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周莉 赵连海 胡佳 高智晟和五星红旗(图)
(博讯2010年04月10日发表)

     来源:参与 作者:刘路
    
    
    
    
周莉 赵连海 胡佳 高智晟和五星红旗

     五星红旗能维权么?
    
    
    
    有一个女人,她有一个3岁的孩子,她从河北来到北京帮助一些受了委屈的人维权,北大有一个叫孙东东的教授认定上访的人都是精神病,她到北大去找这位专家教授“看病”,为此她被政府抓了,她的罪名是“寻衅滋事”。
    
    
    
    数天前,她的案子在北京开庭,她的3岁的儿子站在法庭外威严的法警脚下哀求说:叔叔,让我进去吧,我要看看妈妈。
    
    法警摇摇头。
    
    她叫周莉。
    
    
    
    有一个男人,他的几个月大的宝宝吃了毒奶粉,成了“结石宝宝”,他去找政府维权,政府不予理睬。政府非但不予理睬,还把外地来上访的女访民关进黑监狱,被那些看守强奸。他带着访民和记者去报案,政府也把他抓了,前几天他的案子也在北京开庭了,他像一个死刑犯一样带着手铐脚镣出庭,他的妻子想进法庭旁听,被法警抬着扔出大门。他的罪名也是“寻衅滋事”。
    
    他叫赵连海。
    
    
    
    有一个喜欢藏羚羊的青年人,也是艾滋病患者救助志愿者,他曾经响应《人民日报》的号召,给内蒙古的一个环境保护组织捐了1000块钱,后来他去电话落实钱是否收到,那个环保组织告诉他,钱收到了,他是唯一的捐款者。又后来他不断地把受委屈的人的资料发到网上,为此他成了国家的敌人,被政府判刑,他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被关进监狱已经整整两年了,据说现在患了肝癌。
    
    他的名字叫胡佳。
    
    
    
    有一个年薪百万的律师,他给最普通的底层人免费打官司,他为一个被镇压、刑求的信仰团体上书呼吁,为此他被停业,逮捕,判刑,绑架。失踪一年之后,再次露面,他的面容苍老、疲惫得让我们不敢相认,他说为了和家人团聚他将放弃维权,他的话让我们想起那只被刑求后鼻青眼肿的狗熊的话:别打了,我就是那只兔子。
    
    他的名字叫高智晟。
    
    
    
    昨天,拿着上海政府官员开的“请到联合国上访”来到美国的世博难民胡燕小姐给我带回一张光盘,我打开看了,内容是:一栋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公寓楼下,几个大汉在用铁器猛砸一扇关着的房门,房门被砸开的一瞬间,一个老人冲出来,乱抡一根木棍跟这群人拼命。很快,这个老人在如雨的棍棒和砖石打击下,退进楼去,匪徒们蜂拥而入。后面的图片是这位老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文字说明是老人七根肋骨被打断,重伤入院。殴打他的人是武汉的一群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开发商找来的黑社会分子。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10月的武汉,这个被打的老人企图用五星红旗来阻挡拆迁者劫掠他的财产,但是那些匪徒显然没有把那面红旗放在眼中。这位老人说,所有暴徒都没有受到处罚,检察院居然不愿意起诉他们。跟胡燕女士一样,这位绝望的老人现在也到了美国来上访。
    
    
    
    监控录像拍下的这个镜头中,最惊我心魄就是那面五星红旗,那么孤独、屈辱地挂着二楼的窗户上,眼巴巴地那些暴徒公开犯罪。
    
    我盯着那么旗帜,屈辱的泪水盈满眼睑。
    
    因为我也是中国人。
    
    
    
    差不多两年前我告别父母来到美国,梦里时常回到故乡,甚至走在美国的街道上,看见领馆的五星红旗都感到亲切,那毕竟是父母之邦的旗帜呀。可是,如今在这面国旗下,暴行在公然进行,悲剧在时时上演,最普通的百姓被欺负和侮辱,最淳朴的好人被政府以法律的名义关进监狱,好人成了罪犯,受害者成了被告,黑白被颠倒,正义被践踏,让我们这些海外游子情何以堪!
    
    
    
    周莉、赵连海、胡佳、高智晟,他们就是中国,他们是中国最真实的一面。
    
    
    
    据说五星红旗是用志士的鲜血染红的,我想,周莉们就是这面旗帜上的血泪。
    
    
    
     2010年4月9日于纽约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4/20100410064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