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国干旱半干旱地区的生态环境脆弱
(博讯2010年03月20日发表)

    
    摘自:新周刊
     (博讯 boxun.com)

    城市真的管不住天气?
    
    透过市民对沙尘暴天气的种种调侃,一个必然要面对的严肃问题是:如果城市管不住天气,我们该怎么办?
    
    什么时候起,北京变成“沙市”了?
    那是一座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迷宫城市,那是一座对焦不准的昏暗城市,那是一座颗粒城市。已经有北京人开始哀叹:4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北京的学生在铺了厚厚一层黄沙的操场上做早操;一夜醒来的出门人更有隔世之感,他们走在仿佛久未打扫的积满尘土的街道上;对面驶过来的车辆,车顶上都是灰头灰脑的模样。
    这一天的北京上空又阴又暗。据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监测,北京从4月16日到17日中午总降尘达到33万吨。好事的网友有过计算:如果不清楚30万吨浮尘的概念,可以换个角度来想,一个瘦小姑娘50公斤,一个胖小姑娘60公斤,30万吨,相当于300万—600万小姑娘的体重总和。
    
    msn上的沙尘暴签名
    
    沙尘暴无孔不入,它侵袭到网络上。有位蒙古族人在MSN的签名上开玩笑说:“满大街都是内蒙古的沙,亲切啊!”
    这也许不够准确,4月20日下午,外交部举行新闻吹风会,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办公室总工程师杨维西说:“对于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北京本身的一些工业或者其他环境的污染,另一方面,受到了来自北京以外,包括北京周边地区以及比较远的西北地区和境外地区的污染,这双重污染都是存在的。”
    最高级的玩笑则解释说:“据气象局报道,张艺谋导演花1亿元从蒙古购200万吨黄土,飞机抛洒,已于前晚抵达北京上空,用以宣传新片《满城尽带黄金甲》,效果相当震撼!请各位观众严重关注!”
    这也被上班族用来当作MSN签名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投资人张伟平看到这个时不禁哈哈大笑:“这就是娱乐的威力,其实电影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娱乐大众,拍电影就是要让老百姓进电影院去看。”
    关于沙尘暴,有人说北京人突然都成了吸尘器,有人唱“下沙”,还有人说:北京这两天每人发了3公斤黄面。
    网友们的反讽随处可见:“好喜欢北京的土呀!这是今年春天下的最大的一场土了,地面上、自行车上、树上,到处黄装土裹,一派春天的气息。春天下土越来越多啦^^,可以堆土人,打土仗。”
    京城文化人在自己的MSN上极尽对沙尘暴抒情之能事。大仙的MSN签名说:“沙尘暴就是风尘暴,说明人越来越风尘了。”胡淑芬说:“吹尽黄沙始见京。”“周一,北京,大土”和“一夜之间,尘土满天”这样的说法则是非常现实主义的。
    一位从广州来的摄影师可算见世面了:“太好了,来北京终于碰上沙尘暴了。”
    
    沙尘暴来得有道理?
    
    尽管北京每个人的嘴上都有沙尘暴的味道,但真正的源头不在这儿,沙尘暴的历史地理成因是什么呢?
    国家林业局防治荒漠化管理中心副主任曹清尧说:“沙尘暴频频发生,与植被破坏、沙化土地不断扩展有关。”
    我国西北和华北北部沙漠面积广阔,极易出现沙尘暴天气,同时干旱半干旱地区的生态环境也很脆弱,其植被极易破坏而难于恢复。加上还存在毁林毁草开荒、过度放牧、滥樵滥采等人为破坏活动,造成了土地沙化不断扩展,这就为扬沙浮尘的天气提供了主要的沙尘物质。
    “由于三四月份正值农田春耕季节,大量表土翻耕,极易起尘。另外,目前华北和西北的城市建设中,在建工地很多,由于缺乏工地表土的保护设施,致使表土裸露,旋风刮来,易于扬沙。”
    国家林业局防沙治沙办公室主任、《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中国国家联络员刘拓介绍说:“今年2月份以来,我国北方地区发生了10次沙尘天气过程。”
    他说,今年春季沙尘天气之所以偏多,一是因为今年入春以来,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气温偏高,土壤解冻比以往提前,加速了土壤水分的蒸发;二是去冬今春以来, 北方地区降水量偏少,一般较常年少3-5成,多的少8成,为50年来第二个少雨季节,地表干燥,土壤墒情差;三是西伯利亚冷空气频繁入侵,势力较强,且在冷空气入侵的路径上分布着大范围的沙漠、戈壁,加上其多与蒙古气旋共同作用,加剧了沙尘暴的频率和强度。
    刚刚从吐鲁番地区调查回来的杨维西说:“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发生了几次大的沙尘暴,其中以新疆吐鲁番地区最为严重,在吐鲁番地区因为沙尘暴死伤的有2个人,造成的经济损失比较大。”
    专家们一致认为,北京的沙尘暴既有外部原因,也有自身原因。有过一个调查结果说,北京的沙尘天气里,大概50%-60%是受到北京以外的影响。
    北京局部地方自己的扬沙,是因为北京郊区还有一些裸露的耕地,原来有300万亩,经过治理现在还有100万亩。
    专家认定,4月上旬,特别是6-7号、9-10号两次大范围的浮尘,而且持续时间比较长,既有沙尘的颗粒物,也有北京本地的工业或者环境污染的颗粒物。
    “因为当时的空气流动很慢,使北京自产的污染物不能及时地被强风排除出去,两者混合在一起,所以说它是双重作用的结果。”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20142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