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上班禁言下班无伴 富士康漂亮宿舍冷漠杀人
(博讯2010年05月24日发表)

     (明报) 香港蓝筹企业富士康国际在深圳的工厂,犹如一个城市,在龙华和观澜的厂区,容纳了42万工人,日夜工作维持这家全球最大的代工工厂。但自今年1月起,这片城区像受了诅咒,接连有员工跳楼自杀,至前日,4个月内累积「十连跳」,8死2伤。明报记者 古治雄
    发生了什麼事?富士康厂区设计现代化,但在员工眼中工厂围墙是冰冷的。员工道出,每天在工场的时间可长达12小时,其间不准讲话;回到宿舍,房友来自不同单位,因早晚班不同,「只看到其他人睡觉」,无人可诉心事,冷漠可能就是杀人兇手。

工人质疑辅导只能治标
    富士康对员工自杀事件大為紧张,昨日就举行招聘会,招聘常驻心理医生和心理辅导员,属内地企业罕见,早前又设立辅导热线785 785(谐音:请帮我请帮我),又在园区设諮询中心,但员工阿梅(化名)表示,求助的人不算太多,认為辅导只能治标,「那些有问题的人,很少主动找人吧?」
    深圳富士康42万员工中,30万人在龙华厂区作息,记者昨日到访当地,发现其实此工厂不是一般人心目中的血汗工厂,有宿舍漂亮得像独立洋房,几幢几层高的宿舍共享一个泳池,绿树林荫;民工居住的宿舍虽然密度较高,外表至少看似香港公屋。厂区内设有上网中心、运动场、食肆、超市,设施齐全。
    来自广西、在富士康打工半年的阿梅,现时在观澜大水坑工厂装组电脑的背板,属第一线流水作业工人。她称,初来时每月放假1天,工资900元(人民币,下同),5月份改善待遇,变成每周放假1天,工资涨到1100元,由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8点(包括2小时用?及2小时加班),和其他工厂相比,待遇已算不错。
    「但上班时不能说话,会收警告信的……上厕所也很难,因為流水线不能停下来,要找人顶班才能下岗。」平日工厂内,除了单调的机器声音,寂静无声,回到宿舍,阿梅和10名女工同住一房,她说工友一般都不熟。
    「忍不住,后来情愿搬出去!」21岁任生產线管理员的阿放解释,公司故意把同一单位的工友打散,住在不同房间,在宿舍住过一个多月,他和宿友很少说话,「早晚更不同,回来只见到其他人睡觉,又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后来他决定,找同单位的工友到附近租屋,他薪金只有1600元,也寧愿每月多花几百块。外界猜测富士康的做法是為了避免工人串连,但受访员工难以证实。

同部门不同宿 疑防工人串连
    阿放说,和同一生產线的同事相处得不错,因年纪相若,平常结伴吃饭、逛街,因此不会有情绪问题,但园内有许多年轻人,不少人都面对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和工作问题,上班不能说话,下班没人倾诉,若人又内向,不易结识朋友,几等于和外界绝交,估计可能是这些人出事。
    记者发现,富士康的管理為封闭式,四周被围墙包围,登高望去,一望无际尽是厂房和宿舍,园区东南西北四个出口均有保安把守,员工出入打卡,即使想带朋友进入,亦不被容许。但在访问中,员工很少怪罪富士康,对同事的死只认為:他们自己想不开。
    负责管理工作的张先生认為,自杀均是个别事件,「公司八成都是80后、90后小青年,想不开」,他又称,以42万员工计算,10人自杀比率不算高,「只是富士康出名,大家才关心,其他工厂也有发生」,他又表示,流水线不准说话,是為防止员工出错,「一块电板插错了,可能就报销,成本要几百美金」。在富士康工作已8年的管理层James就解释,因為工厂工人常常换人,宿舍一有空位就要让新人入住,难以安排同一单位的人共宿。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5/2010052406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