍借鑑模式。” “官方把这些事件,视为‘经济社会转型期矛盾高发的必然表现’,这个断症,偏离了事态本质。归纳各地类似事件,基层官员贪污腐败才是根本原因。所以,若内地当局不自欺欺人,则这类事件,将之界定为‘基层干部贪污腐败鱼肉人民的必然表现’,才符合事实。”“地方的问题错综複杂,也不可能一下子解决,只有推动政治体制改革、发展真正民主、厉行法治、加强舆论监督,才可以逐渐扭转这种局面。否则,以内地处于压力煲吱吱作响的状态,经济崛起了,可否持续发展?是一个使全体中国人都忐忑不安的问题。”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张华的评论称:“今次中共处理乌坎村事件,改用怀柔策略,绝非忽发慈悲,而是村内有10多名外国通讯社及美国、英国、香港的记者,他们目击村民的抗争,将村内情况告诉全世界,令乌坎村变成国际焦点。中共以武力镇压新疆及西藏骚乱,已饱受抨击,若连村民和平、合理的抗争,在外国记者众目睽睽之下,竟敢使用极端手段镇压,必遭国际社会更严厉的批评,北京的国际形象必将再受重挫。”“正因有境外记者,他们才有所顾忌,无法关门打狗的血洗乌坎村!”
    
    香港《信报》署名练乙铮的评论称:“乌坎村的自治组织成立于本月初;其时,村干部、公安怯于群众运动声势,一个不剩落荒而逃,文件等物品都来不及收拾” ,“它的民主选举是在整个中国大陆60馀年一党专政、党势大盛如日中天的情况下出现的,对中共而言,说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 “革命者得天下之后腐化堕落,最后成为革命对象,中国的二十六史,从汤武革命起,大抵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及至中共,一个以农民运动起家的皇朝,再一次从搞土地改革堕落到搞土地掠夺,从根基底部动摇了自己政权的历史合法性。乌坎事件一叶知秋,向大家提示:中国历史似乎并未走出毛泽东满怀自信以为已经走出的‘历史周期律’。”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社论称:“明年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充满了挑战的年份,中共十八大将进行领导班子的大更替,时机点尤其敏感,社会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涟漪效应。外部环境也不见得轻松,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延烧,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等的影响已经开始波及东亚,依赖出口的中国已然感受到压力。这些内外因素都意味着中共必须尽快摸索出一条治理新路,以便能集中精力克服发展路途上的困难。” _(博讯记者:巴黎动态)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2/2011123016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