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萍等再赴临沂贺陈光诚生日抵达即失踪
(博讯2011年11月11日发表)

    
    自由亚洲电台2011-11-10报导
    
    本周六是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生日,江西的独立参选人刘萍星期四带伤前往探望,抵达临沂后,立即与外界失去联络,而另一位魏忠平也在赴临沂后失踪。而多位关注陈光诚的网民,已被公安限制自由。
    
    资料图片:探望陈光诚,再度失踪的刘萍。(刘萍微薄)
    刘萍等再赴临沂贺陈光诚生日抵达即失踪


    
    11月12日是陈光诚四十岁生日,网民发起的新一波探访及祝贺行动,当局采取高度戒备措施。有人因此被限制自由,也有人下落不明。星期四在微博传出维权人士刘沙沙的紧急消息称:刘萍、魏忠平等人再赴临沂,再次失去联系。刘萍的电话已打不通。魏忠平的电话,非本人接听,说明已被控制。
    
    关注事件的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当天告诉本台,他也看到刘沙沙发出的消息:“一般的这种情况根据经验联系不上了,两个手机号都打不通的话很可能就是被控制了。其中有一个打了魏忠平的手机可能是打通了,但是接电话的人是一个陌生人,一般往往就是手机落到别人手上”。
    
    不久前,刘萍因探访陈光诚,遭公安殴打,眼睛受伤,后到临沂市公安局报警,对方拒绝受理。记者致电刘萍的手机,显示关机,而魏忠平的手机先是无人接听,随后关机。记者致电双堠镇派出所,无人接听。
    
    刘沙沙因探望陈光诚多次被守候在东师古村口的黑帮殴打。10月27日,她在临沂火车站被公安带走后,一度摆脱公安控制,但随后又失去踪影,直到11月3日,她将被殴打后,头部受伤的照片发给朋友,各方才知她受到毒打。江天勇日前在北京见到尚未痊愈的刘沙沙。他说:“前几天到北京来,我见了头上包扎了,然后还有一个很大的血疤,说是去临沂之后被抓了,国保把她打在地上脚踢的,那个疤的伤口是踢伤的”。
    
    今年以来,所有试图探望陈光诚的人,几乎都有一段被殴打、抢劫等恐怖经历。而一些不惧威胁的网民,随着陈光诚四十岁生日的来临,再度被公安限制自由。南京网民“珍珠”何培蓉对记者说,她已受到公安限制:“我这边也是被上岗了,不让我去山东”。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的?
    回答:前天下午,我买了五点钟去北京的火车票,他们三点来钟就找到我了,不让我去北京,后来说不能出南京城。昨天、前天就一直跟我谈话,今天就是中午派了两个人来上岗。现在我才发现非常没有出息,我在这边工作的,我的学生还有一个负责我们家教活动的监视我,是身边的工作人员嘛。我说今天怎么能让两个老弱病残的来跟踪我”。
    
    曾试图和刘萍一起探望陈光诚的浙江网民“秀才江湖”告诉记者,他也受到公安警告:“警察找到我家来了。两、三天前,他们这些警察说要普遍意义上的‘喝茶’,想让我出去跟他们聊天一样的,说我网上的言论太激烈不和谐叫我注意点就这个意思,算特殊的警告吧”。
    
    陈光诚因揭露临沂当局违法计划生育政策,强行堕胎等,甚至随意抓捕亲属、逼迫家人交纳巨额罚金,受到广泛关注。也激怒了当局。其后被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去年九月出狱后,全家被软禁,至今超过一年。
    
    从今年初开始,越来越多的网民及各阶层人士前往探望,也有网民慷慨解囊资助这项行动。江天勇说:“以前关注这样的事情的都是熟悉的老朋友,但是现在网上关注陈光诚这个事情的,有很多新的人,不光是律师,有媒体的记者,还有以前我们觉得不可能关注这些事情的一些纯粹的生意人,做公司的、经商的、各行各业的人,关注这个事情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参与这样的事”。
    
    他说,随着相关消息在互联网热传,更多的人希望亲历陈光诚的现状:“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他也是中国人现代人权状况的一个写照。我们说以前一般警察打人都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个坏人,到最开始的不相信,之后发现真相之后就觉得这个太不可思议。去那个地方看, 一个确实是一个声援,另外一个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觉得这事是真的吗?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去了被打,路过205国道到那个地方都会遭到抢劫、殴打,警察是帮匪徒的,你报警没有用,到派出所你会同样受到警察的殴打。大家都越来越关注这样的事情”。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1/2011111121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