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学者揭重庆红歌假新闻
(博讯2011年02月06日发表)

     重庆的唱红打黑运动引起外界瞩目,重庆媒体的大量相关报道也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过,最近有北京学者揭露说,重庆媒体的其中一篇报道是假新闻。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人在北京的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学者吴祚来,大年初一通过自己的维博,指称《重庆日报》当天的一篇引述他讲话的报道完全是编造。香港明报报道说,重庆日报这篇《2010年知名专家“热评”重庆:很现代很亲民》的报道,引述了吴祚来的话说,“红歌是精神食粮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重庆市委、市政府就是在发掘和调动这种精神力量。”吴祚来在他的维博上表示,他从未到过重庆,从未接触过重庆媒体,而且对唱红歌也并支持。
     (博讯 boxun.com)

    星期五,吴祚来受到一封署名重庆日报记者的道歉信,对报道中的编造表示歉意。
    
    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现已退休的吴葆璋,曾经在新华社任职。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官方媒体类似的编造数不胜数。
    
     “官方的这些报纸、通讯社是很霸道的。他怎编、曲解一部分或者是断章取义,这种事情太多太多了。完全是根据他们的需要来选择字、句,甚至是情节,然后去把它编造成一个东西来。这个吴先生应该有勇气去告它一状。”
    
    重庆市去年12月曾经开展“加强新闻职业道德建设”活动,要求对编造和炒作假新闻者严肃查处。北京学者吴祚来在他的维博中表示,对于这次的假新闻,他要“看看他们如何打”。曾在中国从事多年新闻工作,现在旅居加拿大的姜维平表示,重庆展开打击假新闻的活动,是因为要压制批评的声音。
    
     “对于吹捧他的人、对于吹捧他的报道,你再造假,你再虚构他也说你好。他为什么搞这么一个打假控制别人对它的批评?因为他光一手不行呀,肯定是一手硬,一手软。怎么硬? 你批评他,他就要整你;要软,他就找一些人来吹捧。如果他不搞去限制去制约别人,恐吓别人的话,他哪儿有理由呢,是不是?”
    
    姜维平表示,重庆最近两年的唱红打黑运动中,本身就采用了大量造假的手段。他表示,一些重庆市民告诉他,重庆市公安局在打黑过程中,把一些分散的小流氓编造成大型黑社会组织,对一些要打击的贪官,则由重庆媒体出面进行抹黑。
    
     “《重庆日报》为什么要伪造这个假的新闻,就是因为它没有办法。刚开始文强还没有判呢,它就说文强把几千万藏在鱼塘里。后来法院判决金钱的额度没法比,情节不一样的,文强是个贪官肯定了,但是情节差距很大;第二个文强的弟媳妇谢才萍在没判之前,重庆媒体报道她养了八九个二爷,最后审判证明是她和她的一个司机有点私情。一个女人她和七、八个人和她跟一个人这个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多么荒唐。他为了搞唱红打黑,借着别人的眼球把自己捧起来他不惜任何的代价,造谣、诽谤、污蔑、渲染。这些东西他过去在大连都搞过,我可以给你举很多很多例子。”
    
    姜维平在大连工作时,因撰写揭露当地黑幕的文章在香港发表,其中涉及到当时的大连市长薄熙来,被判处六年徒刑。姜维平批评说,薄熙来非常善于利用媒体,也并不在乎有关的新闻报道是否真实。
    
    吴祚来在他的维博中表示,他本人并不支持唱红歌运动,“因为唱红歌时代,伴随着国家苦难、个人崇拜,民生凋敝”。香港的媒体评论说,最近几个月中国大陆言论状况明显收紧,打击“假新闻”成为当局有效的武器,成都商报记者龙灿和成都《看历史》的编辑马兰都被指编造假新闻而被除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1/02/20110206003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