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博讯2011年12月30日发表)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摘编:石涛
    
    韩寒的三篇文章篇幅不长,但由于其本人的影响力,以及三个题目触动中国社会神经而引发激烈争辩。本台在此转载网络上的部分观点。
    
    韩寒论“革命民主自由”文章引发互联网激辩

    (发表在Twitter上的观点)
    
    Qi_JX V
    
    韩寒几篇文章就这么多知道分子跟着讨论 这恰恰说明了这些年来中国知识界的悲哀和犬儒--只能跟着个从前眼里的小屁孩儿后面起哄。如果你们的理论真的如此正确如此能解决当今中国的矛盾你们应该早已影响全国了。无论观点与否韩寒都是个有担当的年轻人 这是任何教育都希望达到而又最难达到的目的。
    
    fengqingyuehu: 韩寒是错的,不能从革命可能的不良后果就否定革命的正当性。革命之后的新政权是否是真正的民主,要看政治制度的设计以及社会力量是否强大。
    
    mranti Michael Anti
    
    韩寒这篇《谈革命》的文章没什么,就是他读书太少而已。台湾1980年代党外运动推动民主化的时候,国民党的启蒙者改革者拒绝民主化都是类似的腔调:不遵守公德的人如何能谈民主、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之类。结果都是屁话,还不是正常民主化了?
    
    kcome ☆腿叔☆
    
    韩寒新博文不错,一如既往,少调侃,稳了不少现实了不少。对于个体讲,还是随便瞎想想少少关心些就好,社会和政治跟你有关系但真别觉得这是个可操作的玩意,每个人从自己做起,学知识学素养学有人性的正常的人格,比讲什么暴力都强。哎,说了也是白说
    
    bitinn 比特客栈的寻行数墨
    
    韩寒思路很清楚--凑合活着吧,中国就这水平。我突然觉得他是被独唱团的哀歌伤透了心。亦或许,满是小四照片的西门子冰箱被砸之后,他每天少了一个倾述心事的对象。这一刻不是政府让他走下神坛,是他自己请求离席。
    
    qiumazha 秋蚂蚱
    
    读完韩寒的《谈革命》,首先祝贺韩寒转型成功,比我更激动的当是司马南,而权力则会心一笑,显得很镇定。本年度最大的维稳成果应该是把韩同学的F1底盘改造成了悍妈的底盘。其次,终于发现聪明不等于智慧,前者是爹妈的功劳,后者是修行的结果--良知有时都无能为力。
    
    cctvWeb 舒廖志
    
    在韩寒的《论革命》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是很愤怒的一件事情吧。
    
    hnjhj Jian Alan Huang
    
    韩寒的这篇文章其实表达出的也是一种对于民族性格的失望,这点上来说我也是挺赞同的,这是中国有理想的青年必然经历的一个过程。他的观点其实是说,就当前中国而言革命不太可能发生,提高国民素质后自然会发生(或者也可以说没有必要发生)。这应该还算是对于中国现状基本准确的描述。
    
    isaac Isaac Mao
    
    韩寒没有什么问题,也不存在思想障碍,是读者不是从前的读者了
    
    读了韩寒的文章,好像是他3年前的水准吧。有些时候,不进则退。网络都在进步的时候,有些人也就慢慢地平庸了。
    
    wenyunchao 北风
    
    韩寒这篇东东把是否革命能否革命的话题抛给他的读者,也不错。
    
    digitalboy DavidZhang
    
    韩寒的意义不在于告诉你什么是革命、民主,而是告诉大家革命和民主是可以谈的
    
    LEMONed LEMONed ♺
    
    韩寒稍微「政治不正确」一下,就引发大堆讨论甚至激辩,这不很好吗。比以前大家看完文章只会说「韩寒好牛逼」什么的来得牛逼多了。
    
    aiww 艾未未 Ai Weiwei
    
    没有看到辩论,就文章而言,太落俗套的腔调,向权利倾斜的立场,乏于认真的论述,过于默契、几近谄媚的论断,主动放弃和偏颇的贬褒。。。适合环球时报采用。
    
    说来说去,韩寒承认自己是个反革命分子。
    
    mozhixu 莫之许
    
    韩寒没啥好批评的,连岳以前在牛博写"等爸爸死掉",也挨了一堆骂,其实观点无所谓,我黑韩寒主要还是水平问题,提醒哈年轻人注意鉴别而已。
    
    真实的韩寒和经过团队策划包装推出的公民韩寒可能不是一回事,但很可能曾经被广泛赞许和如今饱受争议的韩寒都是策划包装的产物,都不是真实的韩寒。
    
    goingstudio 星光
    
    韩寒的新文章前半部分基本认同,最不认同的是他说普选不能改变中国,普选还是共产党胜。还有他把中国未能发生变革的原因归结为国民素质问题,并指望着国民素质提高后自然发生变革,此点我也无法认同。
    
    普选不管是不是共产党赢,对老百姓都是利好。韩寒自己也说了,共产党钱多可以花钱买选票。普选本来就是竞选者"贿赂"选民,共产党可能不会明目张胆花钱买选票,但是为了取得支持一定会做很多惠及底层民众的工作。这还不叫改变中国?
    
    flyingpku 北大飞
    
    韩寒有几个问题没琢磨清,写了篇文章里有错,知道了就行了。不是什么大事儿。奇怪的是一帮「老前辈」争着抢着摆起pose要教韩寒钉扣子,谈起啥韩寒没读书没上哈佛还是不行。不就是憋了好久要在韩寒身上过教导年轻人的瘾吗?我看幸亏韩寒没上哈佛,上了就算懂了咋钉扣子,变成你们这德性,还有啥劲?
    
    cxzj 春夏之交
    
    韩寒连续两篇博客激起喧嚣义愤一片,他只是站在某种角度陈述了某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事实和常识,如果你不是非要极端化地解读,其实并无大错。中国未来政治转型的图景本来就是一个天问级的难题,各人有各人的判断,各自表述就好了,有必要现在就急着划线站队非此即彼吗?
    
    FourTeethCN 张yingbo
    
    杨威利说过:最坏的独裁会诞生最好的民主,但最坏的民主会诞生什么我们不知道。韩寒的确错了,不打倒最坏的独裁,何谈民主?自上而下的改良不可能没有独裁残余,两个例子德意志第二帝国和沙皇俄国的结果。一个出了纳粹一个出了社会主义。
    
    lihlii lihlii
    
    韩寒被环球时报选秀,被历史反淘汰了。
    
    tianhua123 田华
    
    韩寒引发的大讨论总体来说朝一个良性的状态在发展,这一点保证了这样的博文到现在还木有被和谐掉,归根结底还是文章本身没有越雷池一步,不然的话某某和平奖又该关注中国人啦!
    
    xumingliu 刘旭明
    
    韩寒谈自由,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收敛一下,问问我们自己是否有真正的自由,在当今的世界,基本上还是自由要以金钱为前提,只有金钱会让我们感觉到自由,也让我们有可能摆脱对金钱的依赖,当金钱让我们迈入了自由的边界,那时就不应太多关心金钱,因为自由已经获得,何需再要金钱。
    
    fufuji97 fufuji97
    
    不理解韩寒文章的人,在我看来属于脑子不清晰的,中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国家的体制在从威权形式向极权形式倾斜,如果到了极权形式,基本只有革命一条路了,后面的暴力和动乱就殃及民众,韩寒思考的是如何把这种倾斜拖住,使他往回走,威权形势下过度成民主形式代价往往小。
    
    liuhanghai123 刘航海
    
    很多人在读韩寒的文章时不自觉地跟一些立场、主义、观点产生了一种没有契约的默契。认为韩寒的文章必须也只能代表这些东西,有倒戈,哪怕有偏差都是谄媚。现在,韩寒一审时度势地拐弯,好多人就受不了,认为韩寒破坏了这种默契,很多人就撕毁了契约,给了自己一个教育人的理由。事实上,你我他都没变。
    
    ellenevan Elan
    
    韩寒只是个想要自由成长过普通日子的普通青年,他对灌输式教育出于本能的反抗保住了他的自由思想,有点思想的青年总是那么不合群,就像正常人在疯人院显得那么格格不入。很多人的自由思想像韭菜一样被割了又割,怕长出来又被割掉,于是干脆不长了。
    
    nuochan 陳諾
    
    韩寒素质太高适合受专制
    
    Yisuca Yisuca
    
    记得以前Times采访韩寒,也引起争论,说Times对韩寒这个中国亿万青少年的偶像很失望,有骂Times的,有替韩寒抱不平的。我就奇怪了,本来韩寒就是一个普通正常的邻家大男孩罢了,只有在一个不正常的国家他才会有机会成为偶像--因为能像他这么正常普通是多么的稀罕。
    
    qixii 杀出个黎明
    
    过去一周,韩寒的"声"(名声)价跌得比蒙牛股价还惨。
    
    (发表在新浪微博上的观点)
    
    金笛进士:韩寒不说俏皮话了,这是一个信号。虽正经谈自由民主让他暴露短板,但可见商业化文人也受不了,不自由直接损害文化个体户的发展。在政治权利上,插科打诨的时代终将过去,统治者巴不得你把政治娱乐化,这样他们永远不会跟你谈判,大家都只哈哈哈。
    
    驭笔峰居士:没有一种变革仅仅因呼喊而成功,变革的真正意义,在于行动,在于改变每一个基本的群众,在于思想观念的传承、落实与内化--这需要时间,不是像韩寒所说,在三两年内就能完成的事情。谈自由,要自由,自由绝对不能是韩寒那样靠妥协得到的。就是得到,也只能是伪自由,不会是真自由。
    
    黄健翔:一个国家如果靠一个不到30岁的赛车手来操心民主、革命和自由这样的事并且要求他的话让所有人满意;与此同时那些70、80甚至90多岁的老人、智者们却沉默或者仅仅以解剖这只青蛙来证明自己的睿智练达,这个国家得有多悲催啊?有天这年轻人决定携妻带子移民,他还不得被口水淹死?他已经被各种绑架了。
    
    宁财神: 韩寒的说法不一定对,但因此而往脏里揣测他的动机,就有点不讲理。
    
    许小年:论争不问言者动机,不究对手道德高下。国人遇不合意者,好用动机、道德代替逻辑和证据,争到后来,只剩下怀疑和激愤,问题依旧。
    
    赵楚: 既然大家那么希望我正面评价下韩寒的论革命、论民主,我就直说了:韩寒对这些问题的理解和了解基本离入门还有十万八千里,那点可怜的有关知识也与他接近三十岁的年龄和巨大的名声不相称,我从不认为韩寒是现实的辩护士,他只是无知装深沉而已。某些知识人借推崇韩寒鼓励某种倾向是很阴险的装逼。
    
    Track9:韩寒的水准就是中学文学社的。我向来看不起他,他这群80后这辈子都离不开爱国。他新写的老三篇,头两篇没看,第三篇是同学转给我的,我扫了两眼。据说是谈自由,但恕我眼拙,没看出来。反而,他有句话很精彩,可以上红色横幅,挂在党校礼堂。"愿执政党阔步向前,可以名垂在不光由你们编写的历史上。"
    
    吴法天:今天下午将在四月网与司马南和染香谈革命民主自由。又把韩寒的三篇文章看了下,发现不少偷换概念,逻辑混乱,前后矛盾,夹带私货和文字游戏。韩寒认为现在不自由,但革命勿宁改革,寄希望于年轻一代,民主迟早会到来。易中天盛赞韩寒的"新衣",我却认为这只是文艺青年的美丽纸衣,风雨一打就没形了。
    
    刘旭明:韩寒谈自由,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收敛一下,问问我们自己是否有真正的自由,在当今的世界,基本上还是自由要以金钱为前提,只有金钱会让我们感觉到自由,也让我们有可能摆脱对金钱的依赖,当金钱让我们迈入了自由的边界,那时就不应太多关心金钱,因为自由已经获得,何需再要金钱。
    
    司马南:韩寒你还受限制?你一开车的半大孩子,有这么大影响力,连易中天这样研究诸子百家的人都陪你蹦跶,你居然还说中国如果给你更多自由,你能创作出世界性的作品来。韩寒说的是可爱的真话。
    
    刘焕强:韩寒的论革命,谈自由、要自由太火了。一个80后赛车手来主导一场民主和革命这样的话题,让所谓的学者情何以堪啊,想起当年韩寒退学时,央视等媒体集体批判他的反叛,还是老罗那句话厉害: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胡锡进:韩寒连发博客,他"不认为天鹅绒革命能发生在中国",认为"革命的最终收获者一定是心狠手辣者",因此支持"更有力的改革"。他还认为中共有8000万党员,3亿亲属,"已不能简单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阶层了","党组织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张鹤慈:【中国不需要革命,需要启蒙】需要不需要先不谈,就是需要也不能是韩寒这样的启蒙。韩寒的问题不是是否是高深的道理;商业化的今天必然会出现大众的明星,大众的明星也必然不可能高深。他的问题是他非要去谈他力不能及的话题。韩寒可以不去批评,但需要批评韩寒现象。
    
    (以上内容摘译自网络,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本文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Modified on 2011/12/3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2/2011123001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