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第三次开庭(图)
(博讯2010年11月01日发表)

    文章来源:维权网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10月30日,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李红卫诉黑监狱案。
    
    法院告知李红卫应当将被告历下区政府变更为历下区信访局。李红卫的代理人认为,历下区政府、历下区信访办、历下区联席办以及历下区党委共同侵害了李红卫的人身自由权,故应当追加信访局和联席办为共同被告,而不是将历下区政府变更为信访局;另外,虽然历下区党委不是行政机关不能追加为被告,但应当列其为本案第三人。
    
    法官当即说,只能变更,不能追加,否则驳回起诉。原告方权衡利弊,同意变更为信访局,但要求复印有关被告信访局提供的诉讼材料,竟然也被法官断然拒绝。
    
    法庭的争议焦点是:被告的行为是法律教育,还是非法拘禁?
    
    李红卫的代理人认为,这不是法律教育,而是非法拘禁,理由很清楚:
    
    首先,这种法律教育不是李红卫自愿的,而是强迫的,且不能回家,甚至睡觉时,被告也要派人监视;其次,所谓学习班,没有任何合法手续,且没有必要的学习设备和学习材料;再次,学习的内容,竟然是被告强迫李红卫写不再上访的保证。
    
    被告的行为,显然属于非法拘禁。被告坚称没有拘禁李红卫,而是办法律教育学习班, 且有食宿保障。
    
    李红卫的代理人反驳说,监狱限制犯人的人身自由,也是有“食宿保障”的。主要的区别在于,监狱对犯人的收监和释放都是有手续的;而被告所谓的学习班,限制人身自由,虽然也是有“食宿保障”的,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只能称之为“黑监狱”。
    
    第二个争议焦点是,被告的法律教育是否有法律依据?
    
    被告称,根据信访条例,上访者越级上访或者其他违法上访时,信访局就有权教育。
    
    原告代理人指出,被告将“教育”与“限制人身自由”混为一谈;况且,被告在答辩书中只是说李红卫准备上访。但“准备上访”,并不是实际上访,何来违法上访?显然被告犯了“预期理由”的逻辑错误。
    
    法官接着问了原告一个可笑的问题:拘禁是否属于法院受案范围?
    
    原告代理人答,本案拘禁就是被告限制原告的人身权利,依据《行政诉讼法》第11条规定,本案属于法院受案范围。
    
    但被告认为“法律教育”不影响原告的权利义务,不属于法院受案范围。
    
    被告的所谓“法律教育”,其实质是,用暴力肆无忌惮地限制原告人身自由。所谓“法律教育”显然是谎言。可见,信访局的所谓“法律教育”是谎言加暴力的体现。谎言是暴力的隐身服;暴力在谎言的遮掩下肆虐横行。
    
    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能够立案,并且三次开庭,在全国当属首例。但在现今的司法环境下,被告所设黑监狱可能会逃避法律的制裁,但绝对逃脱不了历史的正义审判!
    
    
济南李红卫诉黑监狱一案第三次开庭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1/20101101215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