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西原越战支前民兵团补助款疑遭侵吞
(博讯2010年03月18日发表)

    (维权网信息员雷明宪报道)维权网信息员日前接到一些参与31年前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民兵反映,本应从2007年8月开始下发的每月60元的补助,他们没有拿到手。政府的理由十分牵强,说他们不是民兵而是民工,不符合领取资格。不过,当年的老领导纷纷证明他们是民兵无疑。他们认为补助款被侵占挪用,于是开始层层上访,当地政府则围追堵截。一些民兵代表被非法拘禁,还有人被停发低保。
    
     (博讯 boxun.com)

    
    1979年2月,中国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广西省陆川县应广州军区要求,组建了一个1000多人的支前民兵团,开赴越战第一线广西龙州县。在接下来的7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为解放军抢建抢修了公路,护送通往前线的战车,为部队的回撤立下了汗马功劳。
    
    
    
    2007年7月,中共中央出台了《关于落实优抚对象和部分军队退役人员有关工作政策的实施意见》等六个文件。广西民政厅和财政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调整部分优抚对象等人员抚恤补助标准通知》(桂民发[2007]131号文件)。文件规定,对在农村和城镇无工作单位且家庭生活困难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民兵,每人每月发给60元补助。原定于2007年8月就开始下发的补助,直到今天陆川的1000多名老民兵均没有获准领取。
    
    
    
    一位老民兵告诉本网,一直不发补助的原因是一份1979年玉林地区公署下发的8号文件。这是一份是关于从陆川县征用1000多民工前往越战一线修路的文件。也就是说,当年1000多人是民工,而不是民兵,所以不符合补偿标准。
    
    
    
    这位老民兵介绍,原广州军区42军军长魏化杰在接见陆川民兵团代表及县民政局长时明确表示,陆川支前民兵团是民兵,为部队做了许多战斗保障工作。此外,现已退休的原陆川民兵团参谋长刘桂东和作战参谋吕育明,也为民兵开具证明,证明信上说,当时从没有听说“支前民工” 这样的提法,上级的指示就是按广州军区动员令组建一支支前民兵团前往越战前线。
    
    
    
    支前民兵们认为补助款已下拨,但被地方政府侵占挪用。于是从2008年9月份起,先后到陆川县信访局、民政局、玉林市信访局、广西自治区信访局等多个部门上访。期间他们多次被公安人员截访,并被非法关押。有人还因为上访被停发了低保。
    
    
    
    知情人电话请查询本网。
    
    
    
    以下刊出一封广西陆川支前民兵团致全国人民的信。
    
    
    
    广西陆川支前民兵团致全国人民一封信
    
    
    
    全国人民:
    
    
    
    我们是广西省陆川县越战支前民兵团。1979年2月17日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我们受广西省陆川县武装部动员,1000多名热血青年在五日之内组成了一个支前民兵团到了自卫还击战的前线广西龙州县。
    
    
    
    我们一直在那里呆了7个多月,主要任务就是为解放军抢建抢修因战争损毁的公路,让通往前线的战车能顺利的到达战场,在战争结束后又护送部队的回撤,可以说我们都是为捍卫祖国的边疆安全做出了贡献的人。
    
    
    
    2007年7、8月份,中共中央出台了相关政策精神,民政部等6部委印发的《关于落实优抚对象和部分军队退役人员有关工作政策的实施意见》等六个政策性文件规定。广西自治区民政厅和财政厅联合下发了《关于调整部分优抚对象等人员抚恤补助标准通知》(桂民发[2007]131号文件)。文件规定,对在农村和城镇无工作单位且家庭生活困难 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民兵,每人每月发给60元补助。
    
    根据自治区民政厅的统一部署,2007年8月7日,常务副县长黎松在陆川县落实该项政策的工作会议上指出,参战民兵的对象和时间界定为:“1979年2月15日至3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或在边境一线配合部队执行作战任务, 出境侦察,战斗保障的民兵。”黎县长的话给我们吃了一针定心丸,我们还活着的民兵都从心里感到了温暖,因为国家没有忘记我们,因为政府没有忘记我们……
    
    
    
    会议召开完后,民政部门便开始做起了对我们支前民兵登记、申报、审核认定等工作,在确定完对象后给发了补助登记表。原定于2007年8月就开始下发的补助,在所有的工作都做完后,就没有任何消息,再也没有领导出来提补助的事情。我们填写的登记表石沉大海,音信全无。为了我们的合法权益,我们到陆川县信访局、民政局、玉林市信访局、广西自治区信访局等多部门上访,可一直没有结果。
    
    
    
    2008年11月份,我们再次去上访,在南宁汽车站遭到了公安人员的拦截,将我们上访的代表带到了玉林市兴业县石南派出所隔离审查,不给吃、不给喝,将我们无辜关押了8个小时后,夜里3点才送回陆川。
    
    
    
    我们民兵代表吕汉斌他所居住的沙坡镇民政办的人对他说,如果不上访给他算个低保。后因为吕汉斌继续上访,沙坡镇民政办莫培森主任给吕汉斌打电话说,说按照县民政局的指示,取消他的低保资格。天理何在,不上访就给低保,上访就不给低保,难道国家给困难群众的低保是他家的呀?
    
    
    
    我们县民政局长陈博还说让我们告状就告到联合国去这样的话。一个民政局长,说出这样没有水准的话,他还佩做局长吗?
    
    
    
    在桂民发[2007]110号文件中,对参战民兵作了明确规定。“时间定在1979年2月15日至3月17日对越自卫反击战期间、1981年5月1日至1985年12月31日期间,根据广州军区或广西军区下达的战斗动员令进行组建,成建 制配属给参战部队,随同部队出国作战或在边境一线配合部队执行作战任务、出境侦察、战斗保障的民兵。”
    
    
    
    然而,陆川民政局说我们不是支前民兵,说我们是民工,因此不给我们发补助,并拿出了当年玉林公署发的文件。这让我们感到很是不明白,民工一词在1979年前根本就没有,那是1983土地下户后才有的词,这份文件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我们当年陆川支前民兵团参谋长刘桂东、作战参谋吕育明也明确说当时从上级领导到发布动员的时候从没有听说“支前民工”这样的提法,上级的指示就是按军区动员令组建一支支前民兵团前往越战前线。他们还为我们出具了证明材料。能证明我们身份的除了他们的证明外,还有《陆川县志》,上面明确记载了:“1979年2月17日中国发起对越自卫反击战,战争打响后不久,广西省陆川县1000多名热血青年响应陆川县武装部动员,在五日之内组成了一个支前民 兵团开赴越战第一线广西龙州县。在接下来的7个月的时间里,他们为解放军抢建抢修了因战争损毁的公路21公里,护送通往前线的战车,又为部队的回撤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捍卫祖国的边疆安全做出了贡献。”从这段材料中也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们是支前民兵,而不是民工。
    
    
    
    现在民政局说我们上访,什么低保、救济全不给我们,三十年前我们为了国防事业为国出力,三十年后国家照顾我们的补助款却被地方政府给吃了,法律何在!
    
    需要向全国人民说明的一个问题,我们县民政局一个小小的股长,家里就有好几套房子、还有豪华轿车。我们的局长就更不用说了,按照他们的工资能买的起吗?大家来评说吧!
    
    
    
    希望上级监察部门到广西陆川来查一查,这里绝对有很多的大贪官!
    
    
    
    广西省陆川县越战支前民兵团
    
    
    
    2010年3月16日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3/2010031812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