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专家将揭开朝鲜战争美军失踪人员“生死簿”
(博讯2009年10月27日发表)

    
    来源:新华网
     如果没有一名已经身患绝症的中国军事档案专家忘我的工作,太平洋彼岸许多美国家庭也许要花更长时间来等待朝鲜战争前后失踪亲人的下落。 (博讯 boxun.com)

    
    50多年前朝鲜半岛和中朝边境附近,美军在那场殊死较量后丢下五万多具尸骨,至今仍有8000多人下落不明。国内压力使得美国政府很想得到昔日对手可能掌握着的这本“生死簿”。
    
    在昔日高度机密的中国军事档案中找寻美军阵亡人员信息,宛如大海捞针。为了给许多美国家庭带去希望,中国档案专家甚至不惜“缩短”自己有限的生命。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收藏着朝鲜战争时期中国人民志愿军和中央军委、总参谋部、陆军野战军的150多万件全宗档案。经初步普查,发现其中100余件涉及美军失踪人员下落。
    
    尽管只完成了现有档案十分之一的查阅工作,解放军档案馆已向美方提供了包括4份军事档案在内的首批成果,这也是中国军事档案专家排除困难坚持工作的宝贵贡献。
    
    中国军事档案专家已调查并核实了59年前在广东境内坠毁的一架美军轰炸机以及坠机死亡人员遗骸的下落。调查人员在实地勘察和走访目击者后认为,下一步找到部分美军失踪人员遗骸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一重大发现经过何人之手取得,还要追溯到四年前的一段故事。
    
    2005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访华,中国军方史无前例地允许拉姆斯菲尔德一行参观解放军神秘的战略导弹部队----第二炮兵指挥机关。在感慨中国军事透明度的同时,拉姆斯菲尔德还恳请解放军帮助找寻他一名昔日战友的下落。
    
    拉姆斯菲尔德所说的战友是一个名叫詹姆斯・迪恩的美军飞行员。他曾在1956年8月驾驶一架侦察机入侵中国领空,飞机被中国空军击落后迪恩一直下落不明。
    
    2006年7月,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访问美国,将中国空军报告迪恩没有生还的证据赠给了拉姆斯菲尔德。这份特殊的礼物不仅彻底解开了迪恩下落不明的谜团,还帮助拉姆斯菲尔德彻底卸下了长达50年的情感负担,更增进了迪恩遗孀以及许多美国民众对中国和中国军队的信任。
    
    美国国防部长更感意外的是,郭伯雄送给美方的另一份礼物也是一份珍贵的美军人员档案的复制件。这份档案讲述了一名叫唐纳德・科尔的美国“飞虎队”空军中尉1944年2月被日军击落后被抗日武装东江纵队营救的故事。
    
    科尔当年因语言不通,不得不将整个营救过程以漫画的形式记录在香烟盒背面并给东江纵队留下了一封英文感谢信。而这些记录那段中美两国军人并肩作战的历史资料,正是因为解放军档案馆许多资深军事档案专家的慧眼才免遭遗弃。
    
    从事了近四十年军事档案工作的刘义权,就是这些专家的杰出代表。
    
    根据中美两国就开展军事档案合作达成的共识,解放军档案馆自2006年起开始对馆藏的志愿军档案进行全面整理鉴定,重点查找美军在战争中失踪人员的下落。
    
    刘义权等四名资深专家承担起这项浩繁而又需要付出极大智力和精力的工作。
    
    负责甄别鉴定档案的其中一位专家涂喜清告诉新华社记者,这并不是一件电脑可以替代人脑完成的检索工作。
    
    解放军档案馆馆藏的仅志愿军档案就达数十万份,时间跨度从1950年到1958年。因当时物质条件所限,许多记录档案的纸张常常浸染成团无法辨认。
     “志愿军那个年代很多基层部队的档案现在很多人根本看不懂,因为记录者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有繁体字、异体字、错别字,甚至有的字不会写还使用当时的军事符号代替,”穿着一身白大褂的涂喜清说。“有时候一天也看不完一份档案,有时候看了好几天档案也查不出任何线索。”
    
    记者在解放军档案馆的中美军事档案合作办公室看到,成箱的历史档案就堆在专家们工作的办公桌旁,桌子上是一个个打开的档案盒,泛黄的各种稿纸上记录着各种字迹,有手抄件、油印件也有打印件。
    
    “有时候,一个线索会带出许多条别的线索,也许是真的有效信息,也可能是一条死胡同。”涂喜清说。
    
    “在志愿军海量档案中寻找外军信息的蛛丝马迹,不仅仅要求对朝鲜战争那段历史和志愿军历史沿革了如指掌,而且就当时的国际政局和国家关系历史也要相当熟悉,”解放军档案馆副馆长李钢大校对新华社记者说。
    
    事实上,参加半个世纪前那场大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也是从当时国内各大军区抽调组成,战争结束后部队又经过多次改编、整编和撤编,就算是寻找中国参战人员的下落也已经实属不易。
    
    然而,众多失去亲人的美国家庭向中国伸出了急切的求助之手。在解放军档案馆前馆长刘英大校2007年访美期间,美国民间组织“朝鲜战争和冷战时期战俘与失踪人员家属联合会”主席罗宾・皮亚西尼向刘英转交了一封言辞恳切的求助信。皮亚西尼和其他几百个仍然苦苦追寻亲人下落的家庭对大洋彼岸中国军事档案专家寄予了最后一丝希望。
    
    皮亚西尼在信中写道:“每一次亲人遗骸被运回,这个失踪人员的家庭就了却了最大心愿。为我们查找和运回亲人遗骸的工作既是一项崇高的工作,也是一件人道主义事业。我们珍视贵国政府所做的努力,这是我们仍存希望的重要源泉。”
    
    面对美方这样的期盼,一些中国人也曾对这样费时费力的档案检索工作产生抱怨,而刘义权却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丢东西的经历,丢了重要的物品都让人着急万分,更何况丢的是亲人呢?”
    
    2008年2月,中美在上海正式签订两国国防部就查找朝鲜战争前后美军失踪人员下落开展军事档案合作备忘录;4月,解放军档案馆和美国防部战俘与失踪人员办公室签订开展具体合作事宜的备忘录。
    
    根据协议,中方将每半年向美方通报档案搜寻的进展情况,在半年之内如果有新发现,美国驻华使馆官员可以随叫随到。
    
    然而,就在中美双方签订正式协议后不久,2008年9月,刘义权被确诊为直肠癌晚期,这距离他最初开始从数百万件全宗档案中查找美军失踪人员下落工作已经接近两年的时间。
    
    分派给他仔细甄别的六万多件中国人民志愿军档案,刘义权那时已完成近五万件。在此期间,他掌握了档案中海量的有关美军失踪人员的历史信息和无数可能的线索,如果中途转交给其他专家接替工作,就如同大海捞针进行到一大半突然捞网线断了。
    
    在癌细胞扩散、不得不进行放疗和化疗的情况下,刘义权仍然坚持完成了5000多件档案的查阅工作,目前只剩下不到9000件未经他鉴定的档案。就是这最后的9000件档案成了他在病床上未了的心愿。
    
    “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我手头的档案关系到中美军事交流大局,分配我的任务没完成,不甘心啊!”
    
    今年4月,时任美国助理国防部长帮办查尔斯・雷在美方代表团访问解放军博物馆时,把一枚写有“保守承诺,你没有被遗忘”字样的纪念章放在刘义权的手心:”合影之前,我要送个纪念品给这位亲爱的中国兄弟,你坚定的意志和力量一定能克服病魔。你就是体现中美军事合作交流和中美两国军人友谊的最好见证人。”
    
    代表团成员、美军太平洋总部联合查找战俘与失踪人员司令部司令多娜・克里斯普海军少将见到已经十分虚弱的刘义权后热泪盈眶:“对所有美国人民来说,你是一位英雄,你用最珍贵的时间来为我们进行查找工作,我们将一直为你祈祷,祈求上帝照顾你、帮助你。”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10/2009102722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