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校车安全反思,悲痛须化为变革力量
(博讯2011年11月18日发表)

    稿源:南方都市报
    
     距离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的这起校车事故,已经过去近两天时间,那份属于整个社会的疼痛在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人,无疑是脆弱的,尤其是在面对幼童屡遭安全威胁的时刻,那些属于成人世界的残忍显得异乎寻常的耻辱。该做点什么,又能做点什么?! (博讯 boxun.com)

    
     能看得出来,有关甘肃校车事故的处理,正在按照既有的那套常规应对逻辑循序进行。包括正宁县两位副县长在内的、“免不了责任”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受到停职问责,当地政府部门出台的初步调查结论,也从天气状况、车辆改装情况、驾驶人员和幼儿园管理层的安全意识等多方面对事故发生进行着原因的解读,其中当然也提到教育、交警部门的所谓“监管不力”,但却依旧给人一种试图将校车事故竭力个案化处理的别样感觉。
    
     与媒体舆论以及互联网的各方讨论做比照,官方的应对逻辑会显现出极为明显的路径差异。平心而论,不管怎样的善后处理,官员被进行怎样的问责,相较于永远离开人世的那些鲜活生命而言,都显得无关紧要。从内心而言,人们不关心、也不会在乎,那些被作为应急措施存在的所谓“停职”,除了避过风头再出山的套路,还能换来什么?这不是一县之内可以担责的严峻话题,谈及问责,这是政府架构层面的长期失职。回望那些被作为历史在梳理的以往个案,现实从未有丝毫改变,这是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情状。从事故发生到现在,人们所真正希望讨论的,不仅是作为个案的校车事故如何善后,而且是绝非偶然发生和存在的全国性校车隐患,是该到了彻底变革的时候。
    
     原本素不相识的人们,因为别处的一桩校车事故,开始共同的忧虑和追问。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惊羡于美国校车的坚不可摧,也搜罗出不少本土校车“坚固化”的些许努力。但一个要命的问题在于,最亟须进行校车安全化运动的区域,往往也是经济相对不够发达、财政资金也较为缺乏的地方,钱的问题,成为最迫切、最关键的瓶颈。当然,这并不是说,地方财政的不足,可以成为校车安全得不到充分保障的理由,昨日南都社论呼吁将校车投入纳入公共财政,亦立足于对政府在校车安全问题上的责无旁贷。因为人们心痛地看到,即便是声称“财政有限”的此次校车事故所在地,其政府办公楼配套设施的招标也动辄上千万元。更不要说,全国每年巨额的公车消费,实在不忍与寒酸的校车、简陋的校车进行比照,没得比,也不忍比,每次想来,怎能不满是眼泪?钱,从来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用到此处。
    
     需要提醒的是,对于校车安全事故的反思依然有适得其反的可能性。个案暴露问题,但问题需要的是直面和解决,绝非回避——— 不能因噎废食,把不合格的校车和幼儿园一撤了之,孩子重新变得无车可坐、无学可上。而这种可能性,恰恰又是极其容易导致的后果。靠侥幸来回避责任,用搪塞继续拖延问题的解决,都是在犯罪。强调和督促政府公共财政的介入,正是基于对现实困局的清醒认识,所有的难题必须有迎难破局的推动力,那么不妨从甘肃正宁的校车事故开始。不能漠视,无法拖延,因为这绝非可以用天气、人为等偶然原因就归结完毕的个案。讨论或许又会淡去,但每一次讨论都应抱有变革全局的尺寸希冀。孙志刚案可以带来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请让甘肃校车事故也成为中国校车安全的一个里程碑。
    
     于校车安全而言,政府财政的介入是必须要尽快开始的起点,但亦绝非一劳永逸的终局。将校车安全纳入政府公共财政的范畴,并且从一开始就建立严苛的资金监管与审计,只有在这些责无旁贷的政府努力前提下,民间的善心与关切,才有切入的起码言说背景。人常说,化悲痛为力量,这已然是最痛切的情感表达,如果悲痛最终无法化成变革的力量,如果一个民族要让她的孩子处于最危险的生活状态,遍尝苦痛与灾难,那将是一个国家、几代人都无法洗刷的耻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1/2011111809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