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故事:狼就是有把柄你也惹不得/石涯波
(博讯2010年01月13日发表)

     兵团弟兄们被公安和国安们一窝子端了,不料公安局长偷猎两只野黄羊的把柄在握。东郭先生有心救狼,却无意闷死狼;小羊当然想不到狼会突然冲着它说“不是你骂我就是你爸爸”。这些百分之百的事实一抖落,“吃那碗饭”的同志会对号入座,只好把地名人名暂且按下不表。今天,那些个狼们还在虎视眈眈,跟你没完,你说该如何讨个说法?
一.和谐相处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开山鼻祖生下一窝窝“红旗下的蛋”,这些革命后代从青梅竹马到成家立业,大都是革命者的纯合子。老卓家一男三女,成家立业,住在西城,逢年过节时常挨家团聚,其乐融融。老卓叔离世前儿孙绕膝,笑曰:“当年发配,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博讯 boxun.com)

    1999年春节,在俄国首都莫斯科经商多年的老大卓舒亚回家探亲,吃团圆饭前请大家安静,闭上眼睛,向上帝献上感恩祷告,大嫂跟着“阿门”。这个“洋”举动以前在电影和小说里见过,舒亚哥喝过伏尔加河和顿河的洋水,除夕之夜跟咱西北土老幽默起来。舒亚哥一点儿也不故弄玄虚,栩栩如生地述说他在莫斯科如何听到上帝救赎人类的福音,被圣灵大大感动,3年前就已经决志信主,参加过圣经和神学培训,如今被圣灵引领回家建立“兵团基督教会”。“妈呀,还乡团来了?” 卓娅妹子轰舒亚哥一炮。舒亚哥刮了妹子一下鼻子说:“你要改邪归正,叫我回乡布道团。”
     这餐团圆饭使卓家家谱重写历史新篇章。兄弟姐妹唇枪舌战,通宵达旦,舒亚哥和大嫂舌战群儒。黎明之前,一个个全都降服在上帝面前,决志信了主。大哥端出一盆水,给弟妹们施了“点水礼”,同时宣布成立西城第一个家庭教会。舒亚哥为3个妹妹开设3个星期的圣经培训,妹夫们也抽空来听。回莫斯科前,舒亚哥为妹妹们按手祷告,奉主的名差派他们出去传福音。
     卓娅学商从商,在房地产公司当经理,她参与管理的公司诚信有加,效益甚丰。1999年信主之后,主赐她多次机会,参加圣经和神学培训,呼召她全时间事奉。2001年,卓娅开始带领这家教会的查经和主日崇拜。2005年12月24日,教会举办了西城有史以来第一次圣诞歌舞晚会,公开邀请300多位各界人士参加。公安局派出3个警察帮助维持秩序。圣灵运行在整个晚会,圣诗演唱和歌舞表演大大感动了所有观众,十几个观众当场决志信主,三个警察都鼓掌流泪。
     西城市领导看中了这群特殊人物。眼下建造和谐社会,这帮基督徒正是一支统战队伍,恰好填补了本市没有基督教会的空白。市领导召见卓娅,提出三项建议:1)教会登记归入三自爱国教会; 2)卓娅按例为第一任牧师,政府发给薪水;3)卓娅增补为市政协委员。卓娅说事关重大,容许祷告两周后回话。教会经过恳切祷告,得到主赐下的印证,卓娅代表教会向市政府汇报了三个决定:1)教会准备向政府登记;2)积极荣神益人,顺服当地政府; 3)卓娅没有再当公务员的意愿,不接受牧师按例。他们清楚知道当“政治协商”不能一致时,神的教会一定选择顺服神而不顺从人,早知将来,何必今日?
     市领导对他们的决定觉得一头雾水。这年头有不愿意下岗的,哪有不愿意上岗的?基督徒竟然对天上掉下的三个馅饼不垂青?卓娅用圣经真理解释教会的决定,向他们传了福音,他们中间有人就悄悄地信了主,成了尼哥的母和约瑟式的地下基督徒。
二. 狼吞群羊

     2008年元月7日,舒亚哥从俄国回家探亲,从元月13日起对30多名同工进行了多次圣经培训。元月25日下午,舒亚哥以“彼得三次不认主”为例,经受逼迫之后,让大家更清楚地认识到彼得一生的改变,彼得在大逼迫时很惧怕,到五旬节后却刚强壮胆且有智慧,乃是因为他被圣灵充满,在逼迫的时候经历上帝的同在和大能。正当大家在热烈分享的时候,突然,放哨的谷大姐从楼上跑到地下室告诉说:“整座楼都被警察包围了,正在砸门,怎么办?” 舒亚哥说:“别开门,我们先作祷告。”大家急切祷告。哐啷哐啷的砸门声如雷贯耳,外面的防盗门和窗户已被砸开。四、五十名警察大声吼叫,蜂拥而入,荷枪实弹,如临大敌。他们叫基督徒都原地坐好,不许动。人人安静听从命令,如同将宰的羔羊。
     公安局长,宗教局长和政法委书记等七、八个官员站在他们面前。有人叫道:“游队长,快进来认人。” 游队长曾经是舒亚的战友,以前一同在部队服过兵役。游队长从后面挨个儿认人,他看到了舒亚,就退到门口,悄悄指着说:“前面第二排,穿西装的那个。”局长大声发令:把这人带到公安局去。”进来两个警察把舒亚带走了。局长接着发令:“其余的人,把自己的东西都装在自己的包里,写上名字,把包留下,一个警察带走一个。”
     卓娅问道:“我们在学圣经,犯什么法?”宗教局长应道:“你们一家人在一起信没有人管,但你不能把外人带进来信。”公安局长吼着说:“起立,把人带走。”门外人山人海,大大小小几十辆警车,房前屋后布满了警察,围观群众密密麻麻。三个警察押着舒亚上了一辆警车,警笛吼叫,驶向公安局。所有被捕的人一个个被警察推进警车。卓娅的大姐夫负责伙食,他刚买菜回来,站在围观的人群中。一个人指着他告诉警察说:“那个人也是他们一起的。”警察走到卓娅的大姐夫跟前问:“你也是和他们一起的吗?” 他点头称是。警察随即把他也推上警车。
     到了市公安局,他们排队,挨个儿照相,正面、侧面;又签名,按手印。警察把他们带进会议大厅,过道两旁站着警察,荷枪实弹,虎视眈眈。他们逐个询问登记姓名,户口所在地。按照他们的户口所在辖区,分别关押在市局、派出所等九个地方。
     警官问:“你们聚会干什么?”
     “学习圣经《马可福音》”。
     “有没有讲反党反国家政府的言语?”回答“没有”。
     警官说:“你们是非法聚会。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去,你们在地下室里聚会很危险”。
     卓娅说:“这房子是我租的,我们是怕影响邻居,才到地下室里查经、唱歌。里面除了椅子就是人,怎么会不安全呢?”
     警官问:“信教的都是些没文化的人,你怎么也信呢?”
     卓娅答道:“牛顿、爱因斯坦都信上帝。”他说:“你不要给我讲这个,我不听”。大约问了一个小时后,就让卓娅签名按手印。他们说:“走,到你家去”。 “抄家呀?”派出所所长说:“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我们是去履行公务,检查!”
     两个警察把卓娅押上警车,驶往她家。警察命令卓娅坐在沙发上不许动。七名警察在她家的卧室,书房,厕所里搜查。翻遍被褥、枕头、书柜、冰箱、碗柜、阳台,衣服一件件翻。他们把十几本圣经,赞美诗歌本,录音带,讲道光盘、属灵书籍全部搜走。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又把卓娅带回派出所。被抓的弟兄姐妹都坐在过道里不许走动。
    忽然,警察们慌慌张张地开着警车一辆一辆的出去了。原来,市内刚刚发生了两起杀人案。凌晨五点多,警官把大家的包都检查了一遍,所有东西都扣下,除了舒亚哥,全部放人。
    二月八日,舒亚哥被刑事拘留两周释放。他的头发被剃光,胡子拉碴的,众人都心疼舒亚哥被羞辱受委屈。舒亚哥却笑着说:“这是神的美意,我们不要猜测是谁告了我们,是谁害我入狱,若不是神的许可,谁也无法叫我入狱。耶稣说: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国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我就是到狱中去为神找那只迷路的羊去了”。
三. 与狼交锋

    舒亚受审,公安局穆局长问道:“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答:“我不知道”,穆局长:“那你为什么会到这个地方?” 舒亚说:“是你们用武力把我强制押过来的,不是我自己来的”。穆局长说:“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你要老实一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舒亚说:“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犯的是什么罪,你作为局长又是执法者,请你告诉我,我犯了哪条法?”穆局长说:“你的认罪态度非常不好,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吃的吗?” 舒亚说:“我信的神在万有之上”。他说:“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打开门走了。
     又一位领导说:“你是异地传教”,舒亚哥说:“我就是本地人。我就在离我家不足500米的地方传福音也是异地传教吗?”他说:“你是外国来的”。舒亚哥说:“我是中国公民,我所了解的法律都是可以从书店里买到的,是公开的,我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我遵照执行国家法律上所允许的。”
     他们又说:“共产党很强大,使中国走向了富强”,舒亚说:“中国的富强是改革开放,把资本主义的经济管理模式引到了中国内地,使内地发生了巨大的经济变化。这种经济规律是在基督教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完全不是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所能产生出来的。欧洲的文艺复兴、英国的工业革命、美国的现代化,这种大趋势把世界带到了今天的高度发达中。这些时期,这些国家无一不是在基督教的带领下向前发展的。所以,耶稣基督是世界真正的带领者,顺服的,这个国家和民族就蒙福,悖逆的,这个国家和民族就受咒诅,就有灾难伴随着。如今中国的外表看着强盛,但衰败都在里面蔓延着,像一颗白菜,外面青青绿绿的,里面却已开始腐烂了,它会不断地向外蔓延的,除了耶稣基督,无人能‘医治’”。谈了约两个小时,警察们在不断轮换着吃饭休息,而舒亚却被他们辖制在房间里。约在晚上11点多,他们却让舒亚在逮捕证上签名。舒亚问:“逮捕证上为什么不写理由”。他们说:“后面再补”。舒亚拒绝签名,他们说:“你不签名也照样生效!”于是他们三名警察在上面签了字,就把舒亚带出去了。
四. 狼口夺羊

    夜半时分,舒亚被带到了市看守所。狱警盘问登记,脱衣检查,并不由分说地把头发剃光,换上囚服进行拍照,安排在了十二号监所。领路的自由犯悄悄问:“你进过监狱没有?” 舒亚说:“没进过”。他说:“你的运气真不好,十二号监,关的都是重刑犯,很凶”。舒亚问:“我该做什么?”他说:“你凭你的经验吧,他们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说话间已经到了监所门口,舒亚过去也听说过进监狱的犯人每人都要‘过堂’,就是先揍你一顿把你制服,听从‘老大’的话,这时监狱内部的潜规则,狱警大都睁一眼闭一眼。舒亚不知今天如何能熬过这一关,全都交给神了吧!
     舒亚凌晨一点多进了十二号监狱,他们都已经睡了。管教向舒亚哥宣读了几条监规,要求背熟,又说:“谁要欺负你,就按响报警器”。舒亚哥被安排在靠近厕所那个空位。有一个人开口问:“你是犯什么罪进来的?” 舒亚哥说:“宣传基督教”。这时有一个正在睡觉的犯人突然坐起来,用手指着舒亚说:“你是主派来的!”说完就嗵的一声躺下继续睡觉。舒亚此时确信上帝与他同在,本来的忧虑和恐惧被这一句话直捣心底,进入了神所赐的平安中。
    一个带着脚镣手铐的犯人问舒亚:“什么是基督教?” 舒亚说:“基督教就是让人认罪悔改,到耶稣基督面前来,他赦免你的罪,担当你的罪,赐你平安,赐你福分,也赐你新的生命。我所说的罪,包括我们所犯的罪,也包括我们心里所有的诡诈。所以圣经上讲: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10、23节。”
     “你到我这里来”那个戴刑具的人说。舒亚走到他跟前。他悄声问:“你知道我犯的什么罪吗?”
    舒亚说:“我不感兴趣你犯的什么罪,所有的罪你只要悔改,神都会赦免”。
    他说:“你能让你的神给我留一条命吗?”
    舒亚说:“神能,神所赐的生命是永恒的。神是个灵,生命在他里面,他是生命的源头,我现在用一、两句话来讲神,你是不能完全理解的,我以后再给你慢慢讲。这样吧,我先给你作个祷告好吗?”他点头同意。舒亚给他作了发自肺腑的祷告,他流泪了,抽泣着说:“我怎么会哭呢?我从小到大很少哭,就是判我死刑的时候也没有哭过”。
    舒亚说:“这是圣灵的感动,神的爱已经临到了你,你感觉到了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释放和平安吗?”他说:“我感觉到了”。舒亚说:“你自己也可以象我这样祷告向神求,你愿意接受主耶稣作你自己的救主吗?”他说:“我愿意!” 舒亚带他作了决志祷告,并教他如何祷告。
    舒亚躺下不到十分钟,一个犯人突然起来给了那个重刑犯一根烟。那人拿到烟后就呼叫起来说:“这个神真灵啊,我刚祷告完,说想抽根烟,他就给了我一根烟”。原来,这两个犯人在监狱里是冤家对头不说话,奇迹竟在他们之间发生了。
    第二天一早,按监规整理打点,狱警点名,背诵监规。离早饭还有半个小时,有两个人想着法子接触舒亚。原来昨晚舒亚给重刑犯讲基督的时候,他们虽然躺着不做声,却都在细听。当舒亚给重刑犯祷告的时候,他们也受到了感动,并且各自都默默作了祷告。晚上神各给他们一个‘梦’使他们兴奋快乐,他们说:“我们从来就没有这样快乐过,一定是从天上来的,我们也想认识这位神。” 舒亚给他们简单介绍了这位创造和救赎的神,并问他们是否愿意决志信主?他们都迫不及待地说:“愿意”。舒亚恍然大悟,神为了牢里这几只迷羊而差遣他被捕入监,他感谢神用这种妙法使用他。透过他们三人的见证,另外两个人也受感信了主。从星期五晚上一点多进监,到星期日,已经有五人信主。星期日早上舒亚被圣灵大大感动,在牢房主持第一次主日敬拜。舒亚没理会监视,先是教会了他们两首赞美诗歌,接着又给他们讲了“耶和华使我的牧者”的道。这几位悔改的罪人第一次尝到了主恩甘甜的滋味。
    以后几天,他们每天围着舒亚听道。监所里的开水定量供应,他们让舒亚喝开水,自己去喝自来水管的凉水。每天早晨他们都抢着帮舒亚打扫收拾整理内务。舒亚原本睡在靠近厕所的地方,他们硬是调了位子,让舒亚睡到暖和的里面。他们不停地向舒亚提问题,得到解答,他们喜上眉梢。舒亚告诉他们,耶稣就是爱,不但爱自己喜欢的人,更要学着去爱自己不喜欢的人,甚至是仇人。一个人信主了,就要有爱的行为,跟信心相称。往后再有犯人进来,你们不要做‘过堂’的事了。改掉过去的恶习,让监管人员看到你们与过去不一样了。第二周的星期三,有两位决志者(一位是重刑犯)因口角在狱中打起来了,都被关进了小号‘背大板’,手脚都铐在木板上,一直躺着。狱警说:“至少要关15天!”
    还未信主的那几个就开始挖苦:“你那一套要是有用,监狱就该关门。狗改不了吃屎,犯人除了刑罚,不能悔改”。舒亚说:“你们先不要下结论,等他们出来后再问一问”。有一位信徒说:“以前我也这么想,现在我信神无所不能”。第二个主日,舒亚给他们讲了主祷文和五篇经文,教他们唱了《耶和华是爱》,《这一生最美的祝福》等6首赞美诗歌 。第七、八天又有两人信主,十一人的牢房里共七人信主。大年三十早晨,两个关小号的回来了。他们说神实在是活神,手脚都被铐着,晚上很冷,一祷告就浑身温暖。那个重刑犯说:“我现在明白神了,就是明天被枪毙,我也会在神家中。如果我不被处死,一定要到监狱继续传讲基督”。另一个信主的说:“我剩下的日子要为主而活,给人传扬耶稣基督”。
     舒亚告诉难友弟兄们说:“经过祷告,圣灵感动他大年初二早晨可以回家。”他们说:“历来的规矩都是节假日期间警察休息,犯人只进不出,”。舒亚说:“神若愿意就能打破这种规律”。初二早晨,舒亚要出去时,弟兄们拉住他的手说:“真不想让你出去,你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太感谢神给我们新生命,这段时间我们太快乐了。可惜这不是人呆的地方。常为我们祷告,我们也为你祷告”。
五.与狼共食

    两个月以后,3月22日晚上,卓娅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驱使,她想整理笔记。找到舒亚哥讲彼得三次不认主那盒录音带听了起来,这个磁带录下了那天警察抓捕他们的过程,再往下听却是公安局穆局长和那些人的隐私。
     当初穆局长和其他两名头头把录音机拿到办公室,想听听有啥证据把柄,不料听了却不明白,一点意思也没有。他们把录音机放回包里,忘了关机…… 他们继续在一起侃大山,打电话,干他们认为有意思的事儿。录音机继续工作,把他们那些个有意思的事儿,活生生纪录在案。公安局长那天在抓舒亚哥的时候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吃的吗?”
     磁带里的穆局长在洋洋得意地吹嘘,那天他如何全盘指挥全市公安干警,国保人员以及当地派出所,还有民族宗教局,三自两会等,各路人马,成功围剿这个正在聚会的家庭教会,逮捕“非法聚会”人员,这是本市今年破获的最大要案。有人插话,还有两只野黄羊在穆局长小车后备箱躺着呢。穆局长突然大笑着提高嗓门:真是双喜临门,鼠年大吉啊!老子一枪一个,两枪一双,弟兄们过年都有野黄羊肉,大家来共产主义。上午干了二类保护动物,下午端了一个地下教会,运气真他妈的好极了。
     电话铃响,穆局长在回话:嘿,你们查的?你们报的案?这么说你们要头功啦?这么急啊?我告诉你,我要不定下案子,你做个屁!这种情况可抓可不抓。老子不组织全市 行动,不把你们拉上,我们照样自己干。懂什么懂?论功行赏,还得我来摆平,你着什么急啊?这么多年,我亏待你啥?低下不服?那你是干什么吃的?你脑子是木头阿?考虑全局,局里第一,你算老二还不够?你小子心够大的。还有政法委,宗教局,三自会,那一大堆往哪儿搁?行了,下一次吧?
     抓了这个家庭教会,地方公安局和市公安局在争抢功劳。
     舒亚哥的护照被收走一直不还。4月11日,卓娅妹子打电话催问穆局长,他说还没有退回来。“你们找个时间吧” 穆局长说:“有话想同你哥再聊一聊”。卓娅主动说:“那就吃顿便饭吧?” 穆局长答应并定下一个饭店。晚上,穆局长带了两名女警员,还有一名外事办主任与舒亚兄妹一同就餐。
     穆局长问舒亚信的是基督教新教吗?舒亚说是的。舒亚给穆局长讲了基督教与天主教、东正教的关系,聊到中东地区因宗教而引发的战争。穆局长听完后笑了笑,告诉舒亚兄妹:“我是穆斯林。”双方距离好像拉近了,像结交了新朋友。穆局长告诉舒亚兄妹:4月14日他要去北京学习,他当面吩咐外事办主任为舒亚催办护照一事。卓娅妹子抽身到前台结账,服务员说:“刚才公安局来了一个人已经先把账结了。” 舒亚兄妹方才明白这是一场统战饭局。
     教会又切切地为舒亚的护照祷告,有人提议穆局长“打两只野黄羊”的事件是个把柄,野黄羊是国家二类保护动物,打一只判三年徒刑,他穆局长打两只就得坐六年牢。祷告使舒亚心里有平安有感动。舒亚告诉大家说:“明天直接到公安局找局长,当面问他护照的事怎么办,不论他明天给不给护照,都要将那盒录音带交给他。我们不以此要挟,不要靠人的办法去办神的事,但要让他自己去思想怎么认罪悔改。他曾经对我说:‘你要知道我是干啥吃的’。万事都互相效益,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六.与狼周旋

    5月19日星期一,舒亚和卓娅张罗给四川汶川地震灾区送去教会的奉献(灾后第七日)。舒亚的护照已经被扣两个月,兄妹俩一同来到穆局长办公室求还护照。穆局长把话题扯到在舒亚家搜到的硬盘里有法轮功的内容,而且是在圣诞晚会上。舒亚说:“不可能!我从头看到尾,没看到丝毫非圣诞晚会的东西,你怎么说里面有法轮功内容呢?”他说:“反正我没有动你的硬盘,我们拘留你也是因为你的硬盘里有法轮功的内容,若是没有,我早就把护照退给你。现在只好交州公安局继续审查。”
     舒亚说:“我是不愿意把事情闹大,一再忍让,你还没完没了,阻挡我回俄国,经济损失不算,你耗了我多少时间?算了,我这里有一盘录音带,你留下听听,是否真实,我准备在网络上通告,要讨个说法,看看你是吃什么饭的?到底谁有罪?”。穆局长当时表情很紧张,不敢拿那盘录音带。舒亚起身走掉,穆局长转头问卓娅:“里面录的是啥?” 卓娅说:“是见证”。穆局长说:“我不要”,卓娅说:“你还是听一听,因为里面讲的是你和他的事情”。卓娅也起身往外走。
     穆局长拿着磁带追出门,迎面碰到警察小潘,急忙叫小潘警察把磁带退还舒亚他们。小潘追出门来,舒亚已经走远。小潘追上卓娅说:“给你”。卓娅说:“不是我的,是我哥的,你别给我。” 小潘警察急了:“你不要我就扔掉!” 卓娅说:“你看着办吧,里面全是你们局长的好事,你要不怕所有人都知道,赶紧拿回去给他听”。
    6月6日,舒亚和卓娅又一起到穆局长办公室询问护照的事。穆局长好像啥事儿都没发生过,一付公事公办的样子:“现在全国都以‘稳定安保’保奥运为重,你的护照要等到奥运会结束再说吧,你是我们重点盯的人物,若让我们再发现你传教,抓住就判刑”。他接着以讥笑的口吻对舒亚说:“你是基督教徒,我是伊斯兰教徒,我们是两股道上的人,走的不是一条道。现在是我和你的较量,我就不让你走,看你的神能怎么样,嘿嘿……”一阵奸笑。舒亚说:“好吧,我会继续等待的,我也衷心祝愿奥运会平安顺利。”8月29日,奥运会结束了,舒亚和卓娅又去找局长,他却说:“等到残奥会完了再说”。残奥会结束了,卓娅打电话询问他,他又说等国庆节完了吧。
    10月10日,穆局长节外生枝地对舒亚说:“你的护照让州公安局收走了,要重新办理”他带着官腔接着说:“你要先写一份认识,我看行了,才能给你办理新护照”。
    舒亚问:“写什么认识?” 穆局长说:“从两个方面,一是对我们扣押你的认识,二是那个,那个” 他压低声音“那个磁带的事,你想干什么?” 舒亚反问:“你扣押我,我还不知道犯了什么罪?” 穆局长带他们来到档案室,叫档案员拿出一份关于宗教条例的文件让他们看。穆局长说:“你就在这看,然后写”。
    舒亚一口气写下“认识”:今天我来办护照,局长却让我写认识,由于我长期在国外生活,不知道宗教条例中三章十二条的规定。故在元月二十五日分享圣经时被公安机关抓捕扣押,今后本人要加强对法律法规的学习,避免今后发生类似事件。关于磁带一事,是在偶然中得到,本人认为里面有失密的地方。秉着一名对国家负责任的心,将磁带交给公安局长,并没有想以此来为自己换取什么。” 穆局长看完舒亚写的“认识”,高兴地说:“哎呀,你真是水平太高了,写得很深刻。我看行了,你们10月13日就去找外事办办理护照吧”。
七. 羊入狼群

    从回国被捕,与公安局长周旋,到申请护照的一波三折,舒亚在祷告中领受上帝的旨意…… 家乡的教会是自己打个开头就走掉了,一直让卓娅妹子支撑着。自己在俄国受造就,又在莫斯科事奉多年,起初的心愿就是要在自己的故乡牧养事奉,如今想来是自己违背了“约”?难道不是因为儿子在那儿留学?难道不是要间接躲避国内事奉的艰难?
     秋天来了,天起了凉风。兵团农场的张弟兄和李弟兄来了,张弟兄说:“祷告中神感动我,为舒亚哥奉献。我跟神摔跤说:主啊,我比他还穷,我自己都没有,你怎么不给我帮助呢?可是主却不断感动我,催逼我。于是我们召集三个聚会点开会祷告,大家都受感动,一共奉献了一千九百元钱。”他们俩个弟兄专程乘坐三个小时的车送来。舒亚大受感动说道:“荣耀归给神!我明白了,神为我开辟了新的工场”。
     舒亚起程到南方宣教,临行前神感动他不要多带衣服,他就只带一套换洗衣服,两件短袖衫,两条内外裤。乘火车到了上海、浙江、福建、广东和广西。舒亚的足迹踏遍蒙福的神州大地,一路上都受到弟兄姊妹的热情款待。那期间,新疆的气温降到10°C,可是舒亚走到哪里都是秋高气爽,气温暖和。十月九日回家时,气温又升到28°C。舒亚一路来回都穿着短袖。
     市公安局里似乎还在洋溢着胜利的气氛。一月二十五日抓捕了这一群基督徒,被称为二零零八年第一桩大案,他们请功领赏,又抓住时机争权夺利。局长暗暗庆幸自己的威权压倒一切,居然上帝的子民能够放他一马。头一天,他们就以‘利用邪教非法组织破坏国家法律法规’为由,给舒亚事先定为“政治犯”,逮捕入监。找不到证据,他们接着又在没收的硬盘上作文章,诬陷舒亚是“法轮功”,并将他被囚的照片和布告张贴在一些城镇,在百姓中宣传他是法轮功的头目,让人们监视并检举他。硬盘的“证据”不实,他们又在四月初民兵预备役中传达的“保密文件”上,宣布舒亚是在“宣传基督教新教”时,被市公安局和国保大队一举抓获。
     一个声音在天地间萦绕回荡: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
    驯良像鸽子。你们去吧!我差你们出去,如同羊羔进入狼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1301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