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美籍华人杭浩东十一过后将勇闯胡锦涛家门
(博讯2011年10月02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前纽约时报中国问题研究员 赵岩
    
    杭浩东在国家信访局被人山人海的场面所震惊
    美籍华人杭浩东十一过后将勇闯胡锦涛家门
    美籍华人杭浩东十一过后将勇闯胡锦涛家门
    这样烂国家级信访局机构设置还有意义吗
    杭浩东回国维权上访记(四)----逼上北京
    
    (参与2011年10月2日)杭浩东回国维权上访已有三个多星期了。本记者一直关注着他在国内的维权活动,并对之做过跟踪报道,但最近几天一直联系不上他,不觉为他有些担忧。经过几番努力,终于在今天挂通了他的电话。
    
    老杭首先对记者及关心他的朋友表达了他的谢意。他告诉记者,前几天他去北京上访了。由于人在外地,通讯不太方便,所以一时和外界断了联系。现在人已回到上海家中,情况较为正常了。言语间他透露出一种疲惫和无奈。
    
    记者对杭浩东去北京上访既略感意外,但又认为是在预料之中,不过还是询问他为何要千里迢迢车马劳顿地去北京,是否是对上海地方政府失望了。老杭回答说,正是如此。他告诉记者说,自9月13日在黄浦区信访办开了一次毫无意义,毫无成果的协调会后,黄浦区政府就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其后他曾去过上海市信访办两次,但每次都被告知他的案子已被转到黄浦区去了, 而市信访办所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至于对他的要求市领导解决问题的诉求,市信访办的工作人员不是无动于衷,就是认为不可思议和可笑。老杭认为,既然如此,那市信访办还不如改名为信访中转办也罢了。
    
    老杭说他也曾两次去找黄浦区信访办的焦科长,去查询他要求区领导解决问题的书面要求有何答复,但那在协调会上信誓旦旦地说老杭可以随时去找他的焦科长却又避而不见。而他给新上任的区委书记徐逸波的挂号信,公开信也如石沉大海。
    
    杭浩东说他是被逼上北京 的。地方政府不作为,根本无意解决问题,把一批又一批的维权者逼上了北京, 他也无奈地成了其中的一员。他说他在9月26日去了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信访办上访。那天他在一大清早就赶到了那儿,刚下车就闻到了人声鼎沸,看到了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聚集在那儿,估计有上万人左右,而四面八方还有一批一批的人不断地涌来。国家信访办接待处的胡同口两侧各排了一条近千米的访民队伍,每个人都伸长脖子眼巴巴地在等待着被放进胡同。而胡同内早已是人山人海,挤满了访民,据说好多都是在那里漏夜排队的。而那些警察和保安则声嘶力竭,疲于奔命地在阻挡一波又一波的想往胡同里涌的人潮,前面的还没挡住,后面的又涌上来了。老杭说这回是他去国家信访办的处女访,看到这场面,他愣住了, 惊呆了,不知所措地傻在那儿,脑子里则不断地闪过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的那些镜头。
    
    杭浩东说幸亏在一些身经百访的上海老乡的帮助下,他才在当天下午挤进了国家信访办的大门。大概是有幸沾了一个“外”字,他被安排到204涉外接待室,到那儿才发现竟然只有他老杭一人在等候接待,这一下子倒使他乐从悲来,稍稍松了口气。老杭说,他依照在美国的生活习惯,想问一下接访员的名字,以便称呼,却被告知叫她204就可以了。那204接待小姐倒也蛮仔细认真,问了他不少问题,边问边往电脑里输,和他以前在上海市和黄浦区碰到的接访员截然不同。老杭说他在心中对自己说,国家级的信访办人员就是和地方上的不同,看来有点希望。204小姐问题越多,老杭越感到希望大,甚至还希望她能多问一些,多输入一些到电脑里去。他认为这也许是他的问题受到重视的一种表现,或者是国家信访办要过问他的问题了。
    
    谈话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这对老杭来说是一次创记录的被接访时间,正当老杭为此暗自庆幸时,突然看到从204小姐身旁的打印机里飘出一张纸,那204小姐朝纸上迅速地盖上国家信访局的血红大印,然后朝老杭面前递将过来。老杭急速地朝纸上扫了一眼,只见那纸上白纸黑字赫然地印着:“你所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知悉,根据《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将转送上海市信访办处理。”老杭说他怔怔地坐在那儿,只觉得双眼模糊,仿佛身处上海市信访办。说时迟,那时快,只听见那204小姐“啪”地在键盘上按了回车键,然后站起身来对老杭说,“你的案子已转送回到上海市信访办了,你现在可以走了。”老杭说当他跨出204室的门时,深深地感到国家信访办的人员对现代科技真是掌握得炉火纯清,如此飞快地把他踢回到了上海,真是兵贵神速啊!如果解决起问题来也能这样,那广大访民真是有福了。
    
    国家花那么多的钱,养着这么多各级信访局的公务人员,其目的就是把大家的苦难当成球场上的足球转来传去,每一级信访办都知道自己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是他们如此热衷地欺骗各种访民。国家级的信访局还是继承计划经济时代的神秘传统,连名字都不肯告诉上访者,这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能的,由此可见中国的问题就是明知道旧的制度已死,对国家、对人民、甚至对中共本身,没有任何正面作用的制度和机制,但是为了假惺惺的面子和个别少数人的利益,却还要继续维持,他们根本置人民的死活而不顾——————。

杭浩东还关心地向记者询问了联合国中国公民控告团这几天的活动情况。记者告诉他公民控告团正在扩大中,又有新的成员加入了进来。前几天在联合国大会和人权峰会期间,抗议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很有规模,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老杭不无感叹地说,看来这回他是跑错了地方,摸错了门。

老杭告诉记者,待中国“十一”长假后,他要再去北京中南海勇闯胡锦涛的家门,看胡锦涛如何处理杭浩东的问题。
         
    本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Modified on 2011/10/02)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10/20111002120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