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3)“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陈秉中
(博讯2010年11月28日发表)

-《尘封的抗争与呐喊》续篇

    【本文作者:陈秉中,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局级干部
     爱知行研究所发布】 (博讯 boxun.com)
三、“血液经济”的始作俑者是何许人

    河南省卫生主管部门在1990年代初就大力鼓励各地发展“血浆经济”,组织农民“献血”,把大量血浆卖给外地生物制品企业制造血液制品,让血站从中赢利。
    1992年全国上下躁动着急于发财的经济气浪。发财心切的河南省卫生厅厅长一上台就成立“改革办”、“开发办”、“中心血站”、“万达公司”、“发展中心”、“生物药品公司”等第三产业,并提出了他自己的全新思路,“内靠公章,外靠血浆”。
    据河南省卫生厅一位资深的已退休人士说,当时的卫生厅厅长在1993年初的一次卫生系统内部会议上讲,要大力发展第三产业,大办血站。他说:“河南有9000多万人口,80%以上是农民,这7000多万农民哪怕只有1%-3%的人愿意卖血,他们平均每年卖1-2次,我们将这些血液收集起来,卖给生物制品公司,我们就能创造上亿元的价值,同时也算是帮助农民脱贫的一种办法。为什么我们不能在这方面开阔思路,动动脑筋哪。我看办血站是条路子,我们就在这方面下大力气,抓出成效。要内引外联,将国外资金引进过来,我们国家没有艾滋病,血液很干净,外国肯定会要。要将社会上的资金联合起来,要动员全社会办血站。要充分发挥河南人口资源的优势,推动我省卫生系统改革。”
    开封首先响应号召,率先办起血站。河南省卫生厅积极给予肯定并召开现场会。全省躁动了,各市县医院、卫生防疫站(现称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站的创收血站成立了,有的乡村血站也建立了。连一些非卫生单位也加入办血站的队伍。一时间,河南成立了200多家“合法”血站和数不清的非法血站。
    艾滋病的潜伏期帮了省卫生厅厅长的大忙,加之省里许多负责官员不懂医,这让卫生厅长有了可乘之机。由于当时并没有死人,表面上又看不出问题,所以上面没有人过问。
    艾滋病的发病有5—10年的潜伏期。到了1990年代中期,艾滋病症状开始在河南一些村庄里大量出现。
    艾滋病的流行蔓延对河南当地社会的负面影响极大。疫情一旦暴发,毁灭的当然不单是患者个人,而是殃及整个家庭,大批青壮劳动力的死亡更导致整个村乃至成片村落的凋敝。
    被赞誉为河南民间抗艾第一人的高耀洁医生,从1996年就开始在民间大声疾呼防治艾滋病这件事,在河南也不是没人知道 艾滋病疫情的严重性,只是没人敢公开这么说而已。
    据央视《生活》栏目2005年报道, 文楼村有928户人家, 其中303户家里有因非法采供血感染艾滋病的人,感染艾滋病的家庭占到了全村总户数的32.7%。而由艾滋病造成的死亡,常常让村党支部书记也不能准确地说出村里现在到底还有多少口人。
    2003年,文楼村一天最多死了7人,村边的坟头一天天地增加,艾滋病的阴影压得文楼人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该报道称,文楼村村民广华当年因卖血于1998年被查出已感染艾滋病毒,2002年病发。当时就是发烧,连续发热三个月,一天吊针打九瓶,打了三个月,在医院的吊针瓶子不算,在家里用过的输液瓶能装满一辆三轮车。他头发几乎掉光了,没掉的,也全都变黄了,最后他转到县人民医院治疗的时候,因高热已近昏迷。 艾滋病击倒了这个庄稼汉,并把他推到了死亡的边缘。
    广华说,当时很害怕,压力大得很,完全崩溃了。
    截止2005年9月30日,据省里不完全统计,河南省累计发现艾滋病毒感染者30387人,现症病人18334人,其中90%多是因卖血造成的,多集中在农村。而有的艾滋病防治专家认为,河南省艾滋病毒感染者至少10万以上或更多。
    河南省的艾滋病传播途径主要是血传播,在传播渠道上与全球的传播渠道截然不同。全球性传播感染者占感染者的75%—85%;经血或血液制品感染的仅占3%—5%;静脉注射毒品而感染的占5%~10%。中国则因河南省以血传播为主,改变了传播情况。据卫生部2004年公布的数据,全国经血液传播的比例高达72.6%,为全球之最;经性接触途径感染的只占8.4%,降到全球最低;母婴垂直传播感染为0.3%;还有18.7%的传播途径不详。这表明,中国那些年间的艾滋病传播主要原因不是中国人在性的方面“太乱”,而是血液管理存在着严重问题。全球经过血或血液制品感染者仅占3%—5%数据说明,大多数国家对于人的生命与安全的重视程度要比我们高得多。
    在全球,艾滋病感染主要是经性、共用针具注射吸毒、母婴间和输血这四个传播渠道。相比于其他途径,人们对输血感染更感到恐惧,因为这是个人无法防范的。在许多情况下,输血存在一定风险,只是万不得已的抢救措施。因此,政府和医疗部门必须严把采血和输血这一关,从每一个细小环节抓起,确保用血安全。河南省严重的血传播改变了中国艾滋病传播状况,足以说明河南省血传播的严重程度。这也是河南农民因卖血感染艾滋病事件引起国际间关注的主要原因。
    贫穷的农民卖血,血液贩子反复使用没有经过消毒的针头、针管、分离机和被污染的血浆的回输,造成成千上万的人感染艾滋病,实属一场民族灾难。
       上蔡县邵店乡后杨村有400多名村民成为艾滋病患者,有15个婴儿在2000 -2001年之间出生。这些未出生孩子中间,有多少因母婴垂直传播感染艾滋病毒,未见报告,还是未知数。在医疗资源严重短缺的贫困村庄,很多受害者根本不晓得他们为什么生病。他们之中很多人在持续的腹泻和消瘦之后寂静无声地永远长眠了。这种沉默杀手还在肆虐,意味着将有相当可观的鳏寡老人担当起照顾遗孤的责任。
    全球卫生理事会主席多莱尔曾针对河南省污血案指出,从血浆生意里获利的人要进行赔偿。他说,艾滋病毒感染的人应该接受治疗,那些从血浆生意里获利的人应该出钱,他们把这些村民当成了提取血浆的源泉,而又不让人们知道其中的危险。他还说,严格控制血液收集的程序,这样的不幸本是可以避免的。
    然而,极恶劣和不能容忍的是,河南省卫生主管部门不是正视现实,反而采取欺上瞒下、掩耳盗铃手段,妄图蒙混过关。这显然是错上加错,罪上加罪了。
    河南省卫生厅厅长一直坚持不能把他们认为的真实的数据公布,也不能上报。该厅有位副厅长坚持要上报,为此这位副厅长受到他的批评。
    据多家媒体报道,灾难深重的上蔡县还出了一个全国闻名的当地人称为“三贪”的书记,即“贪权、贪钱、贪色”的前县委书记杨松泉。2006年杨松泉及多名官员相继被捕,仅杨涉案资金就达约1000万元,相当比例与“防艾”资金有关。据驻马店市检察院检方介绍,杨松泉所涉问题主要集中于在任职上蔡县的五年间,“买官卖官收受贿赂”、“渎职”和“滥用职权”。上蔡县建设局长邱水和卫生局长翟留国成为杨松泉窝案的关键人物。这两人的职权所在,恰是杨松泉谋财的关键路径,即工程建设和防艾资金与药品。
    在上蔡县艾滋病疫情曝光后,河南省委省政府投入巨资搞“六个一”工程,即为38个艾滋病村都铺一条入村道路、建一所学校、打一眼深水井、建一个标准卫生室和一所福利院等等。然而在上蔡县,这些工程成为杨松泉等人的发财机会。杨松泉通过邱水从中运作,通过其弟和表哥层层转包。邱水因其个性张扬被称为“邱老虎”。他与杨松泉关系甚密,其中一个原预算250万元的项目甚至追加至400万元。又如为解决艾滋病患者救治问题,上级财政拨款1000万元给县人民医院新建住院楼。在2001年上半年住院楼主体工程完工后,原医院院长即被免职,杨松泉指使其家属介入工程装修,并由翟留国任院长。至2004年,根据医院一份内部通报,病房大楼总投入共计2400万元,是原预算的2.4倍。来自县检察院的一份报告称,该院对其中所报的1900万余元造价进行司法鉴定,实际仅为1482万元。
    上蔡县艾滋病区的艾滋病患者看病由国家专项资金负担后,贪官们的发财之路再次拓宽。在翟留国任院长期间,上蔡县人民医院进药均来自安徽亳州一家私人医药代理商。仅此一家医院的采购,即已占这家医药代理公司全部利润的18%。上蔡县人民医院一位主治医生告诉记者:“国家的拨款是固定的,他们虚报药品价格吃差价,国家同样多的钱能提供的免费药就少得可怜了。”记者看到一份当地艾滋病患者的三联单,每公斤进价应为25元左右的“柴胡”,开价高达每公斤160元。杨松泉将农民救命钱视为肥肉,大口吞噬,长达五年之久的资金“黑洞”逐渐显现。
    上蔡县是全国闻名的国家级贫困县。艾滋病爆发后,方方面面的防艾资金接踵而来。杨松泉调任上蔡县之初,就私下对人说,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大的权,能管这么多的钱”。
    于2000年上任的杨松泉疯狂卖官,对一些部门官职明码标价。
    提起上蔡县,我们只知道这里是由于卖血导致的艾滋病重灾区,河南全省38个艾滋病疫情高发村,上蔡县占了22个。河南公开的3.5万多人感染艾滋病毒数据,上蔡县占了五分之一。
    上蔡县是一个人口130多万、2005年财政收入仅为8369万的国家级贫困县。杨松泉之流让这个饱受艾滋病严重冲击的重灾区又屋漏偏逢连阴雨,真乃祸不单行。
    总之,疯狂卖血给上蔡县等地农村带来的打击是致命的。非法采血,除了让少数人暴富之外,留给社会和村民的完全是灾难。
    
    (待续 四、最初发现艾滋病疫情并“报警”的人
    
    有关中原艾滋病暴发采访:
    [email protected]
    1-267-988-5266 (美国 万延海)

(Modified on 2010/11/29)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1/2010112812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