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杜光:谴责盗用邮箱、冒名发出倡议书的卑鄙行径
(博讯2009年12月03日发表)

    
    
     最近,我和王书瑶的电子邮箱先后被盗用,有人冒我们的名字发出什么倡议书,而这个倡议书的内容,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宵小之徒如此明目张胆地侵犯我们的自由权利,怀着什么样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有什么背景使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下一步还有什么后续动作?我现在还一无所知,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对于这种无耻卑鄙的违法勾当,我表示强烈的抗议和谴责。 (博讯 boxun.com)

    
    11月23日晚上,我打开电子邮箱,发现有两位朋友给我发来的回复,说我发给他们的信函附件打不开。从他们的回复可以看出,22日中午13点03分,从我的邮箱给17位朋友发出过一封主题为“倡议书”的信件,信的内容只有几个字:“大家多提意见 杜光”,附件大概就是倡议书。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发过这样征求意见的倡议书,显然是有人盗用我的信箱、冒我的名义发出了一份倡议书。倡议书的内容是什么,我却一概不知。这个人究竟要干什么?
    
    24日上午9点39分,我给新浪“客服邮箱”发了一封信:“邮箱管理者:有人在前天(22日)13:03:22盗用我的邮箱,给我的17位朋友发信,并附去什么倡议书。请你们帮助查清:1、是否有人重新注册了我的邮箱?2、如果没有,这个人怎么会知道我的密码?3、他是怎么得到我朋友的邮箱地址的?4、这些资料是不肖之徒(例如网警)利用不法手段获取的,还是你们内部有人提供的(被迫的?)?希望尽快查清。谢谢!杜光”
    新浪客服邮箱当天下午19点02分给我回复:“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所提出的问题,新浪可以保证邮箱地址的唯一性,也就是说您的邮箱不会有其他用户和您是同名的。您所提出的其他问题,建议您联系您当地的公安机关寻求帮助。希望我们的回答能令您满意,若还有问题,请再与我们联系。谢谢您对新浪的支持。”
    
    新浪为什么要我找公安机关寻求帮助?我想了两条可能的理由:1、这是牵涉到个人隐私和诬陷的案子,应该通过公安机关才能查清真相;2、也许是在暗示,此事同公安机关有牵连,只有网警才能如此神通广大。
    在决定要不要找公安机关前,我做了两件事:1、给中央党校办公厅主任打电话,向他报告这件事,并且提出,由于我的电脑是同学校的宽带连着的,是否可以请“校园网络管理中心”帮助查一下。2、给17位朋友去信,问他们有没有收到22日用我的邮箱发去的信?附件是否能够打开?如能打开,请把倡议书的内容告诉我。
    
    第二天,好几位朋友给我回信,有的说也打不开附件,有的说发现同我平常发信的习惯不同,感到有问题,就把信和附件删掉了。我仍然无法知道倡议书的内容。网管中心一位同志来电话,问了情况后说,既然附件都打不开,没有造成什么危害,建议我不要报警,但可以把密码更换一下。我觉得他的话里似乎还有点弦外之音:报了警恐怕也是害多利少。我也担心报了警后,他们会不会派网警来查看我的电脑,顺便做些手脚,使我的电脑直接处在他们的监控之下?想到这里,报警的念头就完全打消了,只是赶紧更换了密码。
    
    29日晚上8点不到,我收到王书瑶的信,主题也是倡议书,附件也是打不开。我马上给他回复:“一个星期前,有人盗用我的信箱,给十几位朋友发什么倡议书,但收到信的都打不开附件,你发来的附件也打不开,是不是别人冒名的?”王书瑶10点05分回信,说他没有发过倡议书什么的,肯定是什么人盗用和伪造的,看来我们都要警惕了。接着,他给收到冒名信的朋友发信,说明那封信不是他发的。
    
    我和王书瑶的遭遇表明,确实有人在算计我们。他们有什么样的险恶用心?是不是想把一些我们根本不知道的东西扣在我们头上,以便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候,诬陷我们?另外,是不是还想给朋友们造成我们所发的信真假难辨的印象,借此破坏我们的信用,阻碍我们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冒名发出的信件的收件人里,还有国外的网站。这就更明显地暴露出他们的险恶用心:一旦有海外网站发表这个伪造的倡议书,他们就可以大作文章了。
    
    看来,这很大可能是一个有计划地构陷我们的阴谋。我经过再三考虑,决定把事实公之于众,公开声讨这个卑鄙无耻的勾当,把这只肮脏的黑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对强大的对手,这是处于弱势地位者最为可取的自卫手段。同时,我也对这个阴谋的策划者提出严重警告:趁早缩回你的黑手,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如果你们怙恶不悛,继续作恶,将会受到全世界舆论的谴责和审判,你们将为犯下的罪恶承担全部责任。何去何从,希你们深长思之,好自为之!
     2009年11月30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2/200912032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