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甘肃校车事故赔43万 悼念活动遭警方干扰
(博讯2011年11月18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1-18报导
     (博讯 boxun.com)

    甘肃校巴意外死亡人数增至21人。当局已订出死亡赔偿金额为43万6千元。兰州有数百名群众为遇难幼童举行追思会,遭近两百名警察干扰。(冯日遥报道)
    
    庆阳市委宣传部公布,5岁男童魏磊接受手术后昏迷不醒,截至周四晚离世,令车祸的死亡人数增至21人,其中19名幼儿。仍然留院的幼童中,有18人伤势严重。
    
    当局又公布对每名遇难者的赔偿金额是43万6千元,当中包括保险金及抚恤救助金。
    
    家长魏先生周五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庆阳市医院现时仍有10多名伤重病童留医,当中包括魏先生5岁大的儿子,孩子情况仍不稳定,不时发起高烧,家人十分担心。
    
    他说:“现时孩子情况仍不好,晚上发起高烧,仍在加护病房接受药物治疗,我们都在医院陪著他。”
    
    魏先生指,自受伤幼童入院治疗后,当局派来大批政府人员,每名家属均有两至三个政府人员在旁不时加以安抚,又叫家属们不要担心医疗费问题,家长每日均留在医院日夜看顾孩子,部份人索性在医院病房外打地铺。
    
    魏先生说,曾经有部份危重幼童的家长到医院找不到孩子影踪,估计可能被转往其他医院去,由于家长之间没有相互联系,不清楚他们追寻的结果及原因。
    
    魏先生指,获悉当局会为每名遇难者赔偿数十万元,他指暂未有考虑赔偿问题。他说:“这个曾听说了,但我们现时都不关心这个,现时最重要是抓紧救治小孩,要治好小孩的伤,等伤好了后再说其他事情。”
    
    当局未知家长擅自将病童转院,庆阳市医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又指现时院内受伤儿童的情况已稳定,没有生命危险。她说:“你问的问题我并不太清楚,但基本上所有留医病童,都脱离生命危险了。”
    
    微博消息指,当局为了做好维稳工作,派了大批人员,对伤亡者家属实行“四对一”安抚工作,令遇难者家属情绪稳定。榆林子镇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记者提问时指,逾百名工作人员包括领导全部前赴医院向死伤者家属做工作,至于是否藉此将家长控制,及将部份危重病童转往其他医院,藉此削减家长的凝聚力阻止维权,该工作人员未有回应。
    
    他说:“现时在我们这个办公室内的所有人员,已被分成12个小组,被分配到医院等地方为此事做工作,你问的问题,我向他们了解后再回覆你罢。”
    
    另外,在甘肃省首府兰州市,数百名群众响应网民呼吁,周四晚上7时在市内东方广场聚集,各人自备鲜花及蜡烛在广场围圈燃点烛光,为车祸遇难幼童举行哀思会,但群众聚集不久,就有大批特警赶到,筑起三重人墙将追思会场包围,只许出不准入。参加悼念活动的网民李先生向记者指,近两百名特警将群众重重围堵,又不断对群众拍照录像,曾有人上前理论受到粗暴对待。
    
    他说:“我们一直在现场据理力争,武警把封锁线越逼越紧,外边的人根本无法进入,有人被武警推倒,有很多人带了鲜花及物品,我们手传手把东西接过来放在中央,大约在8时10分左右,我们自己收拾现场的垃圾后解散。”
    
    李先生指,大约半个小时后,放在广场上的鲜花及蜡烛全被当局清理扫走,李先生指,群众只是希望向死难者予以哀悼及追思,无奈均被阻止。
    
    有网民谴责政府有钱搞“神八”,却不解决校车问题。作家慕容雪村在其微博上写著:“能买光全世界的飞机,却买不起一辆校车,能把卫星送入太空,却造不好一座小桥,能给别国花上数亿,却不肯多建几所小学,一年能吃掉几十艘航母,却要逼著孩子捐出午饭钱,聚十三亿之艰难,供数人之享乐,无话可说,只能感谢国家,强作欢颜。”
    
    此外,全国各地周四起展开校巴排查整治行动,其中江西省景德镇两辆校车周四下午被交警揭发严重超载,其中一辆只准坐7人的面包车,竟挤进了22名幼童,加上1名老师和司机,共有24人,超载近三倍半,当中有四五个挤著两个坐位,有的就乾脆站著。另一架普通客车只准坐8人,但截查时车上却超载近一倍,坐了15人,当中13名是幼童。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1/2011111823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