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零八宪章签署者向世博挪威馆献花被“喝茶”(图)
(博讯2010年10月16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肖武报道)10月12日晚上22时-24时,因工作需要而去上海出差的成都公民、《零八宪章》第十批签署者黄雅玲(推号为:@leftry),因为向世博挪威馆献花而上海国保喝茶近两个小时。
    
    下面是黄雅玲写的“喝茶”记录(节选):
    
    ……10月8日下午五点诺贝尔和平奖宣布颁奖的直播,我和推友们一起看,一起欢呼,高兴到几乎流泪,对作出颁奖决定的诺贝尔基金会充满敬佩,连带的也对挪威心怀感激。我想,去挪威馆献花的话,肯定能让挪威人知道我的谢意。
    
    出差之前,我就已经发推说我想去给挪威馆献花,还得到了好几位推友的回复鼓励,11日晚上到达上海在宾馆住下之后,也在推上和推友讨论了第二天去献花的打算……
    
    找到挪威馆之后,在花束里的卡片上正反两面分别写了“I love Norway!For Nobel peace prize For LiuXiaoBo!via @leftry“和”言者无罪! 释放刘晓波!“ ……
    
    献花成功之后,工作人员把我从一个小通道带到了挪威馆的入口处,让我随便参观……
    
    下面就会说到警察来找我的情况了……有人敲门的时候,我正在跟一个小游戏苦战,敲门的人说是酒店客房服务(XD),问他们到底要服务什么,说是来送矿泉水的,再问说我房间有矿泉水啊他们说要再送两瓶,我说不要矿泉水请他们回去,才跟我说是派出所的(先鄙视一下),来找我了解情况请我配合。我要求要看证件,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在猫眼上出示……我近视,而且走廊很黑,猫眼里啥都看不清楚,连人我都没看见(我太丢脸了……)我说没看清楚,他们就在外头凶我,说的啥想不起来了,大概就是你不配合工作要传唤什么的。
    
    我想该来的反正要来,还没喝过茶呢,于是在推上留言说派出所的来敲门啦,然后关上电脑开门。当时还有点小兴奋,把以前推上看来的那些类似“国宝来了怎么办”的指南迷迷糊糊在脑子里过了一下。然后还是有点担心万一真把我带走了,或是抢走我的电脑了,我明天工作怎么办。
    
    堵在门口要看证件,两个证件刷的一下晃过去,最过分的是两个人都用手指把名字那里挡住,这TM哪叫出示证件哦。我说还是没看清楚,可不可以再给我看一下,马上就又凶我,大概说的是我们来找你了解情况是客客气气的制服都没有穿传唤证马上就可以拿过来抓你去警察局之类的话赶紧让我们进去。
    
    ……我表示各种不愿意出去他们则表示各种有办法收拾我来来回回纠结了半天水都烧开了,我便把茶泡上端着茶杯抱着电脑拿了房卡跟他们出去到那间办公室。
    
    办公室真的好小,里面有个写字台,上头有台电脑,只有一张椅子,还堆了好多箱子。宾馆的工作人员(一直跟在两位国保身后,估计他也觉得很糊涂了吧)帮着又拿了椅子和坐凳过来,关上门。两个国保一开始指定我坐在靠墙一边我没同意,说那里太挤了,自己把椅子安到一个舒服的地方,旁边就是饮水机,坐下来。结果屋里的局面就是,带头的那个国保坐在最里面靠窗户,我坐在最开阔的地方,另外一个被我挤在门口,本来我想把他给挤到靠墙那里的没有成功。我抱着杯子不停喝水,喝两口又倒新的喝两口又倒新的。
    
    脸都没抹又语重心长了说我们就是来了解情况的你也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你就回答我们的问题完了做个笔录就走。我说那你们是为什么来的呀这俩又马上翻脸:你自己清楚的很,还一点不老实,你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了再不配合…还没说完又被我打断“我真的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啊”两个人冷笑不相信我则暗自在想莫非上海国保人力真的比成都充足?我这种小虾米在成都各种打酱油围观献花都干过认证茶却是在上海喝的莫非真是成都国保把我给惯出来的臭脾气还是成都国保不敬业还是各地国保喝茶标准不同各种胡思乱想。
    
    拿出一个单子(我努力看是什么,貌似是我的身份证复印件,我说想看看不给我看)来,先跟我说你的情况我们都清楚但是要找你了解情况,对着单子问我叫啥名字推号是什么多大年龄在哪工作几时来的上海结婚了没有,我一一回答,然后便问我,你今天干嘛了?我说我来上海出差啊……
    
    最终我回答的答案有,我感激诺贝尔和平奖发给刘晓波。
    
    诺贝尔和平奖基金会是挪威的独立机构,但是正是因为有挪威这样的国家,所以有这样的机构产生。(关于这一句话我跟两位警察纠缠了很久,他们记录下来是“只有”挪威这样的国家,“才”有和平奖基金会,但我坚持说这不是一个唯一的关系,是因为所以的关系,其他的国家也有类似的奖,只是不叫诺贝尔和平奖而已,他们两个表示完全不理解为什么我这么挑字眼,不过还是在我的坚持下,把记录中的“只有”“才”改成了“因为所以”)
    
    我觉得我的想法跟刘晓波先生的想法有有共鸣的地方。(这一句话也各种纠结,他们一开始写的是我觉得刘晓波的想法跟我很接近,坚持了很久让他们把记录给修改掉)
    
    我去献花是遵从我自己内心的价值取向(一开始我脱口而出的是“人总要有个是非判断的嘛”,他们也挑我字眼说“你除了是就是非啊”,我于是改成了价值取向)
    
    我的价值取向就是,我们应该爱身边的人,关心周围的自然环境,关心下一代,让大家过得更好(一开始他们让我说价值取向,我说“我是认真跟你们说的,说了你们又要说我乱扯”,结果我这样说了之后他们果然说我乱扯,费好大劲他们才同意这是我的价值取向)
    
    我去给挪威馆献花是为了让挪威人了解我的感激之情(他们又问我为什么要感谢挪威……貌似我还真的又把前面那一堆又重复了一遍)
    
    此外还精确的问了我献花的全过程,包括几点进的世博门,几点到的挪威馆,找了谁,说了啥,写了啥,花是鲜花吧,在世博里面买的外面买的,看到谁之后等了几分钟,照片怎么发到网上的几点钟发的(关于发照片的时间,我撒谎了,顺着他们的话说是晚上回去之后再发的)这样那样……
    
    笔录一共密密麻麻四页纸,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看,而且是站着看,一边看一遍念,念到认不出来的字那里就卡住,自己猜,实在猜不出来才问他。这个做法也让他们很不爽,说“你小声点,门开着缝呢,这样你的隐私都被别人听见了”我说不行,从小养成的习惯,不念出来就看不下去,他们只好又把门关上了。
    
    ……我现在已经回到了成都,继续工作,跟以前一样忙碌。办公室的好多同事也知道了我去非法献花和接待警察的事情,他们中,有一些人本来还不知道诺贝尔和平奖的始末,现在都被多多少少普及了XD。他们对这次和平奖的颁奖看法不一,有一些人仍然觉得这事儿是挪威在跟中国捣蛋,是西方反华势力跟中国作对。不过,不论对和平奖看法如何,得知我经历的同事都表示上海警察的做法很夸张莫名其妙(这个我不排除是本地人护短所致)。而且有同事很仗义的说要是他们再来骚扰你,你开门之前一定要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让你的家人都知道你去什么地方了。
    
    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希望你们也能同样关心刘晓波,关心谭作人,关心赵连海,关心刘贤斌,关心黄琦,关心高智晟,关心胡佳……不光关心他们这些不自由的人,也关心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处境,比我困难得多,冰冷得多,他们都是非常高尚的人,值得我付出一束花,一杯茶的代价。
    
    黄雅玲(推号为:@leftry)与挪威馆馆长、工作人员合影
    零八宪章签署者向世博挪威馆献花被“喝茶”
    黄雅玲(推号为:@leftry)制作的心意卡
    零八宪章签署者向世博挪威馆献花被“喝茶”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10/2010101608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