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图)
(博讯2010年11月27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鲁云报道)李红卫诉诉黑监狱一案系全国首例,已开庭三次,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迟迟不判,却于2010年11月3日作出行政裁决:中止诉讼。理由是“因本案涉及的有关问题致使诉讼程序不能正常进行”;其法律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七)项之规定。
    
    法律工作者认为,天桥区法院裁定的错误明显,一是裁定的理由荒唐;二是曲解法律。
    
    首先,所谓“本案涉及的有关问题致使诉讼程序不能正常进行”语焉不详。“致使诉讼程序不能正常进行”的“有关问题”究竟是什么具体的问题?天桥区法院避而不谈。天桥区法院拖延审判的伎俩太低劣了。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七)项之规定,即“在诉讼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七)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形”这是一个兜底条款。因立法者不可能预测并穷尽“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况,借助于兜底条款立法技术,意图达到法律涵盖范围的最大化。但并不意味天桥区法院能任意自由裁量,更不能任意解释。所有的“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形”,应当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释,天桥区法院无权解释。而天桥区法院将其虚构的“致使诉讼程序不能正常进行”的“有关问题”解释为“其他应当中止诉讼的情形”,显然是曲解法律。天桥区法院擅自作出司法解释,严重损害法律的严肃性,是潜在的司法腐败。
    
    值得一提是,在李红卫诉黑监狱第三次开庭时,其中一位审判员问被告:“你们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时,是否告知李红卫享有救济的途径吗?”此刻,审判长对该审判员瞪了一眼。其中有何玄机呢?
    
    这位审判员问被告:“你们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时,是否告知李红卫享有救济的途径吗?”使被告陷于二难境地,很尴尬。如果被告回答已经告知,但无法出示证据,视为未告知;如果被告回答没有告知,则属于程序违法,依法应当确认其具体行政行为违法。但审判长的瞪眼,使这位审判员立即转移要害问题,解除了被告的尴尬。由此可见,审判长的瞪眼是造成“致使诉讼程序不能正常进行”的“有关问题”最好注释。
    
    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根据最高院的司法解释,应当由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但济南中院受理后,却作出“移送到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审理”的裁定,公然对抗最高院的司法解释。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从起诉到案件的移送,再到案件的审理,并恶意中止诉讼,凸显了当前司法的黑暗和潜在的腐败。
    
    
济南天桥法院恶意中止李红卫诉黑监狱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1/20101127222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