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对比新闻:官二代 太子党 世袭制
(博讯2009年09月04日发表)

    VOA记者: 李肃
    
     最近中国河南省固始县公选乡镇长,最后当选的12名乡镇长多半为当地官员子弟,引起舆论群起讨伐。小小乡镇长的选拔不公让整个中国舆论大动干戈,说明什么问题? (博讯 boxun.com)

    
    *官员子女怎么就不能当官?*
    
    《三晋都市报》8月31日的一篇评论说:“河南省固始县公选乡镇长,最后的结果是,在当选的12名乡镇长中,多半为当地官员子弟......。有‘好事者’将此调查结果公诸网上,舆论哗然。”“固始县委组织部长周辉......理直气壮地回答:‘难道官员之后就无权当选了么?’”
    
    荆楚网8月29日的一篇评论说:“周部长的话并不陌生,去年五月,辽宁本溪公选四名处级团干部,结果三人是市领导子女。事件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当事人也发出质问:难道干部子女就不能成才?”
    
    *“遍眼尽是官二代”*
    
    人民网8月25日的一篇网评说:“官员子女当然有权当选,但‘遍眼尽是官二代’,还能‘当然’吗?”
    中国著名太子党薄熙来
    
    
    新加坡《联合早报》8月31日的文章说:“北京有关人士对本报说,‘官二代’子承父业的现象不仅出现在河南,在中国各地都相当普遍。......由于官场职位稀缺,竞争人数众多,往往只有当地权贵子弟才能被选拔到比较重要的岗位。”
    
    一些中国媒体的评论也指出,这种“官二代”现象在当今中国十分普遍。新华报业网8月31日的一篇评论说:“毋庸避讳,权力交易、互为便利的官弊一直潜滋暗长在官场之中。官员之间来来往往,无形之间形成一种利益链条,你予我一分便利,我还你一分人情。......这样的事例已然很多,比如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利用职权,让安徽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儿子出任共青团安徽省委联络部副部长。”
    
    珠海新闻网8月26日的一篇评论说:“封建社会的世袭制虽早已废除,但任人唯亲的歪风依然在一些地方流行,‘官一代’的后代很多都是 ‘官二代’、‘官三代’,世袭罔替;而平头百姓的后代依然是平头百姓,代代相传,他们向上流动的通道被堵塞,或者被霸占。”
    
    《重庆时报》8月26日的评论说:“到底有多少官员子弟是这样假借“公选”之名戴上乌纱帽的呢?假如,所谓的公选只是‘官选’的外衣,没有更多的公众或民意机构参与表达意愿,那么,‘公选’出的新官中官员子弟占多数的现象,很有可能就不只是个例了。只是有的曝光,有的未曝光而已。”
    
    世袭制,古已有之。今天,这种“龙生龙,凤生凤”的情况在中国仍然比比皆是,有时甚至得到官方媒体的公开赞赏。例如,今年7月20日中国三位高级军官晋升上将,官方媒体纷纷报道说:“刘少奇之子刘源晋升上将”,“三名新上将均出自名门”,“三人均系名门之后”。这三位军官是:前国家主席和中共副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之子张海阳;以及前解放军政治学院教育长马载尧之子马晓天。
    
    西方媒体对这种“官二代”现象也有所报道,不过针对的基本上是所谓的高官子弟“太子党”。美国之音2007年10月26日的报道说:“新的中共政治局委员中也有好几位是老一代高级领导人的后代。新的中央委员会中,高干子弟的人数也有所增加。”“中国的公众以及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普遍认为,中共高级干部的子女现在普遍占据中国执政党、政府以及工商界的重要位置,成为当今中国的特权阶级。”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7日的一篇评论说:“在改革开放后,太子党利用其父辈的人脉关系做官经商。......现在,权钱在握的太子党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领导层的顶梁柱。”
    
    在美国的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网站7月21日发表了一份中国高干子弟当官的名单。其部分经过美国之音核实的中国现任领导人的血脉或者亲属关系包括: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其父习仲勋是前人大副委员长和副总理。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王歧山,其岳父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姚依林。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其父薄一波是前副总理。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其父黄敬是前天津市委书记和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组织部长李源朝,其父是前上海市副市长李干成。
    
    全国政协副主席廖晖,其父廖承志是前人大副委员长。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统战部长刘延东,其父刘瑞龙是前农业部常务副部长。
    
    建设部长汪光涛,其父汪道涵是前上海市市长和海协会会长。
    
    外交部常务副部长戴秉国,其岳父黄镇是前外交部副部长和前文化部部长。
    
    山西省副省长李小鹏,其父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和总理李鹏。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问题根源在哪里?*
    
    《生活新报》8月26日的评论说:“官之后符合条件,民之后就不符合条件,此种选拔程序合理在哪?有多少说服力?......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荆楚网8月29日的评论问道:“为什么官员的子弟在所谓的公开、公正的程序中,那么容易当选?在这里,那些所谓的公开公正的程序,显然是出了问题的。”
    
    《南方都市报》8月28日的评论说:“按现行规则他们该走的程序都走了,但是仍然不能服众。为什么?那是因为程序的设计本身就不正义......。”
    
    珠海新闻网8月26日的评论说:“很多国家都出现过‘父子总统’、‘官员世家’什么的,但由于他们经受了选民的检验,所以也就没多少争议。”“如果果真是竞选,是直选,是公众选举,不仅很难出现这种官员子女集体性当选的怪象,那些企图权力世袭的官员,也必然官位不保。”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9/2009090411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