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郑州火车站潜藏黑劳工输送窝点
(博讯2011年09月03日发表)

    
    来源: 京华时报(北京) 
    
    “黑中介”门口的招聘广告牌。
    郑州火车站潜藏黑劳工输送窝点


    
    近日,记者暗访发现,在郑州火车站广场及周边地带,潜藏着一条黑劳工的地下输送链:一些外出务工者在此被以招工为幌子骗走,随后被有组织地送往各地,或者被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

男子被卖石场限制自由
    
    2011年4月份,来自河南省柘城县张桥乡的朱合伟进城务工。在郑州火车站广场,一自称是劳务中介的中年男子前来搭讪,主动要求给其介绍工作。
    
    “刚开始他说进厂干涂料活,每月1500元,包吃住。”朱合伟说,“我跟着他到了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一个60多岁的老板出来,当我面给了这人400块钱,然后就把我留下了。”
    
    朱合伟随后发现,包括自己在内,先后被送到这家旅馆的共有10多人,“有些人看起来精神似乎不太正常”。大家都被锁在房间里,吃饭由专人送过来。
    
    第二天下午4点多,在2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10多名劳工被运往山东省莱州市,并分别送到了当地的多家石料场里。
    
    据朱合伟介绍,自己所在的场里共有约30名工人,小的18岁左右,大的40多岁,其中多数是智障或残疾人员。场里只有一台机器,24小时不停,大家轮班工作。“除了环境差外,还限制人身自由。”朱合伟说,“院门口拴着一条大狼狗,围墙上安装了摄像头,还有专人看管,宿舍里放一个瓶子,夜里小便都不让出门。”

查处黑中介缺乏证据
    
    经朱合伟指认,记者找到了此前拐骗他的那家小旅馆。该旅馆位于火车站附近的马寨城中村,由于周边环境复杂,人员流动性大,显得极其隐蔽。
    
    在连续多日的等待和寻找后,在火车站广场,朱合伟终于指认出此前拐骗自己的“黑中介”。郑州火车站派出所随即将其带走讯问,但由于缺乏证据支撑,最终只能放人。
    
    前日,记者从山东省莱州市柞村镇派出所获悉,在接到朱合伟报案后,当地警方迅速行动,在相关“黑石场”刑拘了6名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三名少年奴工被卖外省
    
    13岁的翁小嘉等三名不谙世事的少年,在“负气逃学”的过程中,被郑州火车站附近的“黑中介”贩卖至外省“黑作坊”。
    
    6月6日,在河南省登封市一家武校寄宿上学的翁小嘉从学校偷跑出来,随行的还有两位同学:14岁的刘绍和15岁的孔强。17日,在将卖手机的钱花完以后,游荡至郑州火车站。
    
    “我们当时坐在火车站广场附近的邮政大楼下面,想着晚上睡哪?吃什么?”翁小嘉说。在这个过程中,先后有六七拨人过来搭讪。晚上11点左右,一位中年妇女过来,再次询问三人:“干不干保安?”带着能吃顿饱饭、有个地方住的想法,三少年来到了一家“保安公司”。第二天一早,三人分别被人带过去量身高,“刚开始他们说太小了,不能去北京做保安,后来说可以去杭州做足疗员,最后定下来说去河北做皮包。”
    
    6月18日晚上10点半左右,两名工作人员带着包括三少年在内的15人,在郑州站上车。19日早上,三少年在河北保定站下车,余下的人继续前往北京。
    
    “在站台上,当着我们的面,来接站的人给了‘保安公司’的人一个白信封,还露出一沓钱,信封上好像写着5000多的数字。”翁小嘉说,“这时候我们已经知道被卖了。”

嫌犯被抓后“取保候审”
    
    7月21日,刘绍的父亲接到了一条信息,称“打点钱来吧,打钱来我就能回家,打多点,2个人2000元,快点……我在河北打苦工……翁还没有死,刘绍不知道去哪里了,好像死了。”
    
    自从和孩子失去联系后,三个孩子的家长开始往返于学校、派出所、教育局。上述是孔强偷偷发给远在浙江的家人的,这也是三少年在失踪一个多月后第一次有了音讯。
    
    直到被解救出来后,刘绍等人才知道身处河北省高碑店市白沟区泗庄镇。刘绍说,刚开始是一家书包作坊,几天后,在一次失败的逃跑中他被抓了回来。在饱受拳脚后,当天晚上蒙着头被一辆车拉到了另外一家书包厂。这里戒备森严,10多名工人,每天从早上6点半忙到夜里12点。直到一天,喝多了酒的老板忘记开警报器,三人乘机逃跑。但在搭乘车的时候却又被司机再次倒卖。随后,三人被分到了两家作坊。
    
    7月29日晚,刘绍借用工友的手机偷偷与父亲通了一次电话;30日晚,在家人和警方的斡旋下,在经历了44天的地下苦工生活之后,三少年终获解救。
    
    在郑州市公安局南关街派出所案件侦办大队,记者要求采访此前被抓获的“黑中介”嫌疑人时,意外地获知对方已经“取保候审”。
    
    侦办大队教导员陈力介绍,8月2日当天,接到3名少年及其家长的报警后,迅速成立了专案组展开行动,最终证实“这是一家没有手续的职业中介机构”。但由于案件涉及到河北省,且一时难以找到充分证据,按照规定,24小时之内必须放人,“目前嫌疑人仍在监视范围,警方将对案件进一步追踪调查。”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9/2011090303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